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0章 阿济格要退兵

八旗兵战力强大,可那是指列阵作战,凭借营中两万八旗,阿济格有把握和数十万明军放对并战而胜之。
李国英退去,帐中只剩下阿济格、谭泰,傅勒赫等八旗将领。
“王爷,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要早下决心啊!”李国英施礼之后,转身退下。
所以,有自己这支大军牵制,陈越根本不敢对付鳌拜和吴三桂。
尚可喜虽然是降将,可却有着王爵在身,阿济格平素对其也和颜悦色。
李国英痛心疾首的道。
“镇国公说的有道理,可是您想过没有?若是八旗兵镇压绿营兵之时,明军若突然来攻,到时又该怎么办?八旗兵虽然勇猛,但毕竟人数太少。”李国英叹道。
“英亲王,各位将军。其实,其实对鳌拜将军和平西王诸位不必太过在意。”就在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智顺王尚可喜说话了。
然而若是陷入营中内乱,内有十多万绿营兵作乱,外有七八万明军精m.hetushu.com锐强攻,八旗兵再勇又能碾成几颗钉?在内外夹击之下也只有败亡一局。
“你先回去吧,让本王好好想想。”阿济格和声对李国英道。
“王爷,其实李国英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眼下绿营兵将叛未叛之时,正是咱们撤退到江对岸的时机。一旦绿营兵配合明军作乱,明军封锁了长江,咱们再想退回就难了!”谭泰叹道。
“是,王爷。眼下明军水军强大无比,我水军和其水战接连失利,根本无法突破芜湖防线,从这一点来说,我军就已经败了。赎末将直言,我军要想打下南京灭了大明,只靠八旗兵是不行的,更多的得依靠熟悉南方、熟悉水战的绿营。可是眼下大半绿营兵受到了明军得蛊惑,和我大清生出了异心。这还如何能继续和明军作战?”
阿济格一拍脑门,关心则乱,是啊,凭鳌拜和吴三桂的兵力,若是撤退的话明军多和-图-书少人才能阻拦住?阻拦追击的人少了会被他们击破,若是陈越敢派出大军追击,自己便可以趁机渡过长江打下芜湖。
“说说吧,咱们现在该如何做?”帐中剩下的都是自家人,阿济格长叹口气,语气很是萧瑟。
“王爷,各位将军,末将说的败局已定是攻打芜湖之仗咱们事实上已经失败了。也许在王爷和各位将军眼中,只要八旗主力尚在,就算不得失败。确实,八旗兵所向无敌,这点末将是打心底赞同。可是眼下不比以前和闯贼作战之时,这南方也不比北方。这些天来各位也看到了,这南方水流密布,更多的是要靠船只靠水战。王爷刚才说鳌拜将军和平西王即将打下南京,恐怕是虚张声势,赎末将直言,他们恐怕连秦淮河都无法突破,更不用说打到南京城下。不知末将说的对与不对?”
在阿济格等人看来,八旗兵才是自己的军队,这些刚投降的绿营不和-图-书过是工具炮灰而已,所以这些天来在和明军大战时,水战陆战折损了绿营兵数万人,阿济格却一点也没在意。
“哼,那又怎样?几十万闯贼都被我八旗兵打的落花流水屁滚尿流,你们这些看见闯贼望风而逃的绿营兵又岂敢和我八旗兵作对?只需要一万八旗,就能把这二十万绿营杀个干干净净!”傅勒赫不屑的道。
吴三桂的汉八旗也就罢了,鳌拜带领的可是一万真满八旗,失去了对大清伤害太大。多铎带领的八旗兵全军覆没,芜湖的八旗兵万万不能再受到损失,否则对大清来说将会是不可忍受之痛!
作为早早投降后金的三顺王之一,尚可喜很受满清朝廷信任,授命带领本部随同阿济格攻伐闯贼。不过身为降将,尚可喜一直奉行谨言慎行的原则,轻易不愿多言。现在大军生死存亡之时,他没法再保持沉默。
“其实该说的末将已经说了,为今之计,唯有先全军退到和_图_书长江西侧,方为稳妥之计。先立于不败之地,再考虑和明军作战。”李国英叹道。
“英亲王,在下以为,鳌拜将军和平西王他们大可不必过虑。他们手中掌握着两万精锐之士,都是能征惯战之精锐,他们若是想退的话,以明军的战斗力根本阻拦不住。和他们相比,身处二十多万怀有异心的绿营兵之中,十里外有十数万明军主力的咱们才是最危险的。英亲王您可以派人给鳌拜送信,命其不必返回芜湖,而是绕道向池州向长江上游转移。只要我军安全渡过长江到达对岸,有我军的牵制,芜湖的明军根本没有功夫堵截他们,他们安然返回江北不是问题。”
谭泰也罢,阿济格也好,谁都不敢对鳌拜大军轻言放弃。
“李总兵继续说。”阿济格挥手制止了次子傅勒赫,对李国英和颜悦色的道。
在场的都是久经沙场的宿将,对李国英描述的现象都能够想象。而现在八旗兵全部都在长江东http://www.hetushu.com南侧,一旦失败,等待全军的恐怕是全军覆没。
退过长江,也就意味着大军安全,可也意味着此次伐明彻底失败,这一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你继续说!”阿济格脸色难看的道,南方行军打仗确实和北方不同。
八旗兵在,局势就可为,对李国英的说法很多人不以为然。
“可是鳌拜和吴三桂两万大军尚且未归,咱们若是退兵,将置他们于何地?”傅勒赫不满的道。于是谭泰不说话了。
李国英说着看向了阿济格,却见到阿济格一脸的铁青。事实上,数日前鳌拜就送回了军报,言说大军进入应天府受阻,在明水军的阻拦下迟迟无法渡过秦淮河……
“哦?不知智顺王有何见解?”阿济格微笑着向尚可喜问道。
“好,给李国英传话,命其准备船只,咱们今日就渡江!”想通之后,阿济格断然下令道。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敢再做犹豫,一旦绿营兵作乱明军趁机来攻,再想走可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