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4章 锦衣卫大战应天府

跟在他身后的其他锦衣卫,三两人一组,手持长枪大刀,迅猛的冲杀着,衙役和五城兵马司的士兵被杀得鬼哭狼嚎,纷纷转身就逃。
姚思孝原本是刑部侍郎,今年应天府尹出缺时平调为应天府尹。南京城以及附近各县都归应天府管,应天府尹权限很大,论实权远在刑部二把手之上。
“闭嘴,要是咱们这几百人能做成事,还要国公的几万大军做什么?”刘能厉声斥道,李刀子这才不情不愿的闭上了嘴巴。
“如此,你二人就从密道离开,去做你们的事情吧!”刘能挥挥手,沈炼卢剑星二人抱拳转身而去。
不管是应天府差役也好,五城兵马司也罢,对付街上地痞流氓无赖,抓捕盗贼还行,其装备也就是铁尺短刀,兵马司的士兵装备好些,有长枪刀盾这样的武器,可弓弩火铳却根本没有的。姚思孝知道,若是任由锦衣卫在墙头射击,自己的队列非溃败不可,为今之计只有杀入锦衣卫衙门,靠着人数优势剿灭锦衣卫。
“收集情报,掌握城内官员们动态,谁支持齐国公,谁反对齐国公,哪些人可以拉拢为我所有,哪些人需要及时铲除!”卢剑星也重复刘能先前的交代道。
应天府所辖有衙役数百,巡街防火的铺兵上千,人数倒是不少,可如何能与穷凶极恶的锦衣卫相比!好在首辅史可法体谅姚思孝的难处,下令五城兵马司的兵丁也统统由姚思孝指挥。五城兵马司负责京城巡捕盗贼,疏理街道沟渠及囚犯、火禁之事,有兵丁三千多人,对付锦衣卫自然绰绰有余。
“传令下去,不必再追杀了,收拾队伍,准备撤!”
“你说叛逆便叛逆,你以为你是老几,齐国公千里救君王,除叛逆稳江山,抵外辱平流贼,谁人不知他是一个大大的忠臣?陛下都把公主许给了齐国公,他本来就是陛下的自家人又岂会造反?是你们这些朝中的奸臣,打着立新的皇帝谋求富hetushu•com贵的主意,这才害了皇子逼的陛下中风昏迷,齐国公这才起兵清君侧!什么朝廷的圣旨?陛下被你们害的中风昏迷,早就人事不知,如何还能下旨?假传圣旨,弑君谋逆,说的就是你们这些人!”刘能伸手指着姚思孝大骂道。
“啾啾啾”“砰砰砰”箭矢弹丸射出,如同雨幕一般向着街道上罩去。
只是一人,便使得数千人闭上嘴巴噪杂声顿失,便是掌管五城兵马司的几个巡街御史也相顾骇然。
随着命令,几十名兵马司士兵在指挥军官的带领下,手持武器向着台阶上的刘能逼来。
“是啊,齐国公可是个英雄是个大大的忠臣,又是公主未来的夫婿,怎么可能会造反呢。”
姚思孝点点头,那御史立刻对手下的兵马司士兵下了命令。
这里的动静早就传了出去,小半个南京都一片震惊,当大队浑身浴血的锦衣卫在街道上走过时,百姓们惊恐的躲在了街道两边。
衙门外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刘能不禁微微皱眉,挥挥手,栓上的大门被打开,刘能信步走出了大门,孤身一人直面数千衙役士兵。
一个人影缓步走到了面前,却是锦衣卫指挥使刘能。
“姚府尹姚大人,您现在还要抓我吗?”刘能站在姚思孝面前,似笑非笑的问道。
“谋逆?你可知道,是谁和贼军浴血奋战,才保住了这整个东南的安宁,老子带兵和贼军浴血奋战,冒着生命危险烧了贼军的粮仓之时,你在干嘛?现在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便说老子谋逆,你凭什么?”刘能傲然问道。
“大人和他费什么话,一刀杀了算了!”李刀子带着火铳弩箭手从门的走出,说出的话令姚思孝魂飞魄散。
随着队伍的行进,五城兵马司的士兵在巡街御史们的带领下也先后前来汇合,竟组成了一支多达四五千人的庞大队伍,百姓们这才知道事情真的大了。
“怎么了,发和图书生什么事了?怎么应天府的差爷们倾巢而出了!”有百姓惊讶地叫道,居住在京城之中,天子脚下,这里的百姓是最胆大最不怕事的,见到大批的衙役兵丁冲来,也只是避在街道两旁,然后开始了议论。
距离北镇抚司衙门最近的城门是通济门,而此刻城门大开,几个守城的军户看着大队的锦衣卫杀来,立刻一哄而散,任凭锦衣卫逃出城门进入了外城。
就在此时,墙头上突然人影闪现,出现了数百手持火铳手弩的锦衣卫士兵。
“属下记住了,潜伏在城内,尽可能的拉拢分化守军,为齐国公入城做好准备。”沈炼连忙答道。
“大人,应天府尹姚思孝在大门外喊话,让您出去回答。”一个锦衣校尉匆匆跑了进来,单膝跪地禀告道。
看到这么多的人杀来,守门的几个锦衣校尉连忙退入院里,把大门紧紧关上。
“杀进去!”姚思孝脸色突变,连忙下令。
“姚府尹,别和他废话了,抓起来算了。”一个巡街御史走上前来,低声对姚思孝道。
这个时候自然不能怂,仗着数千人撑腰,姚思孝也排众而出,站到了队列之前,不过离刘能还有十多步的距离。
只是百余人的冲击,便把数千兵马司士兵杀得鬼哭狼嚎溃不成军。
“那是因为陛下听说三皇子被杀的消息,才中风的。据说,三皇子不是满鞑杀得,而是死于咱们自己人之手。”
应天府的差役五城兵马司的士兵已经远远的逃了出去,不逃不行,锦衣卫有火枪有弩箭,一个个都杀神一般,根本打不过他们。也有一些受了伤的躺在地上,恐惧的看着返回的锦衣卫,大声求饶着,生怕会被补上一刀。
“姚思孝姚府尹,你不是要见本官吗,为何躲在后面不敢上前说话!”刘能睥睨的看向对面,傲然道。
“三皇子死了,听说潞王也莫名其妙的死了,反倒是那个和陛下远的不能再远的亲戚唐王被大臣们http://m.hetushu.com推举为储君,这朝廷的水太深了,咱们这些小兵可闹不明白。”
为刘能的话所引发,大街上又嘈杂了起来,应天府的衙役、兵马司的士兵纷纷交头接耳议论不休。这些人本来就非正式的军队,便是兵马司的士兵也都是些老爷兵,纪律差得很。
姚思孝呆呆的看着,看着手下那么多的士兵竟然被一小队锦衣卫杀得大败,而且败得如此的迅速连他这个上官都不管不顾。
清点人数,发现连一个受伤的都没有,可见这些衙役士兵战斗力之差。刘能也不废话,挥挥手,带着五百余人向城门开去,只留下姚思孝呆呆的瘫在了地上。
徐青田带着冲杀的都是原平南军的老兵,跟着刘能进入了锦衣卫,这些人都是真正精锐的士兵,经历过无数次的战场厮杀,相互之间配合娴熟、个人战技精湛,又岂是五城兵马司这些鱼腩士兵能比?
姚思孝没想到刚当上府尹没有几天,竟然遇到了如此棘手的事情。朝廷竟然下旨,让应天府去对付锦衣卫,这不是赶鸭子上墙吗?
“慌什么慌,天塌不下来!数十万贼军咱们都对付过,还怕这些鱼腩饭桶不成。”刘能冷笑道,“沈炼、卢剑星,交代你们的事情记住没有?”
“大人,要我说咱们杀入皇宫,把史可法哪些人抓起来救出皇帝算了,你看这些军队简直不堪一击,没必要撤退啊!”李刀子忍不住再次叫道。
“朝廷的事谁知道呢,不过我听说原本陛下病情已经好转了,却突然中风昏迷了,其中应该有隐情。”
“应天府,五城兵马司,史可法还真瞧得起我刘能!”刘能呵呵笑着。
“乱臣贼子,你,你绝对没有好下场!”姚思孝指着刘能,哆哆嗦嗦地骂道。
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很多百姓很是期待,天子脚下的人们最喜欢的便是看热闹,竟然有很多人跟着衙役队伍尾随而去,看起热闹来了。
大院里,五百余身穿飞m.hetushu•com鱼服的锦衣卫已经集结了起来,排成了整齐的队列,手持火铳手弩长刀各式武器,队列之整齐装备之精良不亚于一支精锐的部队。而事实上这五百余人中有二百多是随同刘能刚从江西战场返回,正是他们转战上千里,烧了西贼军粮!
“我要是姚大人你,现在就不会再骂。”刘能用带着刀鞘的刀戳着姚思孝的腿,摇头道。
对这些受伤没法逃走的士兵,锦衣卫们自然不屑的理会,迅速的在衙门大门前列队。
刚被刀鞘碰到,姚思孝一屁股坐在地上,哆哆嗦嗦的再不敢多说了。
“大人,都什么时候了,快下命令吧!”李刀子叫道。
史可法没有想到锦衣卫战斗力如此强大,在他以为派出五城兵马司和应天府已经够了,等他得到消息欲调动军队截杀时,已经晚了,刘能已经带着锦衣卫撤出了南京城。
“算了吧,他只是一个奉命行事的,杀了他没有多大意义,再说了,国公爷欲行大事,不宜杀戮过重。”刘能摇摇头,拒绝了李刀子的提议。
“锦衣卫指挥使刘能试图谋逆,冥顽不灵,给我抓起来!”
然而还未等士兵们开始冲入,一队锦衣卫从大门里冲出,越过了刘能,向着己方杀来。为首的徐青田手持长枪,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冲入兵马司队列,长枪迅即的突刺,五六个兵马司士兵手捂咽喉胸口倒在了地上。
还真出来了,而且是孤身一人,胆气很大嘛!身穿大红官袍的姚思孝微眯起了眼睛,看向站在台阶上的刘能。
“是吗,咱们走,让我会会这个姚府尹!”刘能挥了挥手,率先出了官厅。
“齐国公陈越起兵叛乱,这已经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你敢说你没有参与?别说那么多废话了,老老实实束手就擒,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性命。”姚思孝不屑道。
上午的大街上,当数百名身穿皂衣的衙役上千名穿着红色号坎的铺兵拿着铁尺短刀等乱糟糟的武器在街上经过时,和*图*书立刻引得群情议论。
“你,你,你……”姚思孝直气的浑身哆嗦嘴唇发青,原本他奉圣旨前来捉拿刘能,现在被这么一说反倒自己成了奸臣。
“看他们去的方向好像是北镇抚司耶,难道是要去攻打锦衣卫衙门?”有百姓猜测道,竟然无比的接近真相。
飞鱼服,绣春刀,身形挺拔,神态倨傲,虽然只有一人,却有了凌然之气,那是血战沙场形成的凌然之气,让人不敢冒犯。看着孤立在台阶上的锦衣卫指挥使,在场的数千人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安静了下来。
“锦衣卫指挥使刘能,勾结齐国公陈越试图谋逆,本官奉朝廷圣旨,前来捉拿于你,还不束手就擒!”姚思孝说着,把明黄色的圣旨高高举起。
顷刻之间,大街上的衙役兵马司士兵队列一片大乱。
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位于皇城西侧一条背街,整条街道没有一家店铺,孤零零的就一个锦衣卫衙门。而平日里冷清无比的北镇抚司门前终于热闹了起来,无数的衙役士兵奔跑而来,把衙门前面的大街堵了个水泄不通。
场面很是安静,刘能的声音又洪亮清脆,远远的传递了出去,立刻便引得衙役士兵们交头接耳。
惨叫声顿时响成一片,数以十计的士兵中箭中弹摔倒,有的当场死亡,没死的则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
听着手下兵马的嘈乱,姚思孝脸色更难看了。
既然起兵,便得有名正言顺的理由,趁着这种万众瞩目的时候往史可法等人身上泼脏水,混淆视听,造成史可法等人假传圣旨擅权的假象,瓦解守兵抵抗的斗志,这才是刘能愿意出来和姚思孝相见的原因。
“别开玩笑了,锦衣卫是什么人,借他们个胆子也不敢攻打吧!”立刻便有其他人嘲笑道,在南京,锦衣卫绝对是能止小儿夜啼的存在。
官厅里,沈炼、徐青田、李刀子、卢剑星等锦衣千户、百户们静立左右,一个个神情肃穆。
“谁知道呢,肯定是发生了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