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5章 陈越的条件

当听到总督府的条件后,梁焕平顿时苦笑了起来,这位平南侯可真是狮子大开口,一下子把自己逼上绝路。
别人都可以中立,唯独这范正道不会。若是陈越扳倒了盐运使司衙门,范正道这盐督御史就有失察之责,那时范正道肯定会落井下石。若是陈越此举惹得扬州大乱,范正道也会上奏弹劾推卸责任。
“哼,不过是观看形势罢了,这人就是一个墙头草,在打量着到底谁会占上风。”梁焕平冷冷地说道。
“那他派人调查盐运衙门呢?过问钞关的盐税,派人深入盐区又意欲何为?”魏林愤愤的问道。
“你……”魏林脸色铁青,一下子就站起身来。
范正道虽然只是七品御史,却有风闻奏事之权,只要此事闹到朝堂上,相信朝堂上的大佬们要比陈越知道轻重,自然不会让陈越妄为!
范正道说着站起身来,告辞而去。
接下来的数日,由单明磊负责,对盐运使司众官员以及http://www.hetushu.com各大盐商展开了调查,敌情司的暗探分布在运河各处以及通州淮安各个海边盐区,探查淮盐的各种情报。各种情报源源不断的汇集过来,由敌情司和镇抚司配合进行分析。
马名录是扬州知府,在扬州发生什么事情绝对越不过他去,很多事还需要他的配合,这才是陈越喊他过来的目的。
看来,扬州的一场动乱不可避免了!陈越是江北总督,手握重兵,江家沈家必然也会联合其他盐商一起对付贪婪的都督府,双方必然起一场争斗,无论如何自己这个盐运使都落不到好了!
“范大人,咱们都是两淮盐政的官员,平南侯此举确实已经越权,在这种情况下,咱们还需同仇敌忾才是。”梁焕平向着范正道笑道。
“梁大人。”范正道沉默了片刻,抬起头来,“平南侯现在所为并无太大问题,我不会因为这件小事而上奏弹劾江北总督这http://www•hetushu.com样的地方大员。下官只是一个区区七品御史,你们大人物的事情我可搀和不起。”
这六府二州之地,是盐商江家和沈家的地盘,陈越此举一下子把扬州三大盐商中的两家都得罪了。不论是江家还是沈家,底蕴都深厚无比,梁焕平自己虽然是从三品盐运使,也根本无法说服他们放弃如此庞大的利益。
“平南侯虽然是江北总督,可大明盐铁专卖,盐政自然由咱们盐运使司负责,两淮有数十个巡检司,咱们衙门里有数百盐丁,搜捕私盐贩子的事情和他总督府有什么关系?”
通过一番交谈,马名录自以为了解了陈越的需求,不外乎想在盐上打主意,得到一份利益,陈越贵为江北总督手握数万军队,有资格提出这个要求。
可是,近千万的人口,上百万的利润,如此庞大的利润谁会舍得放弃?
这六府二县都在南京附近,由四海商行经营再便利不过,这些地区总和*图*书人口将近千万,每年卖盐所得利润应该超过百万两银子,足够供养平南军,陈越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盐运使司衙门,盐运使梁焕平,同知魏林,盐督御史范正道,两淮盐运三位大佬共坐一堂,正在进行密议。
“侯爷想让我做什么?”马名录问道,心中暗自猜测陈越喊自己来的目的。
“他这是什么意思,想要中立吗?”魏林愕然道。
“马府尊的清誉本侯自然是信得过的,可是盐运使司的诸人本侯却无法相信。私盐如此泛滥和他们决计脱不了关系,近日我会派人察看盐运的事情,必要的时候还需要马府尊配合才是。”陈越淡淡的道。
当然,陈越召马名录前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把消息露出去,让盐运使司和众盐商知晓,若是他们识趣肯让出让自己满意的利益,那就一切都好,新兵训练即将结束,马上就要编制成营,陈越也没精力大动干戈。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魏林问道。
和图书“咳咳。”盐运使梁焕平轻咳了两声,阻住了魏林的爆发。
“呵呵,我上奏倒不是不可以,可是该怎么说呢?说陈越擅权抓了一个私盐贩子吗?这事情我也知道始末,分明是两个来扬州投军的卫所子弟顺路所为,可是和平南侯毫无关系。”
“范大人,你应该向朝廷上奏,弹劾平南侯越权擅为!”魏林冲着范正道说道。
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他相信范正道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至于让外人看了笑话。
范正道面无表情地说道。
当然,陈越也不想真的大动干戈,他只指望能抓住盐运使司的痛脚,好能在淮盐中分一杯羹,从而用来养兵而已。
“先试探一下这位平南侯有多大胃口吧,他毕竟是一方大员,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吧。”梁焕平叹道。
范正道不屑的问道,这魏林平时和盐商们交往过多,不知道得了多少好处,现在平南侯派人来查,一下子就急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接下来,梁焕平便派手和*图*书下幕僚和总督府接触,对于盐运使司释放出来的和解之意,陈越心领神会,派出了何禄代替自己去和梁焕平幕僚接触。提出了索要应天、宁国、太平、广德、滁州、和州、凤阳、庐州,六府二州的食盐专卖之权,由总督府指定商号经营这些地区的食盐生意。
马名录最怕的是陈越像在南京时那样,悍然对所有盐商动刀子。淮盐涉及到国计民生,弄不好就会出现大乱。陈越手挽重兵别人奈何他不得,倒是遭罪的还是扬州的百姓。
陈越的话让马名录的心稍放了下来,原来不是要大动干戈掀桌子,这样就好。
“朝廷拨给江北都督府每年三万引的盐引,用来作为平南军的粮饷,平南侯派人过问并无不妥。再说都督府负有整个江北防务之责,派人深入盐区更是理所应当之事,算的什么罪证?”
盐运使同知魏林愤愤不平地说道。陈越派人调查盐运使司的事情自然瞒不过去,在几个人看来,陈越此举绝对是越权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