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3章 撤退

“那哪行?这物质和战马是我西山军战力的保证,没了它们实力最少下降一半。”陈越摇头道。
在一间较大的酒楼的二楼,陈越和陈江河父子对坐交谈。陈越向陈江河说起了撤退的计划。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不适合继续行军回卫城,索性大伙儿就地宿营。命令刘能带领所部在运河边驻扎,夜里派出哨探探查对岸动静,防止顺军趁夜渡河,虽然浮桥已经烧掉,可十几丈宽的运河河面根本挡不住大军,不过夜间渡河难度太大,顺军应该不会。
“父亲放心,这点苦算得了什么,比去年我带兵冬季进入草原冒着大雪千里奔袭蒙古部落差了许多。”陈越笑着安慰父亲道。不过是从天津跑到淮安罢了,自己手下都是骑兵,又是在一马平川的北方,即使大顺军派出千军万马堵截,又岂能拦住机动灵活的骑兵?
“就不能咱们父子一起乘船去淮安吗?”陈江河问道,河北山东都已经被闯贼占http://www•hetushu•com据,从陆路南下要冲破闯贼重重包围,要经过无数场激烈的搏杀,他实在不忍心让儿子冒这么大的危险。
顺军骑兵既然已经追来,后面肯定跟着更多的军队,而且保定河间各府都有顺军的军队,在保定有刘芳亮带领的两万多顺军主力,再不走的话等他们围了上来,就麻烦了。陈越可不想在天津来上一场守城之战。
因为白日里卫所叛军的抢掠,运河边好多店铺被抢劫一空,好多店铺里的掌柜伙计惨被杀掉,或者仓皇逃跑,这里的房子空了许多,倒不担心晚上没有地方居住。
“倒是父亲大人您的责任更加巨大,毕竟您要保护好皇帝和公主,还有海上凶险,要冒着惊涛骇浪,父亲您还需要小心才是。”
好在回归之前,王寅已经把天津卫的物质陆续用船运到了大沽海防营水寨,天津卫的运河里有的是河船,陈越当即以天津和图书巡抚的身份下令,雇佣运河上的河船,把卫城剩余的物质一股脑的运往大沽,西山军步军两营,也随同船队一起出发。
在余枫率部出发救援陈江河之后,陈越才得到顺军骑兵追过来的消息。顾不得清剿残余的卫所叛军,立刻下令所有军队集结,当然此时叛军也逃的差不多了。
“要不,干脆别带这么多东西,战马也抛了算了,挤一挤的话一百艘海船应该能装得下这四五千人吧。”陈江河试探着道。
足足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才把所有携带的物质装运上船,足足征发了三百多艘河船,船队在卫河中排了将近二十里。卫河就是海河,南北运河在天津和卫河汇聚,从天津卫城沿着卫河往东一百里,就进入了大海。有着丰厚的粮食作为报酬,船工们才不管西山军要去哪里,对这些在河上争扎求活的苦命人来说,活命的粮食才最重要。
“只要我在,陛下必然安然无恙!”陈江河坚定地和*图*书说道,在他的心里崇祯是大明的皇帝,重要性丝毫不比自己父子的性命要差。
王寅雇佣了三百多艘河船,都是运送漕粮的粮船,又雇佣了上千名码头上的苦力,帮忙把钱粮物质装到船上。工钱则用粮仓里的漕粮折抵,在这个动乱的年月,粮食可比银子还要金贵,一条货船往返一趟给十石粮食作为工钱,并且粮食先付,足以让这些船工乐开了花。
“海船数量不足以运载所有人马,我打算亲自带领骑兵沿着陆路撤退,海路就拜托父亲大人您啦。”陈越郑重的对父亲道。
积攒下来的几十万两银子肯定要带走,原来剩余的银子,加上前些时日铁狮子勒索天津富商的财富,已经刚刚剿灭卫所叛军时缴获的脏银,加起来还有五十余万两,这些全部都要带走。
即使能够逃到南方,拥立崇祯继续做皇帝,可是大明依然面临着极其危险的局面,手中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如何能保证父子在南方和_图_书立足?
留下王寅等人安置惊魂未定的崇祯皇帝,陈越自己则带兵迅速往北,往北赶了五里,遇到了回来的后军,知道已经击败了来袭的闯军骑兵。
说是撤退,其实和搬家差不多,盖因西山军的家当实在太多,天津卫粮库的漕粮有上万石,因为天津是漕粮的中转站,山海关的关宁军一部分军粮要从这里中转,故存了这么多的粮食。当然这么多的粮食当然无法全部运走,陈越也只是下令带走足够大军吃三个月的口粮,其他的粮食则作为报酬发给雇佣的船工。
为防万一,分出一部分步兵在河船上负责押船,另一部分则由杨正平和金鑫分别带领,沿着河岸步行行军,为的是防范敌人可能的袭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留下余枫部留在运河边,防范着顺军渡河,陈越自己带领军队回到了卫城。立刻开始部署撤退事宜。
还有就是原来的军械,七十多门虎蹲炮,上百架改装的强弩,以及军械司工匠们的hetushu.com各种工具,原来这些是装在战车上的,可眼下步兵要乘船赶往南方,战车体积太大当然无法装船,行走速度太慢也无法同骑兵一起沿着陆路南下,所以这些军械只能用海船运走了。
这么大规模的撤退,肯定无法保密,同时又携带着这么多的财富,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好在,虽然闯军骑兵已经追赶了过来,不过在运河的对岸,想渡过运河来袭不是那么容易。而天津卫所叛军已经被打垮,为首的兵备道原毓宗被活捉,指挥使娄光先在清剿时被火枪射死,虽然另一个指挥使曹友义逃走,但仓促间他肯定也无法再纠集一支能够威胁到船队的军队来。
“就是苦了阿越你了!”陈江河难过地说道,在敌境行军上千里,这是何等的危险。不过陈江河没有说自己代替儿子这样的话语,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足以控制陈越手下的兵将,不是能力不行,而是对西山军情况的不熟悉。
崇祯就是陈家父子以后发达的保障,可万万不容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