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0章 声东击西阎应元

“阎大人呢?”刘能连忙问道。他此行的目的便是找到阎应元,传达陈越的命令。
以区区千户执掌整个锦衣卫衙门,沈炼感觉很累,要是刘指挥使在就好了,沈炼暗暗地说道。
让刘能以外的是,阎应元的表情没有多大变化,仔细看了两遍之后,把信纸叠起踹在怀里。
……
两军交战,互有胜负,阎应元无法突破冯双礼的拦截,兵锋被阻止在临江府峡江县城。
“阎大人之赤胆忠心,本官钦佩的很。”
然而还未等刘能一行出发,第二天一早,那个守备让人请他,说是阎应元已经回到了宜春城。
之所以从湖广绕道吉安,是因为南昌一带为西贼盘踞,其他地方都是连绵群山,根本没有道路相同,从湖广绕路虽然远一些,好歹很是安全。
一行五百余人,沿着富水河绕到湖广,经过通山县,往南绕过幕府山,从浏阳进入了袁州府,进入到江西境内。
……
陆宗汉在时,因为没有靠山的原因底气并不硬www•hetushu•com,东厂提督韩赞周强行插手锦衣卫事,锦衣卫衙门到底有多少东厂的密探,便是沈炼也不知道。
经过考虑后,阎应元留下一大半的军队驻守峡江和冯双礼对峙,自己带着一万余人退回了吉安府内,顺着泸水逆流而上,翻过了武功山突入袁州府,从袁州沿着袁江顺流而下,便可直达临江府城。趁着贼军主力被牵制在峡江县附近,阎应元玩了一个数百里大挪移声东击西。却恰好遇到从湖广翻山而来的刘能一行。
刘能是一个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阎应元更是从底层小吏做起,接人待物没有说的。两人虽然都是大官,却都不是文人出身,没有文人身上的那种迂腐,很快便相谈甚欢相见恨晚。
他此行的目的是前往吉安府,找到阎应元,把携带的物资送到阎应元军中,并传达陈越的命令。
看着面前这个身材略显矮小,却精瘦很有精神的兵备道,从对方言语中hetushu.com听出了对陈越的尊敬,刘能脸上露出了微笑。
一路上所走的都是偏僻的地方,虽然湖广一带有着贼军的军队,可贼军大部分都集中在武昌,各地府县军队人数稀少,刘能一行有五百人之多,装备又精良之极,遇到小股贼军和山匪怡然不惧。
虽然浏阳和袁州之间依然山脉连连,道路崎岖难走,根本不适合行走大军。不过刘能率领的只是一支小规模的军队,也没有太多的辎重物质,沿着山涧山路行走倒也勉强能行。
没有讲条件、没有摆困难,就那么毅然决然的答应了下来,于是刘能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刘能派出几个锦衣卫士兵为先锋,小心接近府城查探,惊讶的看到,宜春城头竟然飘扬着明军的战旗。
“我们是兵备道阎大人的手下,十日前阎大人带领我们从吉安府翻过武功山进入了袁州府,趁着贼兵毫无防备一举攻下了袁州城。”
不过刘能并没有多说,而是先把陈越的命令递给了阎http://m.hetushu.com应元。
而此时,被沈炼念叨的锦衣卫指挥使刘能,正在江西跋山涉水。
“吉安兵备道阎应元见过刘指挥使!”验过刘能的关防印信之后,阎应元向刘能躬身行礼。阎应元虽然是一个五品兵备道,论官阶远低于刘能这个锦衣卫指挥使。更何况刘能是奉五省经略齐国公陈越的命令前来。
守城的是一个千户衔守备,毕恭毕敬的向五省经略的使者刘能报告着,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此人相信双方同属一个阵营。
得到陈越兵备道的委任之后,阎应元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掌控军队,略施手段,便把原来的吉安知府马守德对军队的影响清除一空,把整个吉安的军队均纳入手下。他有着陈越给的命令,惩处了几个抗令的豪绅之后,所有军队莫敢不从。
“阎大人五天前出发,带兵攻打分宜县城,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打下。”该守备言语中充满了对阎应元的崇敬。
“不知经略大人有何命令,应元必然誓死效劳。和*图*书”阎应元肃然道,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从一个小小的九品主薄当上五品大员,齐国公陈越的超阶提拔赏识是重要的原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阎应元已经是陈越的人。
从阎应元轻描淡写的话语中,刘能震惊的得知,阎应元的势力已经发展到极大。
闻听煮熟的鸭子飞了,千户沈炼很是惊怒。
短时间内,阎应元手下从原来的一千余人发展到了数万人之多,他立刻开始分派军队,攻打被贼军攻占的各个州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吉安府全部州县均从贼军手里夺回。
刘能点点头,没再多说,请该守备为自己手下找个宿营地,提供一些热食,好好休息一晚再继续出发。
一路上虽然小有麻烦,却都轻松解决。从九江出发半个月后,一行人终于进入了江西境内,从地图来看,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是袁州府城宜春。
“经略大人的命令,下官便是拼死也会做到。”阎应元毅然说道。
然而就在阎应元带领军队准备沿着赣江顺流而下攻打和-图-书临江府时,张献忠派出大将冯双礼带领五万军队到了临江,堵住了阎应元的去路。
命令很简单,要阎应元从南面牵制贼军,尝试攻打南昌府,好为九江战场分担一些压力。对这道命令刘能早就烂熟于心,他只是仔细观看看着命令的阎应元的神色。
也就是说,锦衣卫中必然有人为敌人通风报信!
见到突然出现的一支军队,城头的明军如临大敌,城头旗帜招展,垛口影影倬倬到处都是士兵的身影。
从接到消息到出发抓人也就一盏茶的功夫,目标怎么就那么巧出去,其中必然有猫腻!
锦衣卫指挥使刘能在前线配合齐国公作战,南京锦衣卫衙门便以千户沈炼为首。可沈炼毕竟只是一个千户官,手下锦衣卫却都是一群老油子,原本都属于前锦衣卫指挥使陆宗汉所辖,对他这个新任千户并不服气。
不像一些进士出身的官员那样,从底层小吏挣扎出头的阎应元很现实没有那么清高,他深深的知道要想在官场走的更远,没有强大的靠山根本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