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9章 唯一亲人

在另一个时空,陈越是孤儿,从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来到这个世界,有了父亲,也就有了家,心也就有了牵挂有了依托。
一个人再厉害在牛逼,若是没有亲人分享,他做的一切又有何意义?
陈越红着眼睛,冲屋里的侍卫婢女们嘶声道。众人慌忙退出了房间。
“饭桶,一群饭桶。派人去南京去扬州去苏杭,找最好的大夫过来,快去!还有,把芜湖城内所有的人参都买过来!”陈越怒气勃发,嘶声命令道。
床榻上,陈江河脸色蜡黄的躺在那里,身上的铁甲已经卸去,上身的衣服被剪开,赤裸的胸膛上血迹斑斑,一截箭矢露在右胸偏上部。
“出去,你们都先出去,让我和我爹单独待一会儿!”
平南军骑兵的到来,意味着扬州多铎大军溃败是真的,明军援军主力很快就会开到芜湖。李国英汇合了徐恩盛郝效忠之后,没有尝试再攻打芜湖城,而是从城下撤退,退到芜湖城南十里和*图*书长江边扎下营盘,同时派人给阿济格请罪,报告明军援兵到来的消息。
陈江河强撑着剧痛来到城墙垛口,看着外面的局势。城外出现的明军骑兵足有数千之多,从哪里来的这么多军队?难道是阿越带兵杀过来了?
阿济格给的三天时间未到,明军援兵就到来了,攻不下芜湖也是无可奈何,想必阿济格不会怪罪自己等人。
在余枫骑兵营到达芜湖的第三天,平南侯陈越带着十万大军,战船五百艘,水路并进,抵达了芜湖。
徐青田跪倒在陈越面前,头触在地上,痛心疾首的请罪。
芜湖城北门打开,徐勇带着三千多本部军队杀出城去。
“战场之上刀箭无眼,这怪不得你。”陈越摆摆手,嘶声说道。
……
刘能走后,陈越派在陈江河左右的就以徐青田为尊,陈江河身受重伤让徐青田自觉罪孽深重。
“援兵来了!”攻城的绿营兵潮水般退了下去,城外的旷野和*图*书上打着“明”字的骑兵在驰骋纵横。守军看到这种情形,顿时欢腾了起来。
不明白归不明白,陈江河自然知道该把握住机会,彻底击败北城的清军。
由于清兵的围城,这些时日芜湖和南京的通讯早已断绝,陈江河并不知道南京乃至扬州发生的事情。
平南军骑兵营的突然出现使得正忙于攻城的李国英部一片混乱,负责阻拦的参将谢贤率先逃走,三千拦截的绿营兵瞬间崩溃。
受到城外能内的两面夹击,李国英部更加的混乱,再也组织不成防守之势。无奈之下,李国英只好往城西而去,去投靠正在攻打芜湖西城的徐恩盛。
“军医来过没有?怎么说?”陈越盯着徐青田问道。
众人退去,房间内顿时清净了下来。陈越坐在榻上,拉住父亲宽大的手掌,默默的垂泪。
徐青田指着城外的骑兵惊喜地叫道,“老侯爷,让我带兵出城夹击吧!”
喊了半天却没听到陈江河的回答,徐m.hetushu.com青田霍然回头看去,就见陈江河已经陷入了昏迷中。
若是可能的话,陈越宁愿回到以前,过父子在北京时相依为命吃了上顿没下顿那种日子。
看着陈江河蜡黄失去血色的脸庞,陈越的心仿佛碎了。若是能够换取父亲的无恙,他愿意拿现在的一切去换。什么侯爷什么总督,都比不上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溃逃的绿营兵平南军骑兵的驱赶下向着城下本阵而去,又使得攻城的部队混乱了起来。
到底兵力有限,击溃了北城的绿营兵,斩杀数千之后,余枫不在追击,在北城外驻扎了下来,然后入城拜见忠义侯陈江河,却震惊的得到陈江河重伤的消息。
听过传令兵送来的命令,徐勇脸上露出了微笑。忠义侯真是个厚道人,城外清军已经混乱,只要出城内外夹攻轻松就能获胜,这样的立功机会没有交给自己信心,却给了自己这个外人。
看到这种情形,陈越如同一道惊雷在脑海和*图*书中炸响,踉跄着再也迈不动脚步。
到了芜湖之后,忠义侯陈江河对他们这些从九江而来的败兵还算信任,一应粮饷待遇和京营等同。而有了四海商行和盐行的资金支持,芜湖守军的粮饷比他们在左良玉麾下时还要好很多,这让徐勇等人的心也安定了下来。
“是,侯爷。”徐青田连忙退出了房间,立刻安排人前往各地,寻找大夫去了。
“芜湖城外清军七万人之多,你能靠着一个骑兵营击溃其三分之一,已经不错了。城西城南的清军已经有了准备,再想靠骑兵偷袭有些难了。”徐青田劝慰道。
“传令下去,让徐勇带本部出城进攻。”陈江河虚弱的对身边的卫士说道。
“老侯爷,是侯爷派人杀过来了,那是余枫的骑兵营!”
刚一下船,就得到父亲重伤的消息,大惊失色的陈越匆匆交代下去,由王寅代替自己指挥扎营,自己则连忙进入城中。
在九江城的时候,左梦庚投降了满鞑,突然派兵攻入和*图*书九江抓住了督师袁继咸,又派兵攻打投靠监军黄澍军队,猝不及防之下,数个营盘被左梦庚的军队攻破,无奈之下徐勇只得带兵逃出了九江,来到芜湖。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芜湖城中最有名的大夫都请了来,可他们说箭矢插在胸部距离心脏太近,他们都不敢拔出来断箭。现在只能用人参为老侯爷续命。”徐青田泣道。
而现在,这唯一亲人深受重伤躺在那里,陈越的心痛苦的无以复加。
九江城外一场厮杀,徐勇的部队死伤惨重,活着到芜湖的只有三千多人,这让徐勇和李国英等结了仇,现在有打落水狗的机会自然不愿放过。
踉跄着走到病榻之前,陈越缓缓跪了下去,看着重伤不醒的陈江河,两行清泪缓缓从脸颊流下。
“侯爷,都是属下无能,没有保护好老侯爷!”
“早知道我就应该猛追不舍,杀掉李国英那个狗贼!”余枫恨恨的道。
“等到侯爷到来,再和他们算账!”余枫咬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