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3章 各方心思

曾经科场的失意使得顾君恩对大明非常的绝望,在投靠大顺的读书人中间,顾君恩是铁杆的反明者,一推翻大明为毕生的意愿。陈越和朝廷的矛盾使他终于看到了一个从内部搅乱大明的机会。
“观今日平南侯之所为,已经和朝廷决裂,势必为朝廷所不容,若平南侯愿意自立,郝将军属下十万顺军愿意拥护平南侯,奉平南侯为主。”
和陈越交往这么长时间,王寅自然了解陈越的心理,跋扈是有的,却没有过称王称霸这样的心思。陈越所求也只是能够驱逐满鞑,恢复大明江山,正因为志同道合,王寅才甘心为陈越所驱策。
眼下陈越正为父守丧,不是好的劝说时机,顾君恩便请刘能引荐王寅。通过了解,顾君恩知道王寅现在是芜湖方面陈越之下第一人,也是陈越的心腹。若是能够劝动王寅,再劝陈越就有了把握。
竟然是来劝平南军反叛朝廷,王寅心里巨震,不由得上下打量着顾君恩。www.hetushu.com
……
“你到底什么意思?”王寅凝神看着顾君恩,长身如玉,丰神俊朗,哪里是穷凶极恶的叛贼,更像是温润如玉的书生。可是王寅知道,顾君恩可是闯贼中有名的谋士,当年李自成很多项举措都出自他的手。
王寅冷冷的看着顾君恩,顾君恩神色却淡然自若。聪明人都知道对方的心思,却也不需要多言。
“不管如何,以后侯爷不会再回这扬州了,咱们得未雨绸缪,早做打算。这扬州的家当太多了。”
“那顾君恩怎么处理?”内室之中,陈岩把王寅和顾君恩之间的对话向陈越禀告了,在平南军内部,一举一动都在内卫的监控之下。
“没其他意思,就是看到平南侯拒接圣旨殴打传旨使者,让在下心生疑惑,想知道平南侯下一步的打算。这关系到我军下一步的决定。”顾君恩淡然道。
“这就不需要你考虑了,平南侯和陛下之间的感情不是和*图*书你能想象的。”王寅淡然道。
而这顾君恩的目的及其阴险,看似向陈越表着忠心,其实却是在鼓动平南军暴动使得天下大乱,从而给闯贼趁乱再起的机会。
顾君恩真的呆住了,他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
顾君恩,这就是一个祸乱之源,可却是郝摇旗派来的人,杀了不行,放了又恐蛊惑顺军继续作乱。
陈江河的去世的讣告已经发给了朝廷,接下来的时间平南军就驻扎在芜湖修整。虽然还有鳌拜吴三桂部两万八旗军在江南流窜,陈越已经兴不起去管的心思。
“接纳郝摇旗之事侯爷很快就会上报朝廷,具体措施要由朝廷决定。”王寅以为顾君恩是为了郝摇旗而来,随口道。
“我想问问横山公,平南侯欲自立否?”顾君恩淡然一笑,把自己的问题直接抛出。
扬州,芜湖大胜陈江河逝世的消息先后传来,使得总督府留守诸人大喜之后忧心忡忡。
……
华夏大地上,岂容鞑虏横http://m.hetushu.com行,这也是王寅当初以一介举人身份悍然加入西山军的原因。当时在王寅眼里,驱逐满鞑拯救华夏者,非陈越莫属。
方名夏失魂落魄的走了。
郝摇旗带军打下九江之后,刘能向郝摇旗辞行,提出了带顾君恩去见平南侯的要求。地位高了忧虑就多,郝摇旗也担心顾君恩会引高皇后等顺军主力前来捣乱,便顺水推舟答应了下来,给了顾君恩一个和平南军接洽商议投明的任务。于是顾君恩便来到了芜湖。
“横山公,眼下这种情况,朝廷能容的了平南侯?若是平南侯不反,恐怕他日会得到及其可悲的下场。你得为平南侯,为平南军这十数万将士考虑啊。”顾君恩急切得劝道,他不相信这一切平南军上下看不出来。
“你是说?”钱枫林瞪起了眼睛,“不,侯爷不会那么做的。”
陈越想了想,吩咐道,“就把留在咱们军中,严密监视不让其乱动,也不让他逃走。”
眼下平南军势http://m•hetushu•com大,大明最精锐的部队悉数掌握在陈越手中,若是悍然举事攻下南京取代大明没有多大问题,王寅心中也隐约有过这种想法,却不敢多想,因为那样意味着大乱将起,意味着生灵涂炭,意味着给了满鞑苟延残喘之机。
单明磊想一想,也觉得陈越不可能趁着父亲死后叛乱,不过眼下不自立不代表以后不会,他相信以崇祯皇帝和朝廷的秉性,总有把陈越逼反的那天。所以现在就得未雨绸缪,为以后做准备。
“忠义侯薨了,听闻侯爷意气用事,违抗圣旨殴打使者、擅杀李国英,势必会引起皇帝的暴怒。”钱枫林对单明磊叹道。
“忠义侯弥留之时,要平南侯一定要做大明的忠臣,平南侯发誓答应。平南侯至纯至孝,所以,你说的什么自立绝对不会发生。”
……
过了良久,王寅淡淡道:“忠义侯弥留之时,曾对平南侯有过遗言,你想听听吗?”
只要陈越做的不过分,崇祯根本不可能作出杀功臣得勾当,http://m.hetushu.com更何况还有坤兴公主为缓冲。等将来陈越娶了坤兴公主,和崇祯皇帝就是一家人。对陈越的未来,王寅丝毫不担心。
“钱兄,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一个天赐良机吗?”单明磊却没有那么多的忧虑,而是跃跃欲试道。
顾君恩冷眼看着这一切,一个跋扈之极的军阀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深感此行不虚。
“横山公,我家郝将军是看在和平南侯交情上,才出兵攻伐九江策应芜湖,可不是为了什么朝廷!”顾君恩不屑的道。
“愿闻其详!”
“你军,你们不是要归顺朝廷吗,难道还想反复不成?你到底想说什么?”王寅冷冷问道。
久在官场的王寅深知,陈越战功卓著声望极高,却也得罪的人太多。这天下是朱家的天下,更是士绅们的天下,天下大半的士绅都是痛恨陈越,根本没有收复天下的可能。
现在,他只想好好的把父亲安葬送走。可是陈江河毕竟是朝廷的侯爵,一切丧事得按照朝廷的礼仪决定,这也关系着陈江河死后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