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8章 杀人立威

单明磊皱着眉头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惫赖的军户,然后冷冷的道:“按照军律,操练迟到、抗拒军法、校场喧哗,三罪合一,按律当斩!”
通知的今日卯时集合,李刚却天不明便带着活计马佐杀了一头猪,洗剥好后才匆匆来到校场,却已经晚了一炷香时间。
……
两个亲兵拽着他,但屠夫李刚生的膀大腰圆力气大的很,竟然无法拽动。
桌案上香炉里线香青烟袅袅,高台下旗杆的影子慢慢向着左侧移动。卯时三刻到了,此时还未到的士兵统统算作迟到!
然而陈越却对下面京营士兵队列集合很不满意,眼看着已经到了卯时两刻,队列还是稀稀疏疏,很多人没来。
“啊!”被鲜血喷了满头满脸的马佐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惨叫了起来。
十数个膀大腰圆的行刑兵高举着鞭子,抽打在他们身上,随着鞭子的打下,便是一声声凄惨的嚎叫,然后便看到鞭子下面衣服破碎皮和_图_书开肉绽的惨景。
不过这七万人分散在各营各哨,集合起来也是麻烦,就站立队列来说便十分不宜。为了便于今天的集合,顾君恩带着众参谋以及三百亲兵昨日准备了大半天。
然后给他们三天时间熟悉属下,操练队列,等到三日后便开拔离开南京!
吴孟明被调走,京营总督便落在了朱国弼头上,既然当了总督,喝兵血搞银子是理所当然,而陈越从京营抽调军队使得京营数目锐减,同时也会使得朱国弼收入减少,好在陈越许诺允许他往东番发展,这使得朱国弼心理好过一些。
顷刻间两个京营士兵倒在血泊中,人头被高高的挂在旗杆上,整个校场数万人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所有士兵都惊恐的看着旗杆上那两颗狰狞的人头。
按照名册上的士兵信息,把校场分为三个区域,各竖一根高达三丈的旗杆,分别写着“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代表着京m.hetushu.com营三大营。
“我可是七品总旗官,不过来晚了一刻,你们不能这样对我!”自持和神机营总兵官相熟,在京营中关系众多,李刚拼命挣扎着,不肯前往行刑区域。
在京营名单中,合适的人数有七万余,当然陈越不可能把这七万人全部带走,而是要从中再挑选出五万人,是否能够准守军纪便是很重要的考核标准。比如今日,凡是不能按时集合者一律都会从名单中剔除。
“这位将军,在下李刚,神机营总旗官,和神机营李总兵、何副将都很熟悉,将军能不能通融一下,免去这鞭殆之刑。都是军户兄弟,给个面子吧。”虽然面前这个军官有些面生,李刚却依然嬉皮笑脸的套着近乎,在他看来,晚到一刻算不得多大的事情,抬出李总兵的名头摆平没有什么问题。
在校场四个入口都设有值勤士兵,镇抚使单明磊带着数十名手下专门负责指引京营士兵列m.hetushu.com队。
“什么?”李刚惊叫一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是迟到一刻钟罢了,如何竟喊打喊杀?
随着单明磊的话语,长刀向着马佐的脖子重重的劈砍下去。
经过统计之后,能按时集合的士兵五万余人,恰好能够满足陈越五万人的要求。
所有迟到的士兵在惩罚之后便被拉到一边,另设一列。至于那些根本没来的,则会被兵册除名,再也无法享受朝廷的粮饷,这点陈越毫不姑息。连操练集合都不来,这样的士兵留着何用?
京营总督朱国弼其实心中颇不是滋味,因为按照陈越挑选士兵的方法,整个京营中大部分青壮都会被挑走,剩下的只是一些老弱士兵,好在京营有十多万军队,陈越带走的也不过五万人。
两个手持刀枪的亲兵逼了过来,勒令他们去高台一旁站好。李刚惊讶的发现,高台旁站着一排和他一样来晚的士兵,正在接收鞭殆之刑。
被召集的士兵虽多,和_图_书虽然分属不同的营哨,只要按照旗帜指引很快便能找到自己的位置站好。所以此次召集虽然仓促虽略显杂乱,却井然有序。
“校场喧哗着,斩!”
“怎么了?”一个身穿山文甲的将领走了过来,皱着眉头问道。
看着这个场面,李刚和马佐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即使心中不是滋味也没有办法,陈越担负着歼灭流贼解救大明之责,别说挑选几万士兵就是把他朱国弼挑走他也只能老老实实跟着。
“立刻执行!”随着单明磊冰冷的话语,站在李刚左边的镇抚司士兵立刻一挺手中长枪,深深的刺入何刚腹中。另一个士兵则举起了长刀用力劈砍下去,刀落处人口滚落,鲜血从脖腔里喷射而出。
总旗官李刚和手下士兵马佐谈笑着进入了校场,李刚是神机营左营后哨总旗官,兼职却是一个屠夫,而手下马佐便是他肉店的伙计。
每有京营兵进入校场,会被告知按照旗帜指引找到自己所属的营哨,然后站http://m•hetushu.com在其中一个方格中。
朱国弼便震惊的看到,士兵们集合列队的速度却要比自己过去集训操练时快了许多。在以往京营操练之时,往往用了一个多时辰,还有士兵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整个操练乱糟糟的,队列走的七扭八拗。
稍有抵触便被斩杀,这使得后来的迟到的士兵一个个都老老实实接受惩罚,哪怕屁股被军棍打的稀烂,也不敢高声嚎叫。
对着五万余人,陈越按照他们现在站立的队列进行了整编,分为前后左右中五营,任命了京营军官为营哨把总等军官,并未安插自己手下任职。
原京营总督吴孟明被调到了扬州当盐漕总督去了,现在的淮盐对崇祯太过重要,每年的盐税收入达二百多万两银子,占据了国库收入的一半。
在每营所属区域中又划出若干区域,各立两丈高的旗帜,标示着前营、后营、中营、左营、右营等等,而在每个小的区域又用白灰画出若干小的方格,每个方格中只允许站立一名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