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9章 着急的是贼军不是我们

“现在武昌贼军对我们再无威胁,终于可以全部精力用来对付张献忠了。诸位,咱们该采取什么样的手段?”陈越笑着问道。
“国公,以末将看来,贼军虽众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咱们当主动出击,发兵直击张献忠本阵,只要陆战中堂堂正正击败他,便可轻松结束九江战役。”余枫率先开口,大咧咧地说道。
果然,经过余枫吕泰的发言,帐中气氛一扫刚才的沉闷,变得热烈了起来。众人各自发言,说着自己的见解。余枫、金声桓、吕泰诸将都是打惯了仗的人,曾经和十多万八旗兵对过阵,如何会畏惧区区贼军?
“多谢见白兄的提醒。”陈越微笑道,“不过朝堂上那些人,暂时还不足为虑。现在他们需要我抵抗贼军,在贼军未消灭之前不会轻易对我动手,至于一两个跳梁之辈,倒还不足为虑。等到我击败了贼军,挟大胜之势,我倒要看看谁还敢对我出手!和图书
不过郑森和张定国,在另一个时空一个是国姓爷郑成功,一个是晋王李定国,是支撑南明的两员重将,如今他们两个各自带兵夹江而立,会不会碰撞出什么火花?对此,陈越满怀期待,脸上露出了微笑。
得知顺军听从自己建议全军出襄阳进入了北方,郝摇旗和郑森先后带兵往汉阳进发,陈越心思大定。有郝摇旗和郑森两支军队在,武昌的张定国部再不足为惧。
“江西湖泊河流众多,鄱阳湖更是大明最大之湖泊,贼军物资军队运送多仗船只水运,以末将看来,我们应该以水师主动向贼军发起进攻,若是能一战摧毁贼军水军,九江之战便胜券在握!”
“胡说,贼军有五十万之多,我军才刚十万,其中将近一半是水军,如何能够在陆战中主动发起进攻?”一旁的吕泰忍不住斥道。
在陈越和路振飞谈及朝堂之时,金声桓余和*图*书枫诸将一直保持沉默,这种事情不是他们能够插口。现在闻听陈越说起战事,金声桓和余枫等人神情顿时振奋了起来。
路振飞沉吟片刻,方缓缓开口,“敌众我寡,不宜进行浪战。若是主动出击,要找准敌人软肋,一击出手使敌无招架之力彻底底定胜局!否则,便不宜出动进攻。而现在,我军貌似没有找到贼军软肋之所在,不宜主动进攻。以前制定的防守策略很好,固守九江湖口两城,封锁住贼军出江西之路,逼其和我军决战,以守城消耗贼军的实力,然后寻觅败敌战机。”
“顺贼是我大明之大敌,北京陷落更是陛下一生之耻辱,齐国公您为了取胜和顺贼达成这样的交易,若是传到陛下和朝臣耳中,必然又是一场轩然大波!”路振飞叹道。
在当初平南军时,吕泰已经是水营副将,地位远在余枫之上,而现在,余枫已经成为一镇总兵封破虏侯,而hetushu•com吕泰虽然也当上了定海总兵,可却没有任何爵位。虽然这都是出自陈越的安排,因为若是吕泰也封侯的话,就无法再直属陈越手下。对此吕泰没什么不满,不过看到余枫趾高气扬的样子,吕泰还是忍不住开口斥骂。
既然选择了陈越,他自然希望陈越能够上位,从陈越的身上路振飞看到了澄清寰宇再造大明的希望。可毕竟陈越是个武人,而路振飞自己却是文臣的一员,他也不愿看到武人完全压制文人的情况再现,那绝非国家之福,所以路振飞很是矛盾。
对吕泰的斥骂余枫只是嘿嘿笑着,并不还口,同为平南军老兄弟,他知道吕泰心里不舒服。而余枫率先开口也不是真的要出兵和贼军交战,只不过是看帐中气氛凝重,故意发言缓和气氛而已。
路振飞是陈越派系中唯一的重臣,其一心为自己着想陈越心知肚明。
汉阳到九江也就四百里,早在郑森率军到达汉阳之和*图*书前,刘能已经轻舟东下返回了九江。
“见白兄高见。”陈越赞道,话音一转,冲着诸将训斥道:“尔等听见了吗,什么叫老成谋国之言,尔等就知道喊打喊杀,兵法有言上兵伐谋其次交战。我等有坚城可以固守,又有源源不断的援兵粮饷物资从下游运来,何必和贼军浪战靡费兵力?且都给本公安心呆着,等着贼军来攻便可!贼军兵力虽然是我军数倍,可是人多消耗的粮食物质也多,以江西一省供养五十万军队,如何能够供应的上?现在才是三月,距离夏收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我料定贼军根本撑不到那个时候。其若收刮太重,必然使得江西百姓纷纷举义,又有阎应元在吉安策应,很快便会陷入四面是敌之中。所以,现在急的是贼军,而不是我们!”
说着,陈越脸上露出了一丝厉色,这次,他绝对不会再对任何人妥协!
“庙堂之上哪是这么简单,很多人自顾自己利益,哪和_图_书管战事大局!”路振飞叹道,“齐国公一身关乎大明安危,行事自当谨慎,不可给政敌以攻击的口实。”
“不费一兵一卒使得顺军远离荆襄去陕西和满鞑互搏,而使得襄阳军以及郝摇旗军可以往汉阳牵制武昌贼军,为我九江缓解压力。朝廷诸臣难道没有脑子不成,若是这样的策略也群起攻击,那干脆让他们来和西贼厮杀便是!”刘能在一旁不满地叫道。
路振飞叹息着,不再多说。他身上已经打着陈越派系的烙印,东林党清流官员视他为敌,这次被逐出朝堂,便是东林党人的杰作。
“见白兄怎么看?”陈越面带微笑的听着诸将发言,等诸将说过一遍之后,向路振飞问道。
这些日子,陈越日夜苦思占据,早把局势看的明明白白,现在张献忠虽然稳扎稳打看似不急,陈越却料定他坚持不了多少时候,用不了多少时间便会主动进攻。
一边的路振飞却不理解陈越的恶趣味,而是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