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0章 青楼遗谜

通过朱国弼的科普再加上陈越自己的猜测,他终于弄明白了这个时代的青楼内幕。
听陈越再次说出“妓”字,那伺候的丫鬟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把手里的茶壶重重的顿在了桌子上,转身走出了房间。
朱国弼贱兮兮地笑道。
所以,朱国弼虽然有着侯爵的爵位,这媚香楼却不是他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他的权势在如李香君这样的姑娘眼里根本不顶用。李香君宁远和穷书生侯方域相好,也不愿对他这个富贵侯爵展颜一笑。
对这些名气极大的姑娘来说,最自艾自怜的是她们自己的身世,根本听不得妓女这两个字。而媚香楼又是秦淮河边名气最大的青楼,复社久负盛名的四大才子都是这里的常客,这也使得这里的姑娘乃至丫鬟都自视甚高,这也是那丫鬟听陈越连提两次妓女勃然变色的原因。
见陈越懵懂的样子,朱国弼苦笑了一下,开始给他进行科普,想想陈越以hetushu.com前的出身,根本就没去过什么高大上的场所,朱国弼也就理解了。
当然,青楼里的姑娘们标榜的再高,也不过是鸨母们的一种推销手段,再是头牌也改变不了姑娘们身为妓女的事实。什么卖艺不卖身,也只不过是一种忽悠傻傻的读书相公的一种噱头,因为凡是男人都有一种贱格存在,得不到的总以为是最好。很多读书人花费数十两银子,就是为了能和李香君见上一面,听她弹上一曲儿,然后被迷得五迷三道神魂颠倒意犹未尽的离去,再找花五十文钱找一个暗娼,把心底的欲念释放掉。
“兄弟莫恼,这里很是忌讳妓女二字的,这里的姑娘都是卖艺不卖身,她们不认为自己是妓女的。”朱国弼连忙安抚陈越,他好心请陈越来这里玩耍,若是让陈越生气离去,这番请可就白搭了。
像陈越听说过的秦淮八艳,其中的顾横波姑娘能诗善画http://www.hetushu.com,善音律,尤善画兰花,其画作已经算得上登堂入室。八艳中的柳如是,诗做的极好,被时人推崇为李清照第二。陈圆圆,擅长音律,其歌声堪称天籁之音。
世代娼门,从小就受到了培养,琴棋书画吟诗作赋样样也都来的,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被誉为李香君之后的媚香楼头牌。
“呵呵,让朱兄您破费了!”陈越和朱国弼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一起贱兮兮的笑了起来。陈越不是圣人,也不打算当圣人,他只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猎艳更是大多数正常男人都会干得……
这个年代,青楼和妓院差别很大,青楼里的姑娘大多数是教坊司出身,从小开始培养,教其琴棋书画,这里很多姑娘的文学素养极高,吟诗作赋甚至不在那些秀才举人之下,所以很受读书人的推崇。
“我就不信,以朱兄的身份,什么样的姑娘搞不到手,实在不行来个霸和_图_书王硬上弓就是,难道花着钱还要看她们的脸色?”
“今天是寇姑娘十六岁的生日,也是她的梳拢之日,哥哥我准备送给兄弟你一份大礼,就是寇姑娘的梳拢权。”
都说顾客是上帝,老子花钱来这里消费难道还要受气?
当然,一个姑娘成为头牌打响名气之后,就会为青楼带来极大的名声,会有更多的人慕名而来,带来源源不断的效益。而头牌姑娘也就因此有了特权,可以自主的选择是否接客,鸨母轻易不会干涉。碰到能使她心动的男人,她宁愿倒贴,而不喜欢的哪怕是一掷千金也不能成为入幕之宾。
朱国弼垂涎寇白门的姿色很久,本想着自己抢过寇白门的梳拢权,现在为了巴结陈越,不得不忍痛割爱。毕竟,在权势面前,一个青楼女子算不得什么。
而事实上,李香君是接客的,她在十六岁的时候梳拢,接的第一个客就是侯方域……
“哼!两个土包子,寇姑娘的和图书主意也敢打,真不知天高地厚!”一个声音突然从隔壁传来,让两人神色一变。
“娘的,这媚香楼果然大牌啊,连一个丫鬟都这么嚣张!”惊愕的看着那个丫鬟走了出去,陈越很是不爽地说道。
和那些几十文就能啪啪一晚上的娼妓相比,这些青楼头牌就如同人间仙子,能歌善舞、品行高洁,引得无数才子竞相追逐,一掷千金。
若是你不怕士林之人的口水,若是你不怕无数的秀才堵在你家门口破口大骂,若是你不怕这些秀才的老师们在朝堂上群起攻击,你尽可以试试!而被这些姑娘倾倒的也不只是穷秀才,甚至朝堂上的大佬也非常之多。比如年过半百的钱谦益老先生,不就迷恋上了柳如是姑娘吗,最后靠着渊博的才识士林的名声,终于抱得美人归,过上了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没羞没躁生活。
“嘿嘿,陈兄弟你有所不知,那李香君我已经不再想,今天哥哥带你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李和_图_书香君,而是为了寇白门寇姑娘!”
而让人敬佩的是,这些姑娘并不是势力之人,若是能遇到真正有才之人,她们甚至会倒贴,以求能和心上人在一起。而她们看不中的,哪怕你再有钱权势再高,她们也会不屑一顾。什么?像王老虎一样硬抢?来个霸王硬上弓?
陈越不爽道。
“我说朱兄,既然那李香君能见不能摸,你又何必带我来这里?”陈越不解的问道,媚香楼的头牌是李香君,她因为和侯方域相好,已经不再接客,朱国弼再想又有何用?
寇白门?这个名字陈越有些陌生,不知道是不是秦淮八艳中的一员。不过听朱国弼说,这个寇白门出身世代娼门,但是人却如同一朵白莲花一样清纯无比,虽然不如柳如是李香君等那样具有很高的文学素养,但胜在年轻貌美,有倾国倾城之姿,不在陈圆圆之下。
而梳拢,也就是妓女的第一次接客,一般要举行一场梳拢礼,把姑娘的第一次卖个好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