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5章 胜利入东台

而平南军因为刚成军其实盔甲并不全,毕竟军械司在短短三个月根本造不出足以装备全军的铠甲,不过军中盾牌却是不缺。每个小旗中都有三个盾牌手,以盾牌防护,以长枪手攻击,火铳手弩箭手在后面攒射,在配合有素的平南军面前,以盐民灶户组成的叛军根本形不成任何抵抗,所以损失微乎其微。
漫天风的匪军虽然人数四五千人,是李成栋左哨的四倍之多,可毕竟都是未经训练的灶户盐民,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李成栋不再耽搁,简单打扫了战场,埋了死掉的叛匪,留下了大半军队押解着俘虏,自己带着两个百人队迅速向东台县城而去。
匪徒已经离去,自己总要继续生活。而对满城近万百姓来说,还有更大的恐惧在他们心中。他们自然知道匪军离开是因为官兵来了的原因,而官军可并不比匪徒好多少!匪过如梳,兵过如篦,是这个年代对军队最好的写照。
此战,www.hetushu•com杀死了叛匪三百多,俘虏了三千余人,剩下的叛匪逃的不知所踪。
在高杰手下时,军队虽然有数千上万,但纪律却松散的很,全凭将领们的心腹家丁撑着,其他绝大部分士兵都是破衣烂衫根本没有战斗力的鱼腩,打顺风仗还行,一旦稍有挫败,全军立刻望风而逃溃不成军。
增兵减灶、减兵增灶,靠着这种惑敌之计李成栋成功的让东台城里的匪首漫天风以为来了上万的官兵,从而弃城而逃。然后在敌人逃跑的毕竟之路河流的桥边设下埋伏,半渡而击杀得匪军大败。
只是一轮突击,数千匪徒便被杀得大败,狼奔猪突四散溃逃,再也不成样子,更没人敢于抵抗。
随着李成栋的命令传下,各个百人队停止了追杀,押解着俘虏回转了过来。
绝大部分百姓战战兢兢,躲在了家门里等待着官兵的入城,迎接着未知的命运。
骑马站在旁边的传和-图-书令兵李元胤诧异地看了李成栋一眼,又默默的扭回头看向战场,在李元胤心中,很少听到李成栋如此佩服一个人。
李成栋深知,幕府制度、平南军体系,是这支只经过三个月训练的新军拥有如此战斗力的原因。而这一切,则都归功于陈越设计的幕府体系。
“平南侯真乃一代人杰也!”不知不觉的,李成栋赞叹出声。第一次,他对平南军生出了归属感,对平南侯陈越更是满心的都是佩服。
更让李成栋感到舒服的是整支军队的服从性纪律性,不管是平时的行军还是扎营,一切都有规矩根本不需要他这个哨总费心,而战场上指挥时,他的命令更是能得到很好的贯彻,指挥起来非常的顺畅。
当然叛军的武器极差缺少火铳弓箭是最大原因,其实也不是没有,漫天风打破了县城又从几个盐检司哪里抢到不少火铳弓箭,可是他手下会用的却少。
东台县城,刚经历过一番蹂http://www.hetushu•com躏的城池满目疮痍,百姓们正悲哀的整理着家园,救治着被打伤的亲人,收敛着死去的尸体,修补着破烂的家门。
而现在,整支军队再不分什么家丁普通士兵,所有的士兵都是经过严格训练、足粮足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整支军队都和以前的家丁一样。
此战平南军的损失微乎其微,除了一个不小心崴了脚的,和两个追杀到河边不小心掉入河中淹了个半死的,其他人竟然毫发无损。
战场的厮杀已经到了尾声,匪军们根本没有形成任何抵抗,而是四散溃逃,平南军以百人队为单位对匪军进行切割围杀,大批无路可走的匪军跪地投降,少部分则逃入了密林芦苇荡中。
李成栋便指挥着手下分散追杀,一千二百人以百人队为单位,分成数路开始追击。平南新军虽然只是训练三月的新军,也只是重点训练了队列,士兵个人的武技生疏的很,可即便这样,对付这些灶户为主的和*图*书匪徒也是绰绰有余。
作为新加入平南军不久的新人,李成栋平日里就战战兢兢生怕行差走错,现在更不敢违拗陈越的军令。
更何况,还有贼去城空的东台县城在等着他,比起收复东台的大功来说,多抓多杀几个叛匪又算不得什么了。
“传令下去,俘虏暂且押在城西的军营,派人给萧营正报信,其他人先救火!”李成栋传下了军令。
在漫天风带领匪军攻城时,东台县令自尽,主薄等其他官吏被匪军杀死,整个城中已经没有了官员,也就没有人组织迎接军队的入城。
剿灭叛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稳定地方,解决灶户食盐卖不掉无钱买粮的问题,不过那都和他这个哨总无关了,属于李成栋的战斗已经结束。
李成栋带着几个亲卫立在一处高岗上,看着手下军队队形整齐进退有据的情形,不由得暗暗点头。就军队的服从性纪律性整体配合而言,这支刚刚成立的军队要远比他原来一直呆着的高www.hetushu.com杰军要强得多。
李成栋带领军队入城时,看到的是城门大开,而整个城内家家关门闭户,街道上空无一人,唯有路边的尸体、街道上暗红斑驳的血迹,被打破的家门,以及县衙后宅仍在冒着的黑烟说明了这是一座刚刚经历了浩劫的城池,而不是一座空城。
李成栋犹记得出兵前平南侯陈越的训话,此战以迅速平定骚乱稳定盐区为主,只要能把负责的区域迅速稳定下来就是大功一件,而不是看斩杀了多少叛匪。陈越反复强调,参与骚乱的大都是被逼无奈的灶户盐民,对这些人要以安抚为主。只诛首恶胁从不问,这就是此次出兵平乱的策略。
“传令,停止追杀!”李成栋传令下去,既然已经大胜,再追杀下去毫无意义。
目前也就是没有见过阵仗没有经验而已,一旦打过几仗成熟起来,这支军队战斗力将不可限量!
这样的乌合之众就算是正面作战凭李成栋的左哨一千人也能轻松击败,更不用说埋伏袭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