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5章 无题

带进平南军大营的手下全部被分离,李国英被单独关入牢房,看守的士兵完全不理会他,对李国英来说每时每刻都是煎熬。心理的落差使得他惊怒不已,然而咆哮带来的只是看守士兵的殴打。
……
“震荡?谁敢乱动立刻发兵剿杀,一群反复无常之辈,留着何用!”陈越淡然道。
“算了,让他去吧!”陈越摆摆手,不以为意道。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前一刻还是大清的忠臣,下一刻就把阿济格两万八旗弄进深渊陷阱,李国英此人反复无常阴狠毒辣,留着对大明也未必是福,杀了说不定倒除去一个祸害。不过人家到底立下了功劳,事情要是传扬出去陈越有嫉贤妒能擅杀功臣之嫌,不得不慎重。
“是,侯爷。”一旁的何禄连忙答应下来。
看着李国英鼻青脸肿的样子,方名夏心中的怒火再次升腾起来。
我当初要是告诉你你还会听我的吗?方名夏心中暗暗道,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出来。hetushu•com
自以为立下了惊世之功,高高兴兴的拿着谭泰的人头来平南军大营领赏,谁知道还未见到陈越就被人抓了起来,如同从云端落入深渊,这让李国英惊恐莫名。
“侯爷,既然李国英已经抓了,那就得把他罪名钉死,他日朝廷过问时,咱们也有话说。”王寅想了想,对陈越道。
李国英部刚刚和谭泰部八旗兵一场血战,损失惨重,首领又都不在,面临朝廷的军队根本无力反抗。而对普通绿营兵来说,既然选择了投降朝廷重做明军,上面派人下来是应有之意,谁当首领根本无所谓。
“啊!”李国英松开了方名夏的胳膊踉跄后退,想起了当初攻打芜湖时,自己下令集中强弓手齐射芜湖城头那个勇猛无敌的明军将领来。原来他就是陈江河,就是陈越的父亲。
“何禄,这件事就交由你办了,我会让敌情司严密配合。”陈越想了想,觉得王寅说的有道理。
方名夏和图书怒气冲冲出了大帐,却并未直接离开大营,而是去见被关押的李国英。他有着东厂的身份,代表着朝廷。看押李国英的军官连忙派人去向陈越禀告。
“啊!!”王寅震惊了,“侯爷您,你怎么没和我商量一下啊。”
“好啊,好得很,平南侯,你如此跋扈,我就不信朝廷会容忍你,他日你必然没有好下场!”方名夏气急而笑,抛下一句之后掉头就走。
“侯爷,这人如此竟然诅咒您,我带人弄死他算了!”侍立一旁的陈岩怒道。
“让他见!”陈越不以为意。一个方名夏还不放在他的眼里。
营中李国英的心腹家丁都心有不甘,可是李国英和副将李国雄都高高兴兴的去平南军大营领赏去了,面对拿着平南侯将令的李成栋和数千精锐的平南军,他们即使不甘也无可奈何。
“平南侯,李国英犯了何罪,你竟然下令抓捕他?”方名夏冲着陈越厉声质问道。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个事,不过http://www•hetushu•com李总兵你放心,我马上就会返回南京,去朝廷为你喊冤。我就不信陈越他能只手遮天,你放心,有厂督韩公公在,必然不会让陈越无法无天,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方名夏拍着胸脯保证道。
陈越摆摆手,命卫兵退出大帐,然后平静的看着方名夏,“方名夏,你可知道擅闯中军大帐该当何罪?”
“方先生,救我啊!”见到方名夏,李国英凄惨的呼救道。
在抓住李国英的同时,陈越命令李成栋带着一支军队开入李国英的营地,整编其军。
此次芜湖大战,之所以能全歼阿济格两万八旗兵,李国英功劳最大。或者说这两万八旗兵都是坑在李国英手中,平南军最后不过是派了水营到江面收拾战场,歼灭侥幸未死的八旗兵。
“什么罪还不是你平南侯说了算吗?即使没罪即便是立下了泼天之功,还不是被你下令抓捕。在下既然来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平南侯,你坑害有功之臣和*图*书,嫉贤妒能,就不怕朝廷震怒,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方名夏怒气冲冲道。
抓李国英是因为要为父亲报仇,杀方名夏则完全没有道理,陈越不会做这等没底线的事情。
“方先生,这一切到底为什么啊?”等方名夏被获准进入牢房之后,李国英拉着方名夏的胳膊急促的问道,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抓。
就在此时,方名夏怒气冲冲的冲入了大帐之中,后面跟着阻拦不住的几个卫兵。
可是现在,最大的功臣却被抓捕,陈越此事做的着实有些不地道。这让其他投降的绿营兵将领怎么想,这让朝廷又怎么想?
这个时候,方名夏也不愿再隐瞒,把原因直接说了出来。从陈越大帐出来后,方名夏稍微冷静下来,意识到陈越抓李国英的真正原因,不只是吞没功劳那么简单。而这一点方名夏早就知道,当初出于某种原因当初并未告诉李国英陈江河重伤的消息。
此次大战歼灭八旗兵,是方名夏和李国英一手策和*图*书划,陈越此举分明有抢夺功劳之嫌疑,也难怪方名夏如此愤怒。
平南军大营,一场大战结束,整个营地喜气洋洋忙忙碌碌,大帐中,陈越和王寅等平南军中枢众人不停的讨论着,讨论着接下来的局势和下一步的动作。
不过想一想,陈江河重伤弥留之际,而害死陈江河的就是李国英,陈越之举也有情可原。
“侯爷啊,这么做会不会引发绿营兵震荡,要慎重啊!”王寅试着劝道。
“你还记得先前和郝效忠等人带兵攻打芜湖吗?守芜湖的将领是忠义侯陈江河,他在守城中受到重伤,好像快要死了。而陈江河是陈越的父亲!”
“我让人抓了李国英一伙儿。”陈越淡淡道。
王寅看了看怒气冲冲的方名夏,又看了看一脸难看的陈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侯爷,这是怎么回事?”
“方先生,你害了我啊!”这一刻,李国英手足冰冷,若是早知道自己射伤了陈越的父亲陈江河,自己又如何会再做出反清归明的决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