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4章 对盐商动手

“扬州有两淮都转运使司衙门,还有盐督御史,咱们总督府没有理由插手吧。”陈越迟疑道。淮盐占据着大明盐产量的一半以上,其盐税是国库重要的收入来源,淮盐更是供应着江北应天江西河南湖广数省百姓,两淮之地更有数百万靠着煮盐为生的盐户、灶户,干系实在太大。
总督府抓到了一个普通的盐贩,逼问出江家参与走私私盐的事情,又把他这个扬州知府请了过来,平南侯陈越的目的不言而喻,这是要对扬州的盐商动刀啊!想想陈越的过去,再想想不久前他在南京时对付勋贵们的酷烈手段,马名录脸上的汗水都冒了出来。
按照纲盐窝制,每引盐300斤,盐商需要窝本六钱四厘,税银三两,公使三两,也就是说每引盐需要向朝廷交税六两六千四厘,潘三春每年销售私盐四十引,逃税达二十六两白银。
然而,大明施行的是盐铁专卖的制度,扬州有两淮都转运使司,专门负责http://www.hetushu.com淮盐事宜,陈越虽为江北总督,可对淮盐却插不上手。
“三木之下不由得他不招!”单明磊阴森地说道,他主管军中刑法,对付犯罪者自然有一套逼供的手段。
陈越想了想,吩咐道,“我让敌情司配合你,务必找出两淮都转运使司贪腐的证据,务必查到江家等盐商参与走私的证据,如此我才有借口干预此事。”
都知道扬州乃是两淮盐运之地,这里的大盐商富甲天下,平南军募兵训练装备需要大量的资金,仅靠朝廷的拨款和四海商行的利润根本不够,必须另开其他财源,陈越自然打起了淮盐的主意。
单明磊眼里冒着精光,语气急促地说道。现在平南军正是最需要钱的时候,若是查抄了几家大盐商,弄到的银子将不可估量。单明磊是最了解陈越的人,知道陈越绝对不会放过淮盐这块巨大的蛋糕。
“侯爷,滋事太大,牵涉很广,似m.hetushu.com乎应该上报朝廷,由朝廷定夺。”马名录艰难地说道。
单明磊去后,陈越又仔细想了想,命人去请扬州知府马名录过来。
大明所有盐区每年产差不多有300万引,其中扬州一府产盐就达70万引。按照纲盐制,这些盐都按照官盐销售的话,每年盐税就达上千万两白银,而实际上朝廷每年征收的盐税也就一百余万两,到了崇祯年间盐税更是每况愈下,很多时候连一百万两都达不到。
马名录仔细的看着手中的口供,脸色很是平静,内心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么多流失的盐税到了哪里?当然是进了盐商们的口袋,而盐商们要想安稳做生意,自然要打点各级官员,不管是盐运使司的官员,还是地方府县的官员,都从盐政上获利不浅。就是马名录这个知府,每年收取的盐商们的礼物也不在少数。
“呵呵,本侯还没说要干什么,你说什么滋事太大?”陈越笑着问道。
hetushu•com侯爷您志向远大,可下官就担心事情最后闹到不可收拾,眼下大明正是多灾多难的时候,朝廷还指望着两淮的盐税,可万万动荡不得。”马名录最后叹道。
陈越对杨小磊和顾锦城二人也只是好奇而已,更令他感兴趣的是那个私盐贩子。
“当然。滁州是江家的窝区,那里的盐商只能从江家进盐。”单明磊道,“区区潘三春一个小盐商,每年逃得税银就有二十多两,江家控制着凤阳、庐州、滁州、和州、安庆数府之地的食盐买卖,每年逃的税银何止数万两之多,怪不得这些大盐商家资百万富可敌国!”
“马府尊放心,本侯不是要对付所有盐商,也不是非要把整个两淮盐政弄乱,既然本侯拿到了江家走私盐的证据,就不能不闻不问。”陈越微笑道。
“侯爷,扬州有两淮都转运使司,有盐督御史,涉及到盐商的事情均由他们负责,下官只是一个从四品的知府,管理的是扬州府民政,盐的事情hetushu.com下官可插不上手啊。”马名录苦笑道。
“他的私盐也是从江家所进?”陈越问道。
“马府尊,你先看看这个。”寒暄过后,陈越让马名录坐下,命人把潘三春的口供送到了马名录面前。
“是,侯爷!”单明磊肃然应道,脸上露出兴奋的光芒。
贩卖私盐可是重罪,那潘三春岂会轻易招供?
“侯爷,抓获的那个叫潘三春的私盐贩子已经招了。”单明磊禀报道,“他是从盐商江家拿的盐,运往滁州零售。”
“据他招认,他往来于扬州和滁州之间,按照盐引每年只能销售官盐十引,实际上每年所售盐达五十引之多,多余者即为私盐。”
“呵呵,也许吧。本侯是朝廷委任的江北总督,江北军务民政都有权过问,既然抓到了私盐贩子涉及到了江家,自然要查问一番。马府尊,对于江家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陈越淡淡问道。
“难道侯爷不是想对付江家等盐商吗?”马名录诧异的问道。
听到陈越这个和-图-书问题,马名录顿时苦笑了起来。
陈越虽然胆大包天,也不敢随意对这关系这国计民生的淮盐下手,一担事情失控,将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在扬州最富的就是盐商,整个扬州就是由盐运漕运带动才这么繁华,而盐商富可敌国之余,在地方在朝中更是有着深厚的背景,牵一发而动全身。他身为扬州知府,可不愿治下出现动乱。
“要拿下江家,必须坐实其走私的确凿证据,越过两淮都转运使司由咱们总督府直接插手,必须有证据证明都转运使也参与了走私私盐的事情。”
“他可招认所运之盐为私盐?”陈越凝眉问道。
“马大人,你可知道按照纲盐制,每年大明盐税应该征收的盐税有多少?实际征收的盐税又有多少?”马名录的抵触在陈越的意料之中,他继续问道。
现在,也许通过那个私盐贩子,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
直管上司召见,马名录不敢怠慢,得到命令之后立刻放下手中公务,来到了总督府拜见陈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