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7章 海上

武器制作方面则由潘学忠全权负责,不过眼下各种材料尽皆缺乏,想在舟山岛上重建各种作坊并不容易,至少火铳火炮作坊非短时间能够建成。潘学忠一面督促单明磊林福成采买各种材料的同时,自己也没闲着,而是积极设计开发各种新式武器。比如现在舰船用的专门攻击船帆的床弩,比如经陈越提醒正在研制的“手雷”,还有就是射出以后能够爆炸的开花炮弹。
顾君恩站在船头,看着这浩瀚的美景,突然觉得心胸无比的开阔,被强带到舟山的满腹不情愿也消失无踪。和这浩瀚无边的大海相比,个人的荣辱得失又算得了什么?
接下来的数日,陈越接连召集众人议事,明确各人职责,布置下各种任务。
舟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盖伦船制造,以及配套的武器制作。
谈笑过后,陈越正容道:“本公带着船队一去便是半年时间,恐怕要到冬季才能回归,这舟山就拜托诸位了。”
“属下等愿国公扬威http://www•hetushu•com异域,凯旋而还!”虽然不赞同陈越亲自带队前去倭国,钱枫林还是微笑着说着吉利话。
看这如此惊天巨浪,所有即将出航的人震惊之余都庆幸不已,若是此刻船在海上,遭到如此的飓风,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随着飓风,海面掀起数丈高的巨浪铺天盖地而来,乌云遮天、暴雨如注,整个江浙沿海陷入狂风暴雨之中。幸亏所有的海船都在海港未曾出航,在海港外离岛的遮掩下飓风海浪的威势减小许多,即便这样港内依然如沸腾了一般,二十余艘硕大的三桅海船如同玩具一般在海面上上蹿下跳,若非有铁锚牢牢地固定住,早就不知道被掀翻到了哪里。
而这一趟倭国之行需要小半年的时间,舟山的事情必须安排妥当才行。
码头上,钱枫林、单明磊、杨正平带着舟山一众文武前来送行。
说着陈越抱拳向众人微微躬身。
盖伦帆船制作由张成凯和*图*书负责协调三家私家船场,刘能配合派驻敌情司人手入住各船场负责监控。
“此行是去赚钱又非打仗,说什么凯旋而归,应该说财源滚滚才是。”陈越笑道。
而陈越自己,则每日比谁都忙碌,每日里要和火长探讨航海以及怎样用牵星法定位,还要把这一切航海的经验统统记录下来。
就在他安排好各种事宜准备率领船队启程时,天气却突然变化,一场飓风突如其来席卷了整个东海。
“放心,你家公爷我洪福齐天,连飓风大浪都避着我走,没有事的。”微笑的看着吴婉儿,陈越柔声安慰道。
二十多艘海船排成了三路纵队,在大海上肆意的驰骋。前后两艘之间间距约半里,两路纵队之间也越班里的额距离,形成了浩浩荡荡的队列。桅杆如林,船帆似云,有大群的海鸟时而在云间飞舞,时而落在林中。
安慰吧自家小妾,陈越便微笑着走向钱枫林等人,吴婉儿则自去寻弟弟吴平去了。
整个船队在m.hetushu•com头前一艘海船上的傅春是总管,海上航行等问题统统由他负责,吴平为副协助于他,这也使得陈越不用理会这些事情,有时间学习总结航海海战的经验知识。
齐国公府左长史钱枫林授命总领舟山民事,除了军队以外岛上一应事物系数由他处理。钱枫林当过县令,管理小小的舟山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他的主要任务是利用集贸市场尽可能的收拢各岛渔民之心,为以后的招募水军士兵打好基础。
一连三日,都是这种暴风雨的天气,直到第四日,飓风过去,天气放好,久违的太阳又出现在了天空。陈越下令,船队出港向倭国进发。
右长史单明磊兼任镇抚使,除了处理外务以外还担负着监察之责,负责军队以及官吏们纪律纠察。
锚碇手从海中拉起了铁锚,操帆手开始拉起硬帆,在海风的带动下,海船缓缓向港外而去。
为了尽快的培训出合格的船员,陈越向这些海船原本的火长舵工等许诺,他们每教会一和_图_书个徒弟,等回到舟山便可额外获得一百两银子的报酬。为了能够尽快训练出合格的水军军官,陈越下足了本钱。
吴婉儿在几个丫鬟的簇拥下站立在码头上,两眼通红隐含泪光。想想刚刚过去的风浪,若是再出现那么大的风浪该如何是好?
火长忙着查看海图测定航线,身边围着几个算术较好的水师学堂学员,便是齐国公陈越也战在一侧,仔细的听火长讲解。
至于这些学员,陈越也许诺,学得好学得快的便可得到相应的军职待遇,等到回航之后还没学会的会被清除出舟山。
岛上事情虽然算不上太多,可是这段时间却对舟山来说极为关键,一切是否能顺利进行关系着陈越开拓海外的大计能否如愿实施。
杨正平则被委任为舟山总兵,负责统领所有军队保卫舟山安危,同时兼着新兵招募训练任务。
天高海阔,鱼跃鹰飞,近可见海中成群的鱼儿追随着海船,远可见郁郁葱葱曲曲折折的海岸线,站在船头看着浩瀚壮阔的海上美景m.hetushu.com,简直让人心神俱醉,便是心中有再多的烦恼也会消失无踪。
事情早就安排妥当,也没有太多需要嘱咐,陈越朗声一笑,踏上了上船的木板。
只要在干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讲解一番,教会这些年轻人如何操船,便可轻松获得大笔的酬劳,这让原本的老船员们很是心动。辛苦出海为的什么?还不是能多多赚取一些酬劳!若是教会几个徒弟便可轻松赚取几百两银子,已经顶得上出几次海,没有人不会心动。
顾君恩并未有确定的职司,而是作为参谋跟随在陈越左右,出谋划策以备咨询。和闲散的顾君恩相比,船上的其他船员们要忙碌的多,没有人有心情观看海上美景。
“不敢,不敢,这是我等的本分。”众人连忙还礼。
“弟弟,你一定要小心,还有,保护好公爷。”吴婉儿拉着吴平的手反复的嘱咐着,吴平脸色涨的通红,却不敢不听。见陈越走上海船时,这才把手拼命挣脱出,“姐姐,我都记住了,公爷都上船了,我也要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