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7章 银钱炮弹

手下的一个百户带人去了城墙调炮,曹友义命令暂且停止进攻,只是把巡抚司紧紧围了起来。
银钱还在陆续的被抛掷出来,在空中形成了银铜之雨,哗啦啦的落在大街上,似梦似幻,卫所叛兵们呆呆的看着,就连炮手们都忘记了装填。
看着他的惨状,其他撞门的卫所兵惊叫着远远的逃了出去。
巡抚司对面的大街上,有五门火炮被陆续运来,有两门是一千斤的元戎炮,另外三门则是弗朗机火炮。天津卫是大明三大卫所之一,城头的火炮足有数十门,其中更有三千多斤的红夷大炮十门,不过太重从城头运下来不易,仓促间也只能靠近从西城运下来这五门。不过对于巡检司衙门单薄的府墙,这五门火炮也足够了。
“横山公勿忧,一时半会儿叛军攻不进来。”杨正平温言道。
“快看!”一个叛军士兵突然指着巡抚司大门叫道,其他人问声望去,就见到无数小点从墙内扔和图书出,滚落在大街上。
一个卫所兵摸了一下溅到身上的液体,放到鼻端嗅着,“火油!”他发出了一声惊叫,话音未落,数点点火光出现在上空,正落在撞木上,火焰燃烧起来,迅速的蔓延着。一个卫所兵恰巧被一支火把砸中,浸油的衣衫燃烧了起来,他惊叫着慌忙拍打着,却阻不住火焰的蔓延,转眼间全身的衣服都燃烧了起来。
……
火炮!杨正平神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府墙虽然高大却不是城墙,若是任凭叛军用火炮轰击,短时间内就会被轰塌,那时只能陷入和叛兵短兵相接的苦战了。自己手下只有五百多人,可经不起血战的消耗。
杨正平寻思了一下,突然想出了一个主意。
数千穿着破衣烂衫的卫所兵围着巡抚衙门,发起了强攻,然而在守军犀利弓弩火铳的射击下不得寸进。
“杀啊!”十多个卫所兵在小旗官的带领下抬着一根粗大的撞木和图书狠狠地向巡抚衙门大门撞去,“砰”的一声发出巨大的撞击声,厚实的大门在撞击下剧烈的抖动着,木门上被撞出丝丝裂纹。
在天津卫城墙上有着数十门火炮,只要调集来一门,就能轰塌面前的巡抚司大门,自己属下的三千士兵就能杀将进去,把里面的几百西山军残兵杀个一干二净。想想巡抚司库房里堆积的大量银两,曹友义的一颗心火热了起来。
在炮兵军官的指挥下,五门火炮一字排开,炮口直指巡检司府墙,炮手们在紧张的进行火药弹丸的装填。
“两天的时间,足够海防营从大沽过来了。”王寅松了一口气道,这巡抚司衙门里堆着西山军大部分家当,原有的银子加上前一段时间从天津城外巨商那里收刮的银子,足足有五十多万两,再加上城中数千石军粮,实在是丢不得。
十几架梯子架在墙头,在军官们的威逼下,几百个卫所兵畏畏缩缩的顺着梯子往m.hetushu.com上爬,然而脑袋刚露出枪头,从院内射出数以十计的弩箭,一个个一声不吭的摔落在地上。
“要银子干嘛?”王寅讶然问道。
“咱们尚且有五百多士兵,若是单纯守的话,凭借火铳兵和弓弩手,守两天没有问题。”杨正平答道。通过刚刚和叛兵的厮杀,杨正平很清楚叛军的战斗力,和其他明军战斗力没有两样,只不过占了突然偷袭的先机,这才攻入了城中,加之人数是西山军数倍,这才把自己压制在衙门中。
“横山公莫要自责,守卫天津卫本来就是末将负责,让叛军攻入城中,责任应该由末将来负,不关您的事。”杨正平摇头道。
“城中军队不足千人,叛军数量是咱们数倍,又是突然袭击攻占了西门,责任不该由将军来负,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谁担责的时候,杨将军,我且问你,咱们能守多长时间?”王寅问道。
“来人,调火炮来!”眼看着攻陷了卫城,却拿和-图-书面前的巡抚司衙门毫无办法,负责指挥的卫指挥使曹友义厉声命令道,他准备用火炮轰塌府门。
“大意了,太大意了。没想到原毓宗竟然和闯贼使者勾结,造咱们的反!都是我的责任啊。”王寅懊恼地说道。陈越走前,把天津卫的事物都交由自己负责,现在弄成了这个局面,让王寅自觉无言面对陈越,内心无比的自责。
天津卫城,炮声隆隆喊杀震天。
银灿灿,黄彤彤,所有叛军士兵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就见到从府中扔出的竟然是数以百计的银锭和无数的铜钱。
无数的财富从天而降,这恐怕只有梦中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吧!一个叛兵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捡起一枚滚落到身边地上的铜钱,放在嘴里咬了一下,硬硬的触感显示了真实。还未等他掐一下自己的大腿用以判断自己到底是否在做梦,“嗷”的一声,无数人从他身边涌出,如同扑灯的飞蛾,向着大街上的银锭铜钱扑去。一和图书个个丢掉手中碍事的刀枪武器,向着那面前的财富扑去。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叛军的队形一下子全乱了。
“横山公,我想请您从银库中调出一些银钱,银锭铜钱都可。”杨正平对王寅道。
“杨将军,外面如何了?”巡检司大堂,王寅焦急的向进来的杨正平问道。
杨正平一开始就提议保着他突出重围,凭借这五百余士兵,足以杀出天津。可王寅想后却拒绝了,就是因为城中存下来的这么多钱粮,这是西山军以后迅速发展的凭借,一旦丢失,再想积攒可就难了。
“都给老子回来,不许捡!”指挥使曹友义冲着手下的士兵徒劳的吼叫着,却根本没人理睬于他,就连他身边的几个亲兵也加入了捡拾铜钱的阵列。
“啪”的一声,一团黑影从门后扔出,越过门楼正砸在撞木上,溅出千万点水花。
“敌人调过来几门火炮,正向府门过来。”正在二人交谈之际,一个在房顶上观察敌情的哨兵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