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4章 覆手为雨

这些时日,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总督府早就把淮盐看作了囊中之物,这个时候谁又敢惹平南侯敢和他做对?
同时,陈越下令抓捕一应参与叛乱的盐商。数千平南军出动,在扬州城内外展开了大搜捕,躲在城外的江鹤鸣、林啸天、沈默等人被抓捕归案。
于是,只有一家名为四海盐行的商家向盐运使司申请购买窝权,以一百五十万两银子的价格买到了江西、湖广、南直隶、河南数省十年的食盐专卖权。
此时的陈越在梁焕平心中就如同恶魔一般,令他无比的惧怕,他再也不敢生出其他心思。
可是和自己关系莫逆的众大盐商纷纷被抓,四海盐行又是受陈越掌控,从此再没有多少人给自己送银子,这得失还真的不好说。
总督府镇抚司主事单明磊会同扬州知府马名录负责审理此案,大量的证据被搜集,一应相关人员纷纷抓捕归案。总督府的官兵查抄了这些盐商所有的府邸别院www.hetushu.com,封了他们的店铺仓库。查抄出来的金银财物不计其数,运送赃物的车队络绎不绝,把财物运入了总督府中。
不过能够从罢官问罪中摆脱出来,梁焕平已经十分满意,那么多盐商哪个身上没有功名哪个不是背景深厚?可是顷刻间身陷囹圄,家产全归他人,梁焕平看的暗暗心惊。若不是自己选择屈服,恐怕自己的下场也是如此吧!
当然,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四海盐行是从属于四海商行旗下,是受平南侯陈越掌控。而购买窝权的银子却是从查抄盐商家所得……
江、林、沈三大盐商正是有了窝权,才积攒了如此庞大的财富。
可是现在扬州最大的三家盐商被抓,其他涉及到的盐商也不少,风声鹤唳之下,哪怕知道窝权之重要性,可谁有敢向其下手?
盐商们被抄家抓捕,可淮盐还得继续运往各省,各地官府早就向朝廷抱怨,为此盐运www.hetushu•com使司受到了朝廷数次的申饬。
于是,陈越便以江北总督府的名义向南京朝廷上奏,叙述了此次动乱的始末,同时把相关罪犯签字画押的口供送到了南京。
当然,陈越放过了梁焕平又为他谋取继续呆在这个肥缺上,梁焕平自然要为陈越效力,以后要听陈越的,否则只要陈越抛出自己掌握的证据,就会把梁焕平打到万劫不复之地,这点梁焕平心知肚明。
看到这批白花花的银子,梁焕平心神大定,有着这批银子,今天的盐税将超额完成,去年一年两淮盐运使司的盐税才八十万两,现在仅卖掉窝权一项就得银一百五十万两。
陈越会上奏朝廷,为梁焕平请功,并促使其继续留在盐运使的位置上。
在供状中,漫天风招认,其起兵得到了扬州数大盐商的配合,盐商们停止收盐使得盐区动荡,其才瞅准机会起事。
毕竟四海盐行还要上交朝廷盐税,还要养活盐和-图-书行数以千计的伙计员工,赚得的银子还得用以供养平南军庞大的军队,陈越也不得不如此!
从此这些地方的食盐专卖权都归四海盐行,没有四海盐行的同意,其他盐商不能在这些地方从事食盐销售。
有了这笔银子,再加上平南侯陈越为自己说话,自己这两淮盐运使的位置算是坐稳了。
一番详谈,二人达成了交易。
如此,各地食盐的售价会降下来一些,普通百姓也能从中受益。至于四海盐行自己的利润,不过是把从灶户手里收的盐,以十倍的价格卖给二级分销商而已。
看在银子的面子上,崇祯和朝廷对自己此番的行为应该也会默认吧!陈越暗暗思虑道,此次来到扬州的动作实在太大了,想必崇祯对自己的忍耐早就到了极限,有了这批银子,自己在迅速把动荡的局势平定,无论如何崇祯会捏着鼻子默认自己的行为!
有了窝权,四海盐行所从事经营的就是官盐。而拥有了数和-图-书省的食盐专卖权,四海盐行已经是大明最大的盐商!
单明磊带人对其严刑拷打,漫天风最终认罪,承认其是大顺皇帝李自成派到两淮的细作,目的是在两淮起事,和北方的闯贼遥相呼应,夺取大明的江山。
陈越下令,拿出抄家得来银子的五成命人押送南京。有了这批银子,南京朝廷的日子过的将会无比的富裕,陈越能够想象崇祯皇帝喜笑颜开的模样。
限于众盐商深陷叛乱之罪,两淮盐运使梁焕平下令,收回他们的窝区之权,然后重新发卖窝权。所谓的窝权,就是食盐专卖权,有了某地的窝权,这个地方的盐就归你销售,其他盐商想在这个地区从事食盐生意,就必须经过你的同意。
数日后,李成栋从东台的苇荡中抓住了叛乱的匪首漫天风,押解送到扬州。
陈越是江北总督,两淮盐政对朝廷十分重要,若是陈越开口,想必朝廷会加以考虑。而且陈越还会向崇祯保证,绝不耽误今年的盐税。m•hetushu.com所以,梁焕平有很大可能继续留在扬州任上。
于是在陈越的授意下,四海盐行对各地进行招商,招收二级食盐分销商。四海盐行只是负责从盐区灶户手里收盐,然后各地具体的食盐销售由这些盐商负责。不过四海盐行会规定各地食盐零售价格的最高价,不允许超出这个价格售盐。
自己赚钱的同时,自然也得给其他人一口汤喝,而四海盐行也根本没有那么多的人手来经营数省的食盐生意,就派到盐区各县负责以粮换盐的掌柜还是吴婉儿千辛万苦抽调而来的,毕竟四海商行新成立,根本没有多少懂生意的人才。
为了自己的前途官声,为了不至于身陷囹圄,哪怕知道从此就上了贼船,梁焕平也只能认了,他已经被逼到了绝路。
扬州盐商富甲天下,虽然其财物不一定全部留在扬州城中,在其老家在其他地方另有巢穴,可仅仅几日的功夫,光是明面上抄出的银子就不下五百万两,其他各种财富物质不计其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