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5章 给谁卖命都一样

若不能反抗强暴,那就尽情的享受吧,也算是人生中不同的体验。
“傅大哥,您是说不是齐国公,而是皇帝陛下?”一旁的司马南震惊地说道。若是出自皇帝的旨意,那就完全不同了,这些豪绅虽然势大谁敢和皇帝对着干!
虽然抓捕他们的是官军并非海盗,可很多时候官匪没有太多的区别。
听闻傅春已经变成了齐国公的属下,这些人很震惊,相比傅春海上的资历,他们只能算作晚辈。
司马南也连连答应,他的心思要更多一些,仔细品味傅春的话之后隐约明白了什么。也许齐国公根本就没打算拿自己这些人怎样,只是想着自己为他效力。
顾君恩知道全盛时期的顺军尚且落到如此境地,实在是非人力所能挽回,而他也没有选择,便是陈越不把他弄到舟山,最后的下场不是和顺军一起灭亡,便只有归隐一途,因为大明朝廷和官场绝对容不下他这个异类。
所有商船的船东以及亲信都被监禁看押和_图_书了起来,对这些普通的船员陈越却没有为难他们。因为他需要这些人为自己效力。这么多海船要开到倭国贸易,舟山自然没有这么多有经验的人手,别说人手,便是能识航线的火长都找不到几个。
商船被舟山军俘获,连船带船员都被弄到了舟山岛,所有人心中都忐忑着。
“傅大哥,齐国公固然英武,可一下子动了这么多的海商,恐怕这浙东沿海要发起天翻地覆的震荡了。”
“可是傅大哥您知道,我们这些人不过是替人卖命赚些辛苦钱,这一切和我们无关啊。”郭林峰语带哀求道,他生怕自己受到牵连,傅春现在为齐国公做事,应该能替自己说说话。
也许是这些豪绅大族闹得太不像话,走私的太过分,皇帝才派齐国公过来收拾他们吧。郭林峰和司马南互相看了一眼,心中恍然。
从一落魄报复不得施展的士人,到得到李自成赏识随便出个主意便能影响天下格局,在新生政权http://www.hetushu.com中得据要职,便是宣麻拜相宰执天下也不是奢望。
更何况商船上并非都是他们这些走海的汉子,每一艘商船背后都有有实力的东家,多半都是各府豪绅大族。他们这些人不过是给人卖命罢了。
顾君恩没有选择,自从他被带到舟山开始,他就知道没有机会回归顺军之中。不是他对顺军有多么的忠诚,而是在顺军这几年是他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候。
傅春的话让司马南的想法顿时确定了,也许没有什么皇帝和朝廷的事情,这一切都是齐国公个人的行为。不过那又如何呢?只有自己能挣到银钱,给谁卖命没什么两样。
所以,对重用他的李自成顾君恩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所以当牛金星见势不妙私自逃走,宋献策被俘投降之后,唯有顾君恩还在竭力想挽回局面。
“这么多的商船货物,总不能留在舟山,正好季风起,运往倭国也能卖上一笔银子,为朝廷增加收入。眼下朝http://www•hetushu•com廷正式多事之秋,很快就会发兵北伐直捣黄龙,前线的将士需要武器粮饷。若是你们能够帮着齐国公把这些货物运到倭国,便算是戴罪立功,以往的过错既往不咎不说,说不定齐国公还会为你们谋个一官半职,也算是光宗耀祖。”
可是,大厦已倾非人力所能挽回,失去了信任他的首领李自成,在顺军当中已经没多少人愿听他的。比如郝摇旗这个原本顺军中的偏将,因害怕他夺权影响对手下军队的掌控,忙不迭的把他送给了齐国公陈越。
傅春却只是微笑,不再多说了。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是遮遮掩掩欲言又止别人反而会相信,越是拼命解释别人越会起疑心,而以陈越的身份地位,犯得上给这些贫贱的船员们解释吗?
在傅春的建议下,陈越决定把这些船员全部都留下来,替自己驾船。被抓来的船员中,竟有不少是傅春的熟人,比如郭林峰便和傅春相识,并且相识多年,比如司马南,当和*图*书初在颜思齐属下时只是一个洗甲板的船员,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往来于大明倭国之间的船长……
郭林峰苦笑道,齐国公的威名他们这些海上的好汉也都隐隐知道,毕竟是击退满鞑保住大明的英雄。可是海上毕竟不是陆上,你陆地上作战再英勇,到了海上也未必玩得转。
“齐国公想要我们做什么?”司马南从傅春话里听出了许多信息来,忍不住问道。
顾君恩没有怨恨郝摇旗,也没怨恨陈越,人生在世太多的无奈,没什么好抱怨的。
“傅大哥放心,咱们本就打算前往倭国,既然齐国公用得上咱们,当然没有二话。”郭林峰顿时放下心来,拍着胸脯保证道。至于傅春口里说的一官半职,他根本就没有指望,就自己这些人的身份还想当官?做梦吧!
“只是弟兄们走海也都是迫不得已,毕竟每家都有一大家子人要养。”司马南试探着道。
“放心,齐国公和皇上要对付的是这些走私的海商,还不至于为难你们。”傅春安慰和-图-书道,“不过你们也不是完全无辜,若没有你们走私也不会这么泛滥。也需要戴罪立功将功补过才是。”
傅春闻言却是神秘一笑:“你知道齐国公是什么人吗?他可是大明的公爵,手掌数十万大军的统帅,皇帝眼前的红人,听说当今皇帝陛下都打算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他。这样一个人你觉得他会无缘无故对商船动手吗?船上的这点货物在他眼里不过是小钱罢了,如何能够放在他的眼里。”
“放心,那些豪绅以前跟你们什么待遇,齐国公也同样给你们,不会让你们家人饿肚子。”
而现在,在舟山军中,也许他还能有用武之地,跟着齐国公陈越,说不定还能奔出一个新的前程。
虽然这一切都是陈越的私人行为,就是齐国公陈越看上了这庞大的海上利润。可这些走海的人远离朝廷,哪里知道朝廷的内幕,他们看到的只是陈越高高在上的身份,以及在皇帝心中的地位。
和顾君恩一样无奈的还要很多人,比如被俘获的商船的一众船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