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6章 陈越之忧

毕竟他手下现在有六七万嫡系的军队,虽然其中大半都是新募不足一年的新兵,野战力量也许比不上八旗兵,可用于防守却没有问题。
再加上扬州知府衙门的配合,以及敌情司密探的无孔不入,使得陈越对扬州城的掌控力度极大。所以有信心在清兵南下攻来时,集全城之力守城,再也不会出现另一个时空数日就被清兵攻下城池的事情。
崇祯到了南京之后,一概当初罢黜厂卫的态度,而是又重用起了厂卫了,不仅大肆扩充锦衣卫,又重建了东厂。这让非常厌恶特务政治的东林君子们极为不满。特别是锦衣卫刚刚建立,就协助陈越查抄了南京一众勋贵的家,威逼利诱构陷罪名,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让众大臣深深不安。
若是左良玉再一次临阵脱逃,把武昌拱手让给清军,清军将会顺江而下,从西面对南京发起攻击。以南京现在的兵力,想抵挡住清军恐怕很难。
“若是左良玉抵挡不住闯贼和清兵,你认为朝廷会派谁领兵前去增援?”陈越没有回到,而是反问道。
对大臣们的提议,崇祯仔细考虑之后,深以为然,袁继咸确实比路振飞更为合适。遂决定了下来,以袁继咸为督师,总督江西、湖广、安庆、芜湖、九江、武昌等处军务,全权负责剿灭闯贼抵御满鞑事宜。
陈越的命令由传令兵传到各个战船,整个湖面上顿时一片欢腾,水营士兵士气高昂。
不过路振飞为人太过耿直,在处理人际关系上不是太好,现在内阁三位大学士,史可法和钱谦益身边都聚集了一大帮自己的势力,唯有路振飞不结党不拉派,身边支持他的朝臣屈指可数。
因为清兵来攻的并非这一路,而是分两路来攻,在清军之前还有大顺军的二十万人。武昌的左良玉军能抵挡住顺军和清军吗?陈越对其并不看好。
若是武昌真的守不住,朝廷肯定要派出援军守九江或者芜湖,至于会派谁统领军队?按照崇祯以往的秉性和大明以文御武的传统,多半会派出一位部堂高http://m.hetushu.com官甚至大学士为督师,至于具体统领京营的武将人选,现在南京城内的勋贵几乎被陈越一网打尽,能派出领军的勋贵也就刚刚升为成国公的朱国弼,或者就是京营总督吴孟明,再就是忠义侯陈江河了。
当初崇祯刚刚到达南京,无人可用,便让最为信任的陈江河出任锦衣卫指挥使。可是随着陈越势力渐渐坐大,崇祯也不安了起来,陈家父子一个在外掌管大军为一镇军阀,一个在内负责情报为天子耳目,若是父子勾结,对皇权会造成极大的威胁。
在官员大臣里面,袁继咸是少有的知兵能战之人,其领兵经验比路振飞更为丰富。而且袁继咸现在的官职是兵部侍郎右佥都御史江西总督,本身就负责江西一带的军政事务,只需要把他提拔为督师,全权负责江西、湖广等地军务即可,又何必派出一个不知兵的大学士为督师?
陈越面带微笑抚慰了一番,对他们的表现加以肯定,然后又提了一些不足之处,然后宣布了对所有参加检阅的水军士兵的犒赏。
“侯爷父子都为大将出征,亏他们也能想得出!”听陈越说了南京的情形,钱枫林啐了一口以示对南京朝臣的不屑。因为他知道自家侯爷很是担心父亲的安危。
而史可法和钱谦益两派的朝臣也不愿路振飞出征,因为路振飞和平南侯陈越走的太近。陈越在扬州的地位无可替代,难道西路的军队还要掌握在这一派的手中?
检阅结束,陈越下令各营各回营地。自己则带着钱枫林、杨正平等人离开了邵伯湖,乘船向扬州城而去。
“难道会是老侯爷不成?”钱枫林试探着问道。
“还不是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太过重要,让太多人心生不安。”陈越叹道。
“侯爷,阅兵已经结束,请指示下一步该当如何?”钱枫林再次问道,陈越这才反应过来。
当然,现在坐在皇帝宝座上的依然是崇祯,是当了十七年皇帝的正统,也使得左良玉没有了像另一个时空“清和-图-书君侧”的借口。可是他会听从朝廷的命令死守在武昌吗?按照左良玉以往屡屡临阵脱逃的秉性,恐怕很南做到这一点。
在另一个时空,左良玉面对败退而来的顺军根本不愿抵抗,大掠了武昌之后弃城全军东下,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躲避顺军的兵锋。然后在芜湖被黄得功击溃,驻在九江进退不得。左良玉忧心忡忡病死在船上。而等到清兵阿济格部带兵到达九江时,左军几十万人连一仗都不敢打,在左良玉之子左梦庚的带领下不战而降。
“唉,我一人为国尽忠还不行吗?非要我父子齐齐上阵。”陈越颇为恼火的道。
崇祯属意的人选是次辅路振飞,毕竟路振飞任淮安巡抚时,打退了闯贼的数次进攻,可谓知兵。
朱国弼的操江水师要负责南京城外的江防,轻易不能派出。为此,崇祯下了圣旨,命令福建总兵郑芝龙派出一支水军过来,负责江防事宜。郑芝龙一介海盗出身,被朝廷招安之后委以要职,这些年靠着海贸集聚了海量的财富,现在是他为国出力的时候了。
虽然野战也许无法击败清兵,但只要能守住扬州几个月,等到了炎热的夏季,倒是不用打战清兵就会自行退去。毕竟对生在寒冷干燥的东北的满人来说,南方炎热潮湿的天气是其大敌。倒是觑准机会,说不定能得到一场大胜。
“啊,各回各营原地解散吧。”陈越挥了挥手,本来按计划阅兵结束他要召集水营众将进行训话,现在却是没有了那个心情。
这些时日,崇祯和朝廷重臣对此事日夜商议,企图寻找应对的方法。当然是要派出军队增援,镇守芜湖九江等江防要地,靠着城池和水军抵挡住清军东下之路。
虽然崇祯罢黜了刘能以显示对锦衣卫和陈越过从甚密表示不满,不过以陈越的能量,南京朝堂上发生的事情自然也瞒不过他。
于是,便有众多的朝臣推举江西总督袁继咸为督师,理由是袁继咸自崇祯十年以来湖广参议任上,一直带兵和流贼厮杀,平定过平定水贼于http://m.hetushu.com兴国,击败过老回回、革裹眼等七大部陕西流贼,当初那可都是和闯贼李自成实力相当的大贼!
借着清兵入侵之时,把锦衣卫指挥使换做他人,把锦衣卫掌控在皇帝自己的手中。虽然说陈江河掌控了军队,可他手里的却是京营,等打完仗还是要回南京归京营总督吴孟明带领,不像平南军那样是陈越的私兵。
虽然崇祯对清军击溃乃至剿灭闯贼喜闻乐见。可他也知道,剿灭闯贼之后,大明就要直接面对的是更为强大的满清八旗军。
“这个?”钱枫林微皱眉头。
再加上数月以来对扬州城的清洗控制,城内不安分的盐商势力基本上被驱逐干净,虽然盐商的消失会使得扬州经济变差,市面上很明显的是烟花酒巷的生意差了很多,扬州瘦马的价格骤然下降,毕竟盐商是扬州最富裕的人。
所以崇祯很担心路振飞能不能处理好武昌九江一带错综复杂的关系,毕竟左良玉这样的军头可不好对付。
武昌一带,撤退到荆襄四府的大顺军先头部队已经和左良玉的部队发生了冲突,据闻在大顺军的身后还追逐着数万清军八旗兵。这事情早就被锦衣卫密探打探清楚并传给朝廷。
可是,兵不是谁都能带的,这些年来,能带兵的文官如卢象升、孙传庭等先后阵亡,洪承畴也投降了满清。十多年的经验表明,带兵出征一般都没有好下场,哪里有呆在朝廷安安稳稳的当官舒服?
所以就整体而言,扬州城要比往日更加的欣欣向荣。借着强大的军队,借着四海商行对食盐的掌控,借着军械司创造出来的大量就业机会,平南军算是彻底的融入到扬州。
若是南京真的守不住,自己也只有弃了扬州去其他地方了,到时去崇明还是去舟山群岛的好?陈越胡思乱想着,竟然没听清楚钱枫林说的话。
可是随着军械司大量的采购,有更多的商人云集扬州,和军械司做生意。江北总督府虽然霸道,可就做生意的诚信方面还是只得肯定的,付钱也付得爽快。随着军械司hetushu.com各工坊变而扬州城内的诸多平民也获得了不少的就业机会,军械司很多活计比如军服以及其他军用物资的生产会分包给城内的百姓。
陈越和锦衣卫关系密切,在朝廷甚至在内宫里都有深厚的背景,这点钱枫林一清二楚,陈越既然派出了刘能去武昌,那多半就是陈江河要出征了。
在钱枫林看来,仅凭刘能带领的敌情司那些密探细作,想干预到一场战争实在是妄想。
所以对统兵出征之事,朝廷部堂大员纷纷避之不及。内阁首辅史可法倒是率先表态,愿意出镇九江为督师。可是朝廷这么多事情需要处理,岂能让一位首辅大学士亲自督师?
于是便有大臣上奏,提议由忠义侯陈江河带兵前往九江。崇祯则处在犹豫当中。
“侯爷派刘能去武昌是?”途中,钱枫林问道。
而以平南军的军力,能顾着扬州一条战线已经是极限了,对于武昌实在是鞭长莫及。陈越能做的就是把刘能派往武昌,利用敌情司的密探看看能不能做点什么。
对守住扬州,把清兵挡在长江之北,陈越还是有信心的。
若是南京失守,扬州就是守住了还有什么意义?倒时等待平南军的恐怕是南北清军的两面夹击。
吴孟明不行,成国公朱国弼要带领操江水军负责南京江防,能带兵的勋贵只有忠义侯陈江河了。
于是,按照流程,水师各营将领奉令乘着小舟来到湖心岛,水师总兵吕泰,副将吴平,以及一众营正等军官拜见了他们侯爷。
当初九边强军在时,都不是八旗兵的对手,现在边军精锐尽失,最后的精锐关宁军在吴三桂的带领下投降了清军。所以对左良玉和清军对战的结果,崇祯不抱幻想。武昌多半是守不住的。
陈越稍微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这个最高统帅越是要保持镇定。
为此,陈越给了刘能立即决断的权力,并且必要时可以调动四海商号和四海盐行在武昌的人力物力,只要事情有利于守住西面战线有利于大明。
身为参谋司主事,他必须对平南军所有事情m•hetushu•com弄清楚,然后才能筹划出相应的对策。
“侯爷,您还是应该对众将们加以勉励,毕竟军心重要。”钱枫林止住了去传达命令的传令兵,低声对陈越劝解道。
带领京营援军的人选按说是京营总督吴孟明最为合适,可是大臣们却说,吴孟明是锦衣卫出身,根本没有打过仗,让他统领京营镇守南京还可以,统领大军出征恐怕力有不逮。
所以,对守住扬州,陈越极有信心。可是长江上游却让他十分不安。
事实上只是大盐商变少了,来扬州的小盐商却远比以往要多,毕竟四海盐行只是负责从灶户手中收盐,各地食盐的贩卖还需要这些小盐商去做。
难道崇祯会派陈江河统领京营出征?陈越现在在扬州统领一路大军,崇祯还会再派出他的父亲也出战吗?钱枫林很是狐疑。
对这样的对内残暴对外怯懦的军队,陈越如何敢抱有希望?
恐怕对陈江河这个锦衣卫指挥使职位不安的不仅是大臣们,还有皇帝吧!钱枫林猜测着,却不敢宣之出口。
督师的人选确定了下来,可袁继咸手下江西兵不是太多,必须要从南京增派援军。
等到陈江河回京,只需要给他个显赫的官职挂起来就可。恐怕这就是崇祯打的主意!
若是路振飞真的能够阻挡住清军前进的步伐,以后在朝廷的地位肯定水涨船高,这是很多官员不愿看到的。
在朝廷大臣看来,虽然明军战斗力比不上清军八旗兵,可是靠着城池固守,再以水军封锁长江,把清军挡在还是很有希望的。
若是陈江河真的带兵出征,刘能的敌情司与之配合,也就能够理解了。
可是在派出军队统率的人选上,朝堂众臣争论不休。按照传统,要派出一位重臣为督师,统领湖广江西所有的军队,全权负责抵抗清军之事。
能做的自己都做了,现在就要看朝廷的了。现在的朝廷不是另一个时空弘光朝廷那样孱弱,论对朝政对地方的掌控,崇祯远比弘光强得多。南京还有十数万京营,江浙一带也有大量的军队,应该不会让清军轻易的打到南京城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