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3章 倾覆

船上负责操舟的绿营水手已经被斩杀殆尽,只有少数跳江逃走。
而悲哀的是先前为了给八旗兵腾地方,谭泰下令命令绿营兵离开栈桥去江岸上防守。
想坑掉两万八旗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正规作战,哪怕是偷袭,别说李国英属下这四万余绿营,就算是二十余万绿营兵加起来也未必是八旗兵的对手,多半会被八旗兵揍的落花流水。
别说绿营兵了,就算陈越属下的平南军,也不愿放弃城防营寨堡垒,和八旗兵正面作战。
说是生于白山黑水之间靠渔猎为生,真正靠渔猎为生的是指的生活在黑龙江流域的野女真,而船上的八旗兵大部分都是不会水的。虽然他们一个个战力惊人,可在船上却全无用武之处。
“所有人列阵,杀光这帮南蛮!”谭泰愤怒的吼叫惊醒着正在震惊的观看江中船队的八旗兵。
“阴谋,都是阴谋!”阿济格喃喃地说道。明军水军来的如此之快,说明李国英早就和明军私通http://m•hetushu•com,为其通风报信。
一万五千八旗葬身大江之中,李国英营地里的谭泰部五千八旗也绝对难以幸存。想想覆灭的多铎十万大军中四万八旗,再加上即将覆灭的自己这两万人。大清最精锐能战的八旗精锐折损过半,别说灭掉大明一统天下,能不能守住北方都是未知之数。
“啾啾啾”无数的火箭射来,落在了八旗兵所处的栈桥之上,落在水营营寨木板上,迅速燃起了烈焰。
不过现在,没人看轻视八旗兵,李国英同样不敢。
阿济格战船数十步之外,江面涌动,一个人头从江水中钻出,正是跳船而逃的李国英。
先后不到一炷香时间,一百多艘战船先后漏水,大量的江水涌入了船舱,船只纷纷开始倾斜,战船上的八旗兵们一个个惊恐的大呼小叫,却无可奈何。
想到这里,阿济格狠狠的用力一勒,一股鲜血飚起,尸体重重的跌落江中,被江水一冲瞬间消失www.hetushu.com无踪。
趁着夜里,李国英命令心腹亲兵,在每艘战船水位线以上位置撬下一大块船板,然后给撬下的船板涂上胶再装上去,然后进行修整,修整到从外面看不出任何的差别。
整个水营包括栈桥都是木头搭建,辅以芦苇蒲席等等,全都是易燃之物,而看火焰蔓延之快,很多地方分明事先浸透了火油。
而自己和多铎将是大清最大的罪臣!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现在。这件事李国英带着心腹家丁去做,事情做的非常之机密,就连此刻船上负责操舟的绿营水手都不得而闻。
空船之时,这块船板位于江面之上,但是等到装满了八旗兵人马之后,战船吃重船板便降到了江面之下,胶见水溶解,用不了半个时辰便会脱落,船板脱落江水便会涌入船舱。这便是方名夏和李国英商议的坑害八旗兵的计策。
船舱里八旗兵正在拼命想堵住缺口,但却苦无工具可用。
五千八旗迅速地开始整理队www.hetushu•com列,所有人都知道中了奸计,自己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而江岸上,在李国雄的命令下,绿营兵弓箭手张弓搭箭,把一支又一支的火箭射到栈桥之上。
想到这里,一股甜意涌到阿济格喉头,他忍不住张开嘴来,殷红的鲜血狂喷而出!
阿济格站立船头,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江面,再看看逐渐驶近的明军船队,“嘡啷”一声拔出了腰刀,横在了脖颈之上。
大量的江水涌入船舱,船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倾覆,看着还有足足两里多的对岸,阿济格眼中已经满是绝望。
八旗满万不可敌,这并非只是虚言。当大明九边精锐尽皆亡于八旗之手,当最后的精锐关宁军在吴三桂带领下投降之后,大明几乎已经没有能和八旗兵力敌之军队。
所幸,八旗兵战力虽强,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不擅水战,不习水性。所以和明军水战必须依靠绿营,就连操舟渡江和不得不依赖李国英。这就给了李国英下手的机http://m.hetushu.com会。
“王爷!”一旁的亲卫戈什哈大惊,踉踉跄跄的要过来扶他时,却被阿济格一把攘到了一边。
“这到底怎么回事?”谭泰震怒的转身吼道,却发现一直呆在他身边的绿营副将李国雄已经不见了踪影。
战船已经大半沉入江中,无数的八旗落水水中惊慌的呼叫随着江水浮沉。
在李国英的帮助下方名夏派出使者勾连绿营兵将领,在阿济格聚将之前给这些绿营将领报信说阿济格要杀他们,弄得整个绿营兵大营人心惶惶,弄得阿济格有四面楚歌之势,不得不仓皇决定退到江北。
江东岸李国英营地,看着江心处倾覆的一艘又一艘战船,谭泰震骇的无以复加。
我阿济格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让明狗活捉让大清朝廷蒙羞!
看着逐渐倾覆的阿济格船队,李国英冷冷一笑,翻身向着自己的水营方向游去。自小生在南方水乡的李国英,水性好的很。
而此时的八旗刚刚入关席卷了整个北方,正是战力最强的顶峰。当然在另一个时空和*图*书,占据了花花世界之后,八旗兵便迅速的腐化变质,战力急剧下降,后来不得不依靠绿营兵攻城略地,这是另外的事了。
亲卫戈什哈们正在用刀枪拼命的敲着船板,希望能撬下来用以逃生,可仓促间哪里能够撬的出。
水火之威非肉体能够抵挡,深陷陷阱哪怕是英勇无敌如八旗兵,此刻一个个也尽皆惊惶失措。江中船队倾覆给他们无比的震撼,身处火海之中使得他们最后一点士气也消亡殆尽。
无数的八旗兵哭喊着,躲避着燃烧的火焰,很多衣服被火焰点燃的八旗兵则纵身跃入了江水之中。
“王爷快看!”有亲卫戈什哈惊恐的指着北方,阿济格抬头看去,就见无数的帆船正从下游逆流而上,桅杆上硕大的“明”字随风飘荡。船未靠近,“砰砰”的火炮声已经响起,而东岸的绿营兵水营却一片沉默,并未有一艘绿营战船出航迎敌。
谭泰声嘶力竭的吼叫着,却发现原本训练有素的八旗兵此刻却一个个如同无头的苍蝇,肯听从他命令的没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