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6章 绝望

王尚国带兵出营以后,向着明军试探性发动了进攻,明军打着大量的火把,阵列前甚至燃着几堆巨大的篝火,整个阵列就摆在那里看的十分清楚,而西军出营之后却隐在黑暗中,形势似乎对西军有利。
天明之后,己方士兵还有力气后撤吗?明军到底是为了疲惫己方,还是真的打算和自己决战?难道那齐国公陈越已经窥破了自己要撤退的打算不成?
此时已经到了四更天,距离天明没有多少时间,疲惫了大半夜的西军士兵,又累又饿的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这种情况下不论攻城还是后撤都没有多少力气,这一刻张献忠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果然,没过半个时辰,又是震天的锣鼓声,一支明军打着火把向着大营逼来,又引得西营全营大哗。
明军阵中负责指挥这次进攻的是副将萧冰,他受命指挥这次夜袭。在临行之前,陈越特别授意,此战不为真正击杀贼军,只是疲惫贼军而http://www.hetushu.com已。
夜间作战无论对敌对己都十分不利,不到万不得已张献忠也不想打夜战,可他不能任由明军奸计得逞。
己方军队大溃,张献忠见状大惊,慌忙下令动员更多的军队,严防明军趁机攻入大营。夜间时刻,若是真的被明军攻入大营,非引得满营大哗甚至溃乱不可,那时可就真的败了!
然而未等王尚国带着手下逼近明军阵列,“轰轰”炮声火铳声响成一片,明军竟然带着几十门虎蹲炮,就摆放在阵列之前,借着篝火的亮光装填火药射击。
王尚国相信,只要有一支军队插入明军阵列中,在这种夜间的情况下必然会引起明军混乱,到时自己再挥军猛攻,击溃这支明军不是太难。
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紧守营寨,严密防范明军的进攻。
然而这支西军出营没有二里,却突然遭到侧面暴风一般的攻击,竟然有一支明军不打火把悄http://m•hetushu•com然运动到了西军侧翼,突然发动了进攻。
侧翼遭到攻击,对面的明军又距离不远,这支西军立刻溃乱了起来,士兵们哭喊着丢掉武器往大营狂逃。而明军趁机追在溃兵身后,往大营攻来。
所以,日出作战,日落收兵回营,白天作战是这时战斗的常态。
对带兵回营的王尚国张献忠并未苛责,他下令全营继续休息,却留出了两支军队警戒,防备着明军可能的再次进攻。张献忠认为,明军绝不会就这样算了,肯定还会有后着。
他手下的士兵天黑时每个人连半饱都没有,饥肠辘辘的哪里有力气?不仅没有力气也没有追上去作战的欲望,既然已经驱赶走了明军,没人愿意再在夜间进攻。
看着远处明军举着无数火把的阵列,张献忠恨得牙根痒痒,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明白明军的奸计。可问题是,明知明军的计策他却没有多少办法。
除了那支明目张胆打着http://m.hetushu.com火把的明军,黑夜中不知道还隐藏着多少明军的军队,正等着自己出营进攻的时候趁机偷袭,若再像刚才那样被明军趁机攻入大营,恐怕真会全营溃败。
陈越也没打算趁夜偷袭攻击西军大营,他只不过派出军队轮番出城袭扰,麻痹疲惫西军,使得西军无法休息,第二天一早又累又饿没有力气之时才是全力进攻的良机。
然而明军的这一番进攻已经使得满营惊惧,西军士兵甚至连伤兵都惊慌的起来,前后慌乱的时间便达一个多时辰。
张献忠立刻派出一支军队出营迎击,务必要给可恶的明军以颜色。
每批士兵约有万人规模,每五人打着一支火把,剩下的士兵拿着武器抬着器械,出城之后逼近西营半里多的地方,开始列下阵列。阵列前方摆放着大量的拒马鹿角,竖起盾牌长枪,面向西营方向摆出防御阵列,然后开始鼓噪。
张献忠顿时明白了过来,明军是佯作进攻疲惫自己。http://www.hetushu.com他自然不能任由此事发生,若是让明军鼓噪一夜,所有的士兵都无法休息好,明日根本无法顺利撤退。
所以,当发现贼军分兵以后,萧冰果断的下令全军撤退,士兵们抬上拒马,搬起虎蹲炮,往后便撤退。王尚国带兵追击时,却又遭到殿后的明军爆豆般的火铳射击声,当他不顾伤亡欲要继续追赶时,却发现根本追赶不上。
果然,闻听明军进攻,顿时惹得整个西营大哗,也不待军官传下命令,所有的士兵都拿起了武器,忍者强烈的饥饿,鱼贯走出了营帐。
张献忠遂下令,命令前军都督王尚国带着两万士兵出营攻击,击败这支明军。
聚兵的鼓声响成一片,所有刚刚躺下的西营士兵又坐起身来,拿起武器开始集结。然而明军好像没有强攻的打算,攻入营地遇到强烈的阻击以后立刻缩了回去,又开始在距离营地不远处列阵。
对古代的军队来说,真正的夜战很少发生,一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士兵很多http://m.hetushu.com有严重的雀蒙眼,夜间根本无法视物,再就是夜间作战很容易引发混乱,己方和敌方士兵混战在一起,再强的战力都无法发挥出,最后只能两败俱伤。
张献忠传令下去,留一半的军队戒备,一半的军队回营睡觉。已经过了大半夜的时间,全营士兵被弄得疲惫不堪,想想明天的撤退计划,张献忠就觉得头疼。
除了预定作战的主力那一万余精锐以外,陈越把剩下的士兵剔除患有雀蒙眼者,然后分为三批,轮流出城袭扰。
看着远处明军的阵列,张献忠深深的疑虑着。
在张献忠的命令下,全军严守以待,防范明军的进攻。然而等了小半个时辰,明军却依然在距离大营半里外鼓噪,丝毫没有攻打大营的打算。
还未等靠近明军阵列,手下呼啦啦被射倒了一片,看着篝火照耀下那摆放的鹿角拒马阵,再看看明军严密的阵型,王尚国知道想正面进攻实在太难,遂把手下分出一万人,分为两队绕往明军两翼而去,采取三面夹击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