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3章 翻手为云

他之所以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派人暗中调查查清梁焕平的底细,为的不是扳倒此人,而是把他收为己用。要想掌控淮盐弄银子养军,没有盐运使司的配合根本不成。
都说文官们阴险文官们黑,可是在梁焕平现在看来,陈越的阴险要远远超出自己!
而盐商们既然是闯贼的人,查抄他们自然名正言顺,陈越借此不仅能把淮盐拢入怀中,还能弄到盐商们庞大的家产,得到的利益将无比的庞大。
看着瘫跪在地上的梁焕平,陈越知道他已经被自己拿捏住了七寸,将被自己揉扁搓圆再无反抗之力。
不过陈越心里并未有多少得意之处,相反却生出淡淡的悲哀。
他知道陈越把自己唤来给自己看这么多的贪赃枉法的证据,肯定是有所图,要不然直接把证据上交到朝廷坐等自己被罢官抄家就是。
梁焕平张大了嘴巴,久久不能合拢。
“哈哈哈,梁大人快快请起!”陈越笑着把梁焕平拉了起来m.hetushu.com
无官不贪,已经是大明的常态,千里为官只为财已经是官场的共识。梁焕平做了两淮盐运使这样的肥缺,贪了数十万两银子也不算太骇人听闻。
“嗯,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眼下陛下迁都南京,内阁以及六部大员早已轮换了一遍,按照正常来说,梁大人这两淮盐运使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调换,更何况最近两淮盐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陈越道。
可是现在因为陈越的到来,因为两淮盐区的动乱,自己在朝廷的印象狂降,再想谋个肥缺已经不可能了。
“若是能继续做这盐运使自然是极好,就怕朝廷不允啊。”
梁焕平拍着胸口保证着,虽然对陈越口中高尚的话语深深的怀疑,梁焕平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该如何表态。形势依然这样,自己的把柄拿捏在别人手中,除了俯首认输加以配合又能如何呢?
“那个匪号漫天风的就是闯贼派来的人,http://www.hetushu•com他煽动灶户闹事聚众数千攻陷东台县,杀官造反劫掠百姓。”陈越继续道。
“是,侯爷。下官是崇祯十六年蒙陛下隆恩做的这两淮盐运使。”梁焕平低眉顺眼地回道。
“本侯不想怎样,只是想天下的百姓能吃到便宜的食盐,只是想朝廷收到足够的盐税能够养兵,只是想辛苦熬盐的灶户们卖盐挣得银子能够填饱一家人的肚子,如此而已!”
“侯爷的胸怀令下官汗颜无地,但请侯爷吩咐,只要下官能够做到的,必然竭尽全力死而后已!”
“梁大人是天启二年的进士吧,当这两淮盐运使也有两年了吧?”陈越淡淡的问道。
陈越语气轻缓,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淡淡说道,令梁焕平不由得自惭形秽了起来。
这梁焕平只不过是大明官场的一个缩影而已,在整个大明,有着无数个这样的梁焕平,只不过梁焕平身居要职贪得比旁人更多。
不仅阴险而且残酷,hetushu•com一下子就把盐商们打入了万劫不复之地!这一刻,梁焕平看向陈越的目光中充满了深深的惊惧!
“幸亏盐运使司及时察觉,配合本侯镇压,这才把一场大乱消弭于无形。而接下来梁大人又积极配合本侯,稳定整个盐区,使得总督府以粮换盐得到稳妥进行,使得盐区的灶户盐民能够得到糊口的粮食情绪稳定下来。这次事件梁大人你居功甚大,事实证明你在这盐运使的位置上做的很好。而盐商们既然参与了叛乱之举,自然要清洗,但淮盐对大明至关重要,内地的百姓正嗷嗷待哺急需食盐。朝廷还需要盐税以充国用。这个时候梁大人你自然不能轻易离职,只有你熟悉两淮盐政,也只有你能够把两淮盐政重新稳定下来。本侯自然会向朝廷上奏,以江北总督府的名义作保,让梁大人你继续呆在两淮盐运使这个位置上。”
陈越话音一转,又道。
梁焕平叹道,他知道陈越放过自己的条件就是让自己http://www.hetushu•com为他所用,自己只有继续在这盐运使的位置上才对他最有利。可是即便陈越不把自己的罪证上交朝廷,可两淮盐区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朝廷还会继续信任自己吗?
“此次两淮盐区骚乱的责任不在梁大人头上,而是江鹤鸣、沈默、林啸天等盐商受到闯贼引诱,投靠了闯贼,这才故意停止收购食盐,煽动灶户作乱,意图把两淮搞的天翻地覆,接引闯贼南下。”
原来这大明还有这样一心为国为民大公无私之人吗?梁焕平心中暗道。
不愧是进士出身的官员,脑筋转的就是快。见梁焕平短短时间就从惊惧中回复了过来,陈越也不禁有些钦佩。
既然陈越没有,就是说自己对他还有用,也许等待自己的并非一条死路。
“下官对离职早有思想准备……”
什么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就是了,陈越上下嘴唇一碰,就把扬州的盐商们弄成了闯贼的奸细,打入了万劫不复之地。而原本什么都没做的自己却成了大www.hetushu.com大的功臣,成为了不可或缺之人。
梁焕平神色复杂的看着陈越一眼,内阁都轮换了一遍,他自然知道自己不肯能一直呆在两淮盐运使这个肥缺上,也早就做了被调离的准备,所以才拼命的捞钱。不过依他的品级资历,就算调换官职以后也能当个巡抚啥的。
“平南侯,你想怎样?”瘫坐了片刻之后,梁焕平心绪稍定,脑筋转动了起来。
“啊!”梁焕平大惊,怎么又搞出了闯贼来了?两淮盐区骚乱和闯贼有什么关系?
“不过只要梁大人你想,在这盐运使的位置上继续干下去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现在梁焕平只是因为把柄在自己手中才不得不低头,其心中并非十分服气,陈越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彻底把他收服为己用。
扬州之富裕不下苏杭二州,而最富裕的就是这些盐商,拿江鹤鸣江家来说,其家产不下数百万两。若是陈越把这些大盐商都以私通闯贼的名义全部抓起来,光是抄盐商们的家就能弄到数百万乃至上千万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