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1章 激战

地面剧烈的震颤着,轰轰隆隆的马蹄声就在而前,金鑫抬起头来,绝望的看着一团黑色的烟尘如同飓风一般,正席卷而来。
闯军骑兵来的很快,车阵还未完全不好,先锋骑兵已经冲击上来。
张鼐一马当先,向着西山军车阵正在奔驰,一声巨响之后,空中传来了滋滋的破空声,好像无数的马蜂在空气中飞行,常年的战斗使得拥有非同一般的战场嗅觉,慌忙一拉缰绳,战马人立而起,就听见“噗嗤”的入肉声接连响起,战马发出稀溜溜的嘶鸣,嘶鸣过后,战马再也站立不住,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金鑫你来指挥吧!”陈江河艰难地说道,对西山军的战法不熟悉的他不愿瞎指挥,便把指挥权交给了把总金鑫,自己则攥紧了长枪,甘做普通一卒,随时准备和敌人厮杀。他之所以留下来,那是因为他是陈越的父亲,皇帝可以退,他却不能,若是连他都退了,留下阻击的士兵们必www.hetushu.com然士气全无。
二百多火铳兵同样在车后紧张的装填着,随着金鑫的命令,只有一百多架弩弓来得及发射,射出了一轮箭雨。
“金把总,弹药还未装填好!”炮手头目陈狗蛋紧张地叫道,从固定好到装填火药弹丸至少要一刻钟时间,可是从发现闯军的踪迹到现在,根本就没有一刻钟,很多战车都来不及摆放好,更别说从战车上卸下虎蹲炮了。
一百多粒小弹丸喷薄而出,笼罩了方圆数丈的空间,越过车阵,向着远处激射而去。
终于追上了,看着不远处仓促变阵的西山叛军,张鼐冷笑了起来,挥了挥手,一员偏将带着五百骑兵冲杀了过去,车阵吗,若是给你们充分的时间也许能行,可仓促之下想阻挡骑兵却是妄想!
灰尘越来越近,首先露出来的是几十面迎风招展的战旗,战旗的下方是凶神恶煞般的上千敌骑,正席卷而来!
大人的父亲就在身hetushu.com边,和大伙儿一起迎敌,看着陈江河坚毅的面容,在场的所有士兵的心顿觉静了下来。虽然闯贼骑兵数千,可那又怎样,西山军连凶恶无比的满洲八旗兵都打败过,又何惧几千闯贼!
“好机会!”看到先锋骑兵已经冲入了西山军车阵,张鼐知道破敌的良机来了。命令副将带着一千骑兵绕过旷野去堵住西山军的退路,自己则带着主力骑兵向西山军车阵冲去。
“终于装填好了!”炮手头目陈狗蛋一声欢呼,用点燃的线香戳在了虎蹲炮的点火孔上,“滋滋”的声音响起,炮膛底部的火药点燃,在狭窄的空间内火药快速的燃烧,产生巨大的能量,顺着炮膛向外释放,上百粒弹丸铁屑被这股巨大的能量推动,顺着炮管往远处释放。
自从哨骑发现前方西山军的踪迹之时,张鼐的心就火热了起来,不顾两日来急行军的疲惫,催促着手下快速追赶。从昨日中午从北京出发m.hetushu.com,一天半的功夫行进了二百五十余里,这对于闯军骑兵来说已经接近了极限。
可是眼看着敌人就在前方,张鼐浑身的疲敝顿时消失无踪,狗皇帝崇祯就在那里,只要再追赶几里,就可以斩杀狗皇帝立下大功。自从郝摇旗回归以来,西山军的善战在顺军之中广为流传,张鼐也很想见识一下西山军的战力。大多数明军战斗力太过孱弱,和强军较量一直是他心中的夙愿。
“杀!”陈江河大喝一声,催马迎了过去,手中长枪疾刺,扎进最前方一个闯军士兵的前胸,两马交错,手中的长枪穿透了闯军骑兵的身体再也无法收回。
岌岌可危的车阵,远方狂奔而来的敌军主力,这一刻,从金鑫一下,几乎所有的西山军士兵都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五百闯军骑兵携带着雷霆之势冲杀过来,只看得陈江河冷汗直流,他从军二十多年,也曾随着死去的父亲在辽东战场上和满鞑厮杀,父亲死去后和*图*书他便一直在京营任总旗,也就经历过几次八旗兵的围城,真正的战场厮杀经历的并不算太多,指挥作战更是从没有过。
而眼前的一战实在太过重要,关系着皇帝的生死和大明的存亡,陈江河顿觉身上的压力无比巨大。
一个闯军骑兵看到机会,冲着陈江河劈头就是一刀,陈江河身体仰卧在马背上,锋利的钢刀从鼻子上端削过,挺身坐起,顺手拔出了腰间的绣春刀。
占据车阵缺口的一部分闯军骑兵下了战马,拼命把战车往两边拉扯,其他骑兵则和西山军士兵厮杀在一起。
一轮箭雨落在闯军骑兵队列,这种距离根本不需要瞄准,跑在最前方的几十匹战马被射的人仰马翻,摔倒的战马又阻挡住了后面的战马的去路,出击的五百骑兵一片混乱。
听了金鑫的命令,车阵内的长枪手们舍生忘死的向冲入的闯贼骑兵扑去,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危,长枪向着冲入的骑兵以及战马刺去。乱枪之下,冲入的闯贼m.hetushu.com骑兵纷纷落马,可是后面的骑兵已经黏了上来,顺着冲破的缺口陆续杀入了阵列。
官道的左侧就是运河,依托官道,西山军仅仅布置了宽度十来丈车阵,闯军骑兵急于冲破西山军阵列,不管不顾的冲杀而来,骑兵的阵型太过密集,遭到箭雨的射击,受到倒地战马阻挡,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不过还是有几十骑避过了箭雨,顺着战车的缝隙杀入了阵列。
“长枪兵黏住他们,火炮手继续装填!”金鑫高声命令着,抬枪夹住了一把砍过来的钢刀。仅凭车阵看来无法阻挡后续的闯贼骑兵,只有寄希望于火炮了。
“开炮!”看着近在咫尺的闯贼骑兵,金鑫厉声命令道。
眼看着车阵缺口越来越大,陈江河挥舞着长刀,拼命的劈砍着,所有西山军士兵也都拼了命,和冲入车阵的敌军厮杀在一起。一时间兵器的碰撞声、刀枪入体的噗呲声、士兵们受伤的痛呼声交汇在一起,然而这么多声音却压不过雷鸣般的马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