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8章 陈越言志(上)

“横山公现在是杭州的最高长官,本公在此守孝三年,以后还需要横山公多多关照啊。”陈越笑道。
“刚来杭州的几日,有很多本地乡绅前来拜访,一个姓沈的乡绅送了一些茶叶来,据说是真正的西湖明前龙井,产自西湖边狮峰山顶,总共十八棵茶树,据说每年才产十来斤茶叶。水是玉皇山上的泉水,水质还算不错,横山公不妨尝尝。”
林福成本是晋商出身,却不像范家那样和满鞑做生意做卖国的事情,崇祯七年时满鞑破关入侵抢掠山西,林家全家惨遭屠戮,十五六岁的他被掠到关外为奴隶,在满鞑那里一呆就是四年却从未忘记家国之仇,崇祯十一年,满鞑再次破关而入,林福成作为一个白甲兵包衣仆从跟着进入了关内,却在一次战役中假装战死,借以脱离了满鞑队列逃归大明,流浪在京畿一带,然后加入了当时的西山军。
有人帮忙,活自然干得很快,不到十天的时间,盖伦船模型所需零和*图*书件全部制齐。接下来的事情只能由陈越自己亲自动手了,不过陈越也没让这两个木匠走,而是让他们站在旁边,看自己如何制作船模,陈越打算培养出一些合格的造船工匠来,毕竟以后船舶的数量会越来越多,舟山必须要自己开设船场。船模虽不是实际的帆船,却也是按照比例缩小而成,有了船模的制作经验,一个合格的船匠自然会以此造出帆船来。
“齐国公休要说笑。”王寅摇了摇头,问道,“不知齐国公以后有何打算,需要我做些什么?”
泥炭炉炭火通红,铜壶里水滚的沸腾了起来,陈越亲自动手,为王寅冲泡出一杯茶水。王寅低头看去,就见茶色翠绿,汤色嫩绿明亮,闻一闻香气扑鼻,轻轻的抿了一小口,滚烫的茶水在口腔里转了两圈,顿觉滋味鲜醇爽口。
……
了解陈越的性格,不相信陈越会甘于寂寞老实守孝三年什么都不干,要不然也不会想方设法让和_图_书自己来到杭州当这个浙江巡抚,王寅这才有此一问,他想知道陈越下一步的打算。
为了解决舟山岛上物质匮乏,更为了以后的发展,来到杭州没多久,陈越便下令在杭州开设商号,名曰“齐云商行”,大掌柜由林福成担任。
王寅看着脚下的江水,但见江水粼粼,对岸江岸山林模糊,迟疑道:“怕不有四五里宽吧。”
“横山公知道此处江水又多宽吗?”陈越问道。
不远处钱塘江惊涛拍岸,玉皇山下的草庐却格外清净,依山临江,远离杭州城,这里基本上就没人打扰,守孝期间也没有太多的俗事烦心,陈越仿佛又回到了前世的蜗居,进入了忘我的工作状态,这在往日根本不可想象。
陈越对茶道所知甚少,根本无法和王寅这样的士大夫相比,闲聊了几句,便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陈越点点头:“此处宽度约有四里,越往东宽度越宽,到海宁宽度达十多里,到了海盐县宽度足有二百和*图*书里之多,是为杭州湾。然而波澜壮阔的杭州湾也算不得的什么,从杭州往东,越过琉球国,便是浩瀚无际的大洋,其面积足能装下十多个大明,越过浩瀚的大洋往东四万里,更是有一片大陆名曰美洲,其面积足有四个大明那么大。我大明虽然自居天朝上国,却不过是占据世界一隅之地,在大明之外更有无数的国土无数国家民族,而现在整个世界正进入大航海世代,西夷人越过浩瀚的大洋已经到达了美洲,正在哪里圈占土地掠夺财富。而西夷荷兰人和佛朗机人更是越过了浩瀚的大洋来到了大明,妄图染指我大明国土。现在正处在天下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可是我大明人却没有人能够睁眼看看这个世界,若是任由发展下去,也许过不了百年,我大明便会落后于西方世界。”
陈越并未直接作答,而是推开茶盏站起身来,示意王寅跟自己来。
“闲来无事,又不想读书,看着钱塘江上舟楫往来如梭,和图书便试着想自己动手做出一条海船来,具体的海船太大耗材太多,只能做这样一个模型来。”
王寅终于到了杭州上任,和前任浙江巡抚张秉贞交接政务之后,应付过城内士绅官员的宴请之后,便来拜见陈越。
商家出身,从小就受经商的训练,林福成足以胜任这个掌柜之职。
陈越写下采购清单之后,林福成很快就按照清单把一应物品采购完毕,亲自送到江边草庐。杭州之繁华还要在南京之上,各种物品一应俱全,采买起来非常方便。
王寅出自西山军,身上早已打上深深的齐国公烙印,再加上视陈越为大明未来之希望,虽然不像钱枫林单明磊那样对陈越宣誓效忠,却也早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自家人。不过陈越却也没有对王寅说起过自己经略海外的打算,毕竟王寅身上还有着朝廷的官职,陈越也害怕事情泄露出去。
“好茶,不愧是上等的西湖龙井!”王寅竖指赞道。
各种物质采购齐全之后,陈越便开http://www.hetushu.com始了制作船模,锯、刨、钉,草庐内整日传出叮当的声音,仿佛一个木匠作坊。这年头没有自动工具,连符合尺寸的光滑木板都买不到现成的,都得现场制作加工。
陈越微笑着解释了几句,在水盆之中洗过手脸,请王寅在隔壁的会客厅就坐,亲自动手为王寅沏茶。
草庐外不远便是钱塘江,站在一块岩石上,看着浩浩荡荡的大江滚滚东下,江心里舟楫往来船帆如云,其中不乏出海远航的海船。
不过军械司有很多木匠,两个二十来岁的年轻木匠被派到了草庐帮着陈越干活,能在军械司当木匠的本领自然不俗,而这两个木匠都出自清江船场,都有着熟练的造船经验。陈越把自己的要求说出之后,具体的活计就全由他们去干。零件加工这样的事情陈越不需要亲自动手。
“齐国公真是好清闲啊!”看着草庐内外堆放的木头木板,散落的到处都是碎木屑,再看看桌案上摆放着的即将成型的帆船模型,王寅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