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6章 难写的报捷文书

李国英的心腹家丁已经全部被秘密处决,只留下了李国英一人,陈江河死亡之时,就是杀李国英报仇之时。
阿济格八旗兵被全歼,吕泰带领水营正在试图打捞沉船寻找阿济格的尸体等战利品。八旗兵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不会水,也有些八旗拉着战马的尾巴在江面上漂浮,试图逃生,吕泰水营的任务就是彻底剿灭所有八旗兵。
正是因为知道陈越的性格,王寅等人并未多劝,而是尽可能的为此事善后。
抓捕一个李国英并没有引起多大动荡,事实上李国英的功劳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为了保密,坑害八旗的事情只有李国英手下少数心腹家丁知道,而这些人现在全部控制在平南军手中。
而李国英在绿营将领中人缘现在很差,杀掉郝效忠徐恩泰吞并他们的军队,这种举动使得其他绿营将领对李国英早就心生不满很是警惕。但是因为李国英一心舔着阿济格的腚沟子被阿济格视作心腹,和图书绿营诸将对他也无可奈何。现在老天有言,平南侯一眼就识破了李国英的本质,把他抓了起来,这让很多绿营将领弹冠相庆鼓掌叫好。
方名夏见过李国英之后,来到了郑森的营地,请郑森派船派兵护送自己去南京。芜湖这里陈越只手遮天,方名夏害怕自己遭到陈越的暗算。对方名夏这点要求,郑森自然不会拒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二人现在是同盟的关系,郑森还指望通过方名夏使得郑家军获得更高的地位。
拉拢一部分将领,排斥调离不识相的,很短的时间内陈越就把这二十万绿营兵掌握在手中,常登张应祥等纷纷对陈越宣誓效忠。
平南军成军以来,虽然强行查抄勋贵,抓捕盐商,这些事情也都不算太过光明磊落,可是所有事情都是为了百姓为了朝廷,所有事情都无愧于心。如今李国英之事,却完全是陈越为了私仇,说到底有些亏心。
对此和-图-书,王寅等人确实有些作难。
“就说满鞑八旗兵不习水性不擅操舟,突闻我水师攻来惊慌失措,其许多船只竟然自相碰撞,倾覆无数,我水师趁机杀来,万炮齐鸣,全歼其军……”
陈越此举无疑给了他攻击陈越极大的把柄,也会使得崇祯起了猜忌之心,只要朝廷众臣配合,即便不能扳倒陈越,也会在崇祯心中留下深深的猜忌,长久下去,方名夏不信陈越不倒。
此仗的经过波诡云谲,真正的内相只有方名夏和李国英知晓,而李国英被抓,方名夏回了南京。当然阿济格船队倾覆之事方名夏先前已经对陈越禀告过。当问题是能按照事实的经过来写吗?
“陈越,你滥杀功臣,抢夺功劳,竟然做出如此跋扈的事情,真是不知死活啊!”方名夏站立船头,冷笑不已。
不过现在,对于该如何写报捷的文书,王寅等人做了难。
可众人也都知道陈江河对陈越的意义,为父报仇天和_图_书经地义,这个时候没人敢也没人愿意忤逆陈越。
什么理智,什么大局,什么名声,统统比不上病榻之上的父亲。
而抹杀了李国英的功劳,不地道不说又该如何描述此次大战?
王寅寻思了一会儿,如是描述阿济格船队之事。虽然方名夏和其许多手下还活着,虽然战斗的真相遮掩不住,不过平南军到底得给朝廷一个此战的说法。抢夺功劳的事情以陈越的性格做不出来,也没有必要,因为平南军立下的功劳够大的了。那就笼统的描述一下吧。
江岸上,绿营兵在平南军的命令下离开了营地,进行调防,他们将会被统一整编。
“事实如何就如何写,我陈越不做亏心之事。李国英的功劳该写上就给他写上,我抓他杀他就是为父报仇!”陈越淡淡的道。
若是连杀父之仇都能放过,陈越还不知道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若是真的按照事实禀告朝廷,那抓捕李国英也就站不住脚。李m•hetushu.com国英虽然伤了陈江河,却是歼灭了两万八旗兵的最大功臣,这么大的功劳足以抵住所有的罪过。凭此功劳朝廷不仅不会追究李国英的罪过,还会重重封赏于他。
而那些和八旗兵走得近,私下里也没有选择向平南军投书请降的将领,则被和其军队调离,其部下被统统改编。陈越委任早早投降的徐勇为总兵,和常登、张应祥等人瓜分其军队。
而常登、张应祥、卢光祖等最先选择向平南军投诚的将领受到了优待,陈越让他们还是各领本部,并许诺会向朝廷表述他们的功劳。
不过陈越却并没有多少高兴,因为陈江河已经快要到了弥留之际。断箭就插在胸部距离心脏太近,就连从南京寻找来的名医也没人敢拔出箭矢,仅靠着人参吊命又能撑多久。现在陈江河已经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处在昏迷中。
白天在营帐处理军务,夜晚陈越都会来到陈江河榻前,守着自己的父亲垂泪。
然而写好的报捷文书送和_图_书到陈越面前请其过目签字用印之时,却被陈越一下子推翻了。
……
这个世界上陈越就剩下这样一个亲人,父子之间的感情无可替代,这也是陈越全然不顾下令抓捕李国英的原因。
至于战斗的真相,李国英及其手下被抓被杀,仅凭方名夏一张嘴说出了又能如何?以陈越的功劳和实力地位,即便皇帝和朝廷相信了方名夏的话,难道还能为李国英这等反复无常之人出头而斥责处罚陈越不成?
对于阿济格逃跑的船队突然在江中倾覆,绿营将领们并不知道原因,自然也不会想到李国英做的,所以什么兔死狐悲之类的情绪并没有多少。
最后还是不了了之罢了,对这点王寅还是非常自信的。因为李国英和陈越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一个是反复无常曾经背叛大明的降将,一个是千里救君王、削叛乱、歼灭满鞑、扶保大明的第一功臣,该相信谁该如何处置朝廷自然会有杆秤。
若是不能快意恩仇,人生还有何乐趣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