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2章 再遇郝摇旗

没有崇祯,大明就是一盘散沙,而有了崇祯则完全不一样,李自成也是枭雄,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再加上大顺军被满鞑击败,损兵折将,李自成的心情更差,咋看郝摇旗咋不顺眼,遂找了个机会远远打发了出去,于是郝摇旗便被打发到襄阳驻守。
多年以后,刘能把孙子抱在膝盖上,吹嘘着当年的往事。
那不是铁狮子吗?刘能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郝将军,侯爷他现在可想念您的紧呢。”刘能试探着道。
这一路,闯军士卒对刘能一伙看押的更严了,连逃跑的机会都找不到,好在没有再次殴打他们。
那士卒狐疑的看了他几眼,想了又想,还是去向铁狮子回报去了。
“快跪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以后找到机会逃走就是。”刘能小声的呵斥道。
“嚷嚷什么?再说话一刀宰你们!”一个闯军看见了刘能等人的窃窃私语,上来就是一顿鞭子打的几人鬼哭狼嚎。
“你不是应该在扬州和*图*书跟着陈大人吗,为何会在这里?”唏嘘过后,郝摇旗问道。身为闯军将领,他也了解明军的虚实,知道陈越眼下在扬州的消息。
刘能远远的望去,就见到铁狮子听了汇报,只是扭头往这看了一眼,并没有过来,也没有让人把自己叫过去。
刘能心中犹豫着,再想是不是和铁狮子相认,毕竟铁狮子是西山军的叛徒,是闯贼的内奸,即使相认也不会顾念旧情。可若是铁狮子顾念旧情呢?这也许是自己逃走的一个机会!刘能犹豫着,终于问道。急切之下幸亏他还能记得铁狮子的真名。
“陈兄弟他。”见刘能提起陈越,郝摇旗心神震荡,口中不再称陈越的官职了。
夜晚,饥肠辘辘的刘能等人正要入睡时,突然有闯军士兵过来押着他就走。
原来陈越降而复叛之后,李自成大怒,但因为要对付同样叛乱的吴三桂,没有时间理会陈越。
那士卒回来了,只是深深的盯了刘能一眼,www.hetushu.com没有做其他的。
“刘能,果然是你!”看到刘能的一刻,铁狮子眼波流动,神色有些激动。
“确实让人惊喜。”郝摇旗也微笑道,当初听闻陈越降而复叛的消息之后,铁狮子曾经极度愤怒,愤恨陈越欺骗了自己,可冷静下来想一想,毕竟是自己最先骗了陈越,对方也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这么想想心情平复了许多。
手持武器的闯军士卒过来了,命令明军降卒互相把自己捆上,稍有犹豫不从者上前就是一刀。
“千户,那个闯贼将领好眼熟啊。”在押往闯军营地的路上,一个手下在刘能耳边轻声道。
而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对陈越的愤怒也渐渐消失,转而又回忆起当初朝夕相处的情形来。说实话,在西山军那些日子,是铁狮子一生中非常难忘的时刻。
一路被押解到德安府治安陆城,入了城外的军营,刘能都没能找到逃走的机会。
而对引荐陈越投降的郝摇旗,李和-图-书自成一开始并未牵连,毕竟郝摇旗也是一心为大顺着想,希望为大顺招降一员猛将。
刘能笑了笑,便把自己的身份简单说了,这些事情也没必要隐瞒。
身为西山军的夜不收队长,刘能自然认识当时的右营营正铁狮子。
“铁,郝将军。”刘能迟疑地叫道。
“本将郝摇旗,添为大顺皇帝驾下果毅将军,铁狮子不过是当初的一个化名绰号罢了。”见刘能犹豫,郝摇旗便解释道。
“军爷,军爷,请问你们将军是不是姓郝?”
刘能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个雄壮的身躯骑在一匹杂毛大马上。
可是后来,当崇祯活着到了南京登基的消息传了过来,原来那骆养性的猜测是真的,崇祯竟然真的被陈越救出!
“陈兄弟他现在恐怕更恨我吧。”郝摇旗苦笑道。
刘能和几个亲兵互相帮忙,解下腰带自己把自己捆了起来,为了逃走,捆得都是活结。
几个亲兵面面相觑,也只能无奈的随着刘能跪了下去和-图-书
果然,被带进一座大帐,就见到烛光下铁狮子那雄壮的身影。
闻听此言,郝摇旗脸上露出了苦笑。
虽然郝摇旗没有明说,惯会察言观色的刘能也猜出了他的处境。心中便生出一个念头来。
“郝将军您说的哪里话,当初侯爷他也说过,将军您本来就是闯军的人,算不得背叛西山军,所以他很理解您的处境,后来您为了西山军,甘冒危险招降我们,若是没有您,说不定侯爷和西山军都覆灭在北京城中了,哪里还有现在的平南军。所以侯爷他根本就不恨您。”
“原来竟成了锦衣卫千户,真是失敬了呢!”郝摇旗似笑非笑道。
“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故人,真是令人惊喜。”犹豫过后,刘能便又恢复了能言善辩的本色,第一句话便把双方往故人上拉,希望郝摇旗能看在往日的份上,善待自己。
而事实是,当看到身边明军纷纷抛掉武器投降,刘能只是稍微争扎了一下,就果断的扔掉武器跪倒在地上。
刘能http://www.hetushu.com一开始还有些惊慌,瞬间安定了下来,应该是铁狮子要见自己!
“郝将军不是应该跟着李闯王吗,怎么在这德安府?”刘能问道。
“你想干什么?”那闯军士卒警惕的看着他。
“那是我一生遇到的最危险的时候,数万闯贼大军把我重重包围,我身边只有两个亲卫。关键时候我临危不惧,手持一杆亮银枪胯下黄骠马,大喊一声冲入闯贼军中,直杀了个七进七出,血染征袍,这才杀出来了重围,回到了扬州侯爷的麾下。”
“千户!”手下一个亲兵拉扯着刘能的衣服,不满地叫道。
这一刻,他想起来在西山时,和西山军众人朝夕相处的时刻,那真是一段值得记忆的时光。
“还不是拜平南侯所赐!”郝摇旗长叹一口气道。
难道是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不成?还是根本就不愿和自己相认,刘能胡思乱想着。
“军爷军爷,我和你们将军是旧识,麻烦您去说一声,就说西山旧人刘能想见他。”刘能满脸堆笑,冲着闯军士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