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3章 无题

首先是数千百姓被强逼着攻向了西门的石桥,李率泰带领绿营兵混迹其中以百姓为盾再次向石桥攻去。
若是我下令对百姓开火,事后会不会受到侯爷的惩处?这一刻郭虎在犹豫着,迟迟无法下定决心。无奈之下,只能派人向城上请示。
“总兵且慢!”一旁的镇抚官张勋连忙劝阻。
“放万人敌,扔到石桥上!”郭虎脑子高速的旋转着,还是不敢下屠杀百姓的命令,只能折中一下,在百姓涌上石桥之前,用万人敌进行吓阻。
有百姓为遮掩,多铎相信明军必然不敢再使用虎蹲炮万人敌这样的大杀器,只能枪对枪刀对刀的肉搏。至于百姓会不会通过石桥逃入扬州城中,多铎则完全不担心。
战斗是残酷的,势均力敌的战斗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守军收拾战场重新布置防线准备迎接敌人的再次进攻,而进攻也很快如愿而来。
石桥激战以清军的暂时撤退而告一段落,收拾战场清点m•hetushu•com伤亡,从地上倒伏的尸体来看,双方的伤亡都很大。
李率泰手下绿营兵上前阻止时,发现往日温顺无比的百姓再不听话,仿佛被鬼撵一般狂奔而逃,对面前的刀枪置若罔闻。
护城河和多处河流相连,其水根本就是活水,想完全截断太难。多铎要做的是截断西城这一段的护城河与其他河流的联系,抽干护城河的水,填平壕沟。
就当百姓涌上石桥快要接近胸墙时,郭虎终于得到城上进攻的命令。
“敢有不前者,格杀勿论!”李率泰冷冷的命令道。
眼看着数千百姓渐渐逼近了护城河,后面跟着可恶的绿营兵,石桥后平南军上下都不知所措,都看着郭虎,等待着他的命令。
李奕冷着脸道,挥手让传令兵去传令。
若是当初在高杰手下时,郭虎会毫不犹豫的下令立刻开炮放铳,只不过是一些被敌军挟裹的贱民而已,怎么也不能让他们冲破自己的防和-图-书线。
两架抛石机同时动作,把两颗万人敌再次抛上石桥。
“哄”的一下,数千百姓掉头就逃,石桥上惨境吓得他们魂飞魄散。
平南侯陈越对军纪抓的极严,平南军上下严禁任何扰民的事情发生。当初和郭虎一起投降的高杰属下军官,有好几个因为抢了百姓银两或买东西不给钱这样的小事,或被以军律斩首示众,或者被施以重刑驱逐出扬州。其他人被震骇的再也不敢胡作非为,其中就包括郭虎。
多铎下令,留下老弱孩童在营中,其他青壮男女都被逼前去填壕沟。
如果这样倒好了,明军若是愚蠢到接纳百姓入城,清军正好顺势攻入城中到省的再多费功夫。不过那位平南侯应该不会这么愚蠢。
引水沟渠距离护城河只有不到百步,只需要填塞护城河与运河之间的联系,再把引水渠和护城河挖通,就可以把护城河里的水引走,到时随处都可以攻到城墙之下,没必要死攻hetushu.com石桥。
一旦百姓们踏上石桥,后面跟着的绿营兵就会顺势对桥后己方阵地发起进攻,己方投鼠忌器之下,想守住防线将无比的困难。
“兹事太大,还是应该禀告侯爷的好。”张勋再次道。
在他的强令下,数万百姓青壮男女被逼着开始向扬州城而去。
“给郭虎下令,凡冲击我军阵线者即为敌人,可立行攻杀。”
数千百姓铺天盖地般冲着石桥涌来,守桥将领郭虎骇然变色,他迟疑着到底该不该下令进行攻击。
“营正,再不下令进攻他们就要攻上石桥了!”属下哨正紧张地说道。
无数火点四处飞溅,弹丸飞舞,石桥上仿佛如同人间地狱一般。
“轰轰轰”早就装填好的十门虎蹲炮同时开火,近千枚弹丸向着石桥笼罩过去。
“城下的那可都是我大明的百姓,他们都是受到清军的逼迫才不得不如此啊!”
城上,负责西城防御的总兵李奕沉声令道。
扬州的水网四通八达,m.hetushu•com运河从南向东再向北绕了扬州城半圈,成为扬州东面天然的护城河,又有小秦淮自北向南穿城而过汇入运河。
伤亡了不到千人多铎就下令停止进攻,并不是他害怕伤亡,而是他手中有太多的牌可打,冷静之后发现没必要强攻石桥。
“那些百姓的性命是性命,难道我平南军将士性命就不是性命了?难道扬州城内数十万百姓的性命就不是性命了?”
听了李奕的话语,张勋只能闭口不言,身为镇抚官,他提醒几句是职责所在。内心里自然知道哪轻哪重。
此刻,外出征粮的绿营兵陆续回来,抓捕的百姓已经有数万之多。
战斗也就持续了不到一个时辰,战场上留下了上千条性命,其中绿营兵死伤的人数有六七百,防守方郭虎营也死了近三百人,还不包括城墙上死于八旗兵箭雨下的百十人。
有绿营兵稍微迟疑便被推到在地,然后无数双脚从他身上践踏而过。
随着他的命令,绿营兵们举起www.hetushu.com了刀枪,冲着落在后面迟疑不前的百姓进行砍杀。一连串的惨叫之后,其他百姓被吓得魂飞魄散,一窝蜂的向着石桥冲去,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和后面披着人皮的魔鬼相比,刀山火海也没有那么可怕。
“轰轰轰”数颗万人敌被先后扔到了石桥,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弹片飞舞,火点四溅,一股气浪扑面而来,吓得百姓们再也不敢前行。
看着城头挥舞着代表进攻的赤旗,郭虎狞笑着重重的挥下手中宝剑。
挖渠和填好都由抓捕的百姓进行,就算死伤再多多铎也不心疼。而控制了老弱和孩童在营中,就不怕这些百姓不听话。
而且很多百姓抱着幻想,只要冲过了石桥,就能逃到扬州城中,就能活下来。
可是现在,身处平南军中,郭虎知道那位侯爷的秉性,对待官绅豪商如狼似虎,对待普通百姓却和蔼的很,可以说是爱民如子也不为过。
“这种恶名就不要让侯爷担负了,事后有什么罪责我李奕一力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