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3章 郝摇旗渡江

郝摇旗收留了他们,又歼灭了追赶的满鞑骑兵,就这一点已经让这些溃兵感恩戴德,对划归到郝摇旗麾下没有抵触感。
“顾侍郎放心,我一定听从陛下的旨意,这就派人收集船只,三日内必然渡过长江,为我大顺杀出一条血路来!”
短短时间内,郝摇旗部下从三四千人扩到三万多人的大军,实力扩充了七八倍。郝摇旗以自己属下的士兵为骨干,同时任用溃兵中的军官辅助,迅速的把军队组织了起来。然后制作大量的旗帜分发下去,每个哨每个部每个旅都用不同的旗帜来区分。
宁南侯左良玉已经垂垂老矣,满心都是保存实力的想法,携兵力已自重要挟朝廷,哪里肯和闯贼满鞑硬拼。再说他的官职爵位已经到了武臣的顶峰,在立功劳又有何用,难道还能封王不成?要知道在大明可是没有异姓王的先例,至于凭借兵力争霸天下什么,左良玉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hetushu.com
就在左良玉及一众将领对是否抵抗顺军举棋不定的时候,距离武昌二百多里的沔阳州,长江北岸旗帜招展,数万顺军士兵在江岸列队,准备渡过长江。
让自己带兵渡江夹击武昌?郝摇旗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
郝摇旗见到没有满鞑兵追赶,便下令在沔阳州休整,一是整训一下军队,把这几万人捏合在一起,再就是考虑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
“顾侍郎您也知道,我这支军队都是溃兵,兵器不全,补给粮饷全无,您让我渡江攻打左良玉数十万军队,这不是为难人吗?”郝摇旗摇头道。
如此大军果然规整了许多,不再是原来那副逃兵溃卒的模样。
若非担心朝廷问责,左良玉根本就不想和顺军打,早就想把李国英部从汉阳撤回了。当然不撤退的原因是他也不知道去往哪里,现在武昌是他的老巢,若是丢了又能去哪呢?
追赶的满鞑骑和图书兵被歼灭,阿济格忙着带领大军追赶跑到汉阳的李自成大部,顾不得再理会这支难逃的溃兵。
“不是我让你攻打左良玉,是陛下的命令,怎么?你打算违抗圣旨吗?”顾君恩淡淡的问道。虽然顾君恩向李自成献计,让郝摇旗带军夹击武昌。可是对于郝摇旗这样擅自吞并友军的将领,顾君恩很是反感的。再加上对于李自成派自己来的抵触,对郝摇旗就没有多少好脸色。
顺军起来的时间太过短暂,从李自成进入河南到现在也就两三年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从千余人发展到数十万大军,将领们根本没有时间在所部建立绝对的威望。
溃兵们大部分衣甲不全,很多人武器在逃亡的路上丢弃掉了。郝摇旗下令砍伐江边的竹林制作竹枪为武器,用在京山县和沔阳州抢到的红色布匹绸缎撕成布条,令每个士兵系在头上。
顾君恩把顺军面临的形势以及郝摇旗这支军www.hetushu.com队的重要性对郝摇旗一一分析了,郝摇旗直听得心潮起伏,这才认识到原来自己这么的重要,重要到已经能够决定大顺军的生死存亡。
“不敢!”郝摇旗连忙说道,虽然他做出了吞并刘芳亮军队的事情,可是明面上对于李自成可是丝毫不敢流露出违拗的想法。毕竟在整个大顺军体系,李自成的威望很高。而郝摇旗只是向着能扩充手下实力好做出一番事情来,没有脱离大顺军系统的打算。
左良玉如此,其部下众将也都抱着大致相同的想法。左军二十多万,大部分都是收拢的溃兵还有就是投降的流民军降兵,总共分十个营,分由十个总兵统领。可是这十个总兵也都保持一定的独立性,也就是说左军并不是一支非常严密的军队,而类似于一个同盟,左良玉就是盟主。
就在这时,顾君恩奉李自成之命来到了沔阳州,见到了郝摇旗传达了李自成的命令。
按照m•hetushu.com明末兵制,兵为将有,武昌数十万军队都归左良玉所有,而每个总兵的部下自然归各总兵所有。而这些总兵除了李国英徐勇寥寥几人,其他的大都是庸碌之辈,平日里残民以逞个个都很擅长,论打仗的本事一个个却都熊的很。
所以对黄澍的主意,大部分人都不怎么赞同。
虽然黄澍立功心切,极力想忽悠左军诸将出兵对抗闯贼,可是左军众人并不热衷。
在另一个时空,左良玉选择了顺江而下清君侧,现在崇祯在位,朝中掌权的史可法钱谦益又都是和左良玉关系交好的东林党,清君侧的理由根本不存在。所以他也只能暂时呆在武昌。
“眼下我大顺军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前有左良玉数十万大军阻挡,又有汉阳武昌长江天险,后有满清大军死死追赶,十数万军队被堵在汉阳府这片狭窄之地。若是不能迅速突破长江天险到达江南,一旦让满鞑追上,后果实在难料。而能不hetushu.com能击败左良玉军队攻破武昌,关键就在郝将军你了。只要你能迅速突破长江,对武昌形成攻击之势,再加上陛下带领带军从江北向江南进攻,左良玉受到两面夹击必定惊慌失措,肯定会不战而逃。如此郝将军你就是我大顺的功臣。届时别说吞并友军这点小事,闯王肯定对你大加封赏,封侯拜将不在话下!”
见郝摇旗还算听命,顾君恩的脸色柔和了许多,也不愿因为自己的好恶耽误事情,担心郝摇旗出工不出力,便耐心的劝导着。
郝摇旗拍着胸脯保证道,能够展现出自己的价值,不再是一个默默无名裨将,这就是郝摇旗的期望。既然陛下信任自己,自己就绝不能让他失望!
“不过长江浩荡宽阔,想渡江不是那么容易,这需要时间。”郝摇旗又道。
收拾了刘芳亮手下那个果毅将军之后,溃兵们再也没人敢于炸刺。而对这些士兵来说,他们的归属感并不是很强,也没有非要跟着刘芳亮混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