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8章 排队枪毙

郑芝豹惊恐的看到,短短的时间内,己方大军已经彻底崩溃,无数的人发了疯一般狂跑,很多人举起武器对着自己人进行砍杀,而凭借他身边的百十个亲兵再也无法独挡溃兵逃跑的步伐。
前方炮阵,炮兵指挥陈大牛回首看到代表命令的旗帜挥动时,果断的下令开火。
“手雷侍候!”陈大牛高声呼喝道,炮手们顿时反应过来,从身后皮带上取下一枚枚手雷,用晃动火折子点燃了火绳,等到火绳燃烧到一定的长度时候,甩手把手雷抛出,数十枚手雷越过铁甲兵的头顶,掉入敌军的阵列。
“五将军,前面的家丁败了,咱们快逃吧!”身边的家丁叫道。
这已经是一场乱战,双方数万人搅在了一起,三千亲卫营已经陷入了重围。
“轰轰轰”当距离叛军阵列只有半里多时,叛军的火炮终于开火,数以十计的弹丸飞入己方阵列,在阵列中犁出一道道血线,惨呼声接连响起,阵列出现了轻微的骚乱。
不过区区两三千士兵又能济得什么事!
“五将军,大势已去,快逃把!”他身边的家丁头目苦苦哀求着,若是再强行阻止败退的话,这百十人全都得交代在这里。
“砰砰砰”五百支火枪同时开火,密集的弹丸直射到郑芝豹的家丁队中,拒马距离火枪本阵也就三十步的距离,这么近的距离同时开火的密集弹雨足以弥补精度的不足。
对大部分大明的军队来说,伤亡接近一成的时候便会崩溃,经受了三轮的排枪射击才逃,郑芝豹的家丁队已经是难得的精兵。
在陈岩的命令下,四排火枪手迅速追击着,前一排的火枪兵放完火枪就地装填,后面的则快速越过他们的队列继续冲着郑家军开枪,然后是第三排第四排,等第四排的火枪防空,第一排已经装填完毕,继续快步向前越过第四排展开进攻,如此周而复始。
然而当这些家丁刚刚搬开拒马,遮挡叛军的硝烟被江http://m•hetushu.com风吹拂开来,然后家丁们震惊的发现又一排的火铳指着他们,然后是连绵不绝的铳响。
然而到底铁甲兵的数量太少,面对敌军的疯狂攻击他们往往要一一敌三敌四,单薄的阵列无法完全阻挡住敌人,很多的敌人绕过缝隙到了他们的身后。
叛军下船的人数不足一半,正是立足未稳的时候,击其半渡之时,稍微懂得兵法的都知道这个道理。
郑芝豹指挥着军队向着叛军迅速的逼近,两千精锐家丁在前后面跟着的便是大队的步兵。骑在马上往两边看去,王之仁和方国安同样正带人往叛军阵地进发。
铁甲兵防御力惊人,数百人排成单薄的阵型,顶着方国安王之仁两军的猛攻。这个时候铠甲的重要性凸显了出来。面对敌军的砍杀,铁甲兵只是稍稍避过脸部要害,便不管不顾的挺枪怒刺挥刀猛砍。敌军的武器落在铁甲上顶多砍出一个白印,而己方刀劈下去一刀便是一具尸体。
“砰砰砰”第三轮铳声响起,活着的家丁们掉头就逃,然后又是第四轮,数百民家丁后背中弹倒在了逃跑的路上。
家丁头目使了个眼色,两个家丁扑了过去把郑芝豹死死抱住,夺下手中得长刀,把他推上战马,拥着往后就逃。明眼人都能看到,等不到三军合围,再坚持片刻得话,自己这百十人就会被溃兵撕了!
这次足有三百多的家丁被射倒在地,两轮射击下来有将近三成的家丁死在排枪之下,哪怕很多家丁穿着厚厚的皮甲,依然被弹丸轻易射穿。
“逃什么逃?咱们这么多人,便是一人吐口吐沫也能把叛军淹死!”郑芝豹勃然大怒,伸手拔出腰间的宝剑,“把他们全部拦下来,敢后退者杀无赦!”
“敌人距离我方两里!”
虎蹲炮是曲射炮,更多的弹丸越过了持着盾牌的前面士兵,从空中落入了郑家军的队列,惨叫声接连想起http://m.hetushu.com,无数的士兵栽倒在地。
郑芝豹指挥着士兵缓缓逼近,小心控制着速度,保持着士兵的体力,等到双方靠的足够近时才是冲杀过去的最好时机。
看着手下接连摔倒,虽然被射到的士兵数量不足半成,郑芝豹也是愤怒万分,红着眼睛高声呼喝,就要打马亲自带队厮杀,却被身边的亲兵死死拉住了缰绳,两个亲兵迅速的把他从马上拖了下来,因为骑在马上更会成为叛军射击的目标。福建本来就不产马,郑家又是以水师为主,除了主将能以马代步以外,悉数都是步兵。
随着郑芝豹的命令,两千家丁在郑芝豹副将的带领下迅速向对面叛军扑去。
“轰轰轰”伴随着一声声巨响,硝烟弥漫在炮兵阵地上空。
“敌人距离我方只有半里!”
排枪射击,四段式攒射,射出的弹丸连绵不绝,几乎没有多少间隙,在如此密度的弹幕之下,进攻的军队要忍受巨大的伤亡,三十步的距离哪怕是盔甲盾牌也能穿透,即便是郑家最勇敢战技最强的家丁,也顶不住这种打击。
“将军,另外两支军队从两边杀过来了。”身边的亲卫小声提醒着,却是从其他城内出来的方国安、王之仁两支人马,正从左右两个方向杀了过来,距离己方阵列不足一里的距离。
郑芝豹没有回头,他知道这种程度的炮击对己方顶多制造一些慌乱,造不成多少伤亡。
就在此时,连绵不绝的炮声响成一片,叛军的虎蹲炮终于开火了,上百门虎蹲炮同时开火,弹幕如雨向着郑家军落来。最前方的盾牌兵就感觉手中持着的盾牌如同遭到暴击,一股大力冲击而来,忙用肩膀死死的抵住盾牌,也有不少的盾牌兵撒手扔下了盾牌,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却是盾牌被弹丸击穿,身上嵌入了无数的铅子。
当听到这里时,陈岩重重的挥下了手臂。
方国安和王之仁两军终于接近了战场,看着被和*图*书三千叛军杀得节节败退的郑家军,二人知道现在是击败叛军立功得最佳时机。叛军只顾着追杀郑芝豹,却把软肋直接暴露在自己面前。
“方国安和王之仁正在夹击叛军,只要咱们再坚持一会儿,三军合围咱们就赢了!”郑芝豹不甘心地叫道。
而根本不去看射击的效果,炮手们迅速的退出子铳,把另一个装填了火药的子铳送入母炮中,然后便是装入弹丸。因为有装填好火药的子铳,佛朗机火炮射速比一般火炮快的多。硝烟还未散尽,火炮陆续再次开火。
“传令下去,令炮兵往两边开火遮挡,铁甲兵护卫住火枪兵两翼,火枪兵继续追射,务必将前面的郑家军彻底击溃!”陈岩厉声道。
只有迅速的把当面之敌击溃,才能腾出手来对付左右的两支敌兵,反之若是就地防守必然陷入方国安王之仁的两面夹击,而郑芝豹若是缓过神来反击的话,任是己方战力再强,陷入三面围攻也非常麻烦。
面对暴怒的郑芝豹,他身边的留下来保护他的家丁们只能苦着脸听令,一个个拿起刀枪排起队列,开始阻挡起败兵来。
然后便是连绵的爆炸声响起,血肉横飞,敌军陷入慌乱之中。
好在抛弃了火炮的炮兵及时退回了本阵,在指挥陈大牛的命令下挥舞着钢刀把破阵而入的敌兵杀了个精光。
家丁们平日里好吃好喝,待遇是普通士兵的数倍,战场上自然要出力,只要他们能在叛军中冲出一个口子,后面的大队人马便能跟着杀入,这两三千叛军也就彻底玩完。
在郑芝豹的手下同样装备着一些的火铳,不过火铳射击的精度实在差,射击速度极慢,还有炸膛的危险,与之相比士兵们更喜欢用弓箭。
单凭火炮自然无法阻挡数万军队,冒着火炮得射击,付出了较大得伤亡,两支军队的家丁队已经杀到了陈岩队伍两侧,和阻挡的铁甲兵杀在了一起。
只是一轮的开火,冲杀在最前方的家丁队最和*图*书少倒下二百多人,伤亡了一成有余!
而火枪兵的连续射击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伤亡,每一轮的射击都会造成数百士兵的死伤。看着身边的同伴一个个摔倒,很多士兵顿时陷入了极大的恐惧之中,他们根本不敢拿着刀枪向火枪队反击,而是把刀枪对准了阻挡自己逃跑的同伴。不管不顾的劈砍着捅着,杀出一条血路一路狂逃!
“怎么回事?杀啊!”被从马上拉下来的郑芝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跳着脚大声吼叫着。
“佛朗机开火!”传令兵迅速的把他的命令传了出去。
趁着虎蹲炮停歇的间隙,冒着佛朗机火炮的连续开火,两千家丁飞奔着,距离叛军越来越近,然后便看到前面那一排阻断前进的拒马。当然这一排简单的拒马构不成什么障碍,只要把他们抬起横过来便可。然而当最前面的家丁去搬抬木马时,叛军的火铳兵开火了。
冲的快退的也快,当郑家军后面的大队人马在郑芝豹的指挥下继续前进时,前方的家丁队已经掉头逃回,直直的撞入己方大队人马之中,顿时骚乱四起。
陈岩不为所动。
双方距离实在太近,不时有箭矢落在了炮兵阵地中间,炮手们迅速丢下了火炮,向着本阵跑去,组成单薄得队形挡在了火枪兵身后。
“火枪兵排队前进追击!”看着败退的郑家军,陈岩沉声下着追击的命令。
而郑家军因为家丁队的溃逃,后面的大队步兵也都惊惶失措,很多人跟着就逃,却被郑芝豹嚎叫着带人挡住,一万多人进退失据,陷入了混乱。
指挥这两三千军队的叛军将领很稳,双方距离已经很近了还不开炮,这让郑芝豹心提了起来。不过那又怎样?己方可是有着近五万大军,方国安和王之仁正各自指挥着军队从两面夹击,这么多的人便是淹也能把这两三千叛军淹没!
舟山工坊制作的火枪乃是仿制的荷兰人火枪,采用的是机床钻制枪管技术,再加上军械司对工匠严和_图_书格的要求,制作的质量极高。火枪的射程在一百五十步,不过有效射程也就五十步,而要想保证射击精度的话最好是把敌人放到三十步以内,因为这年头的滑膛枪就这个鸟样,圆形的弹丸没有膛线造成了射击精度极低。所以西方军队作战时常排着整齐的队形靠的极近互相向对方开火,即所谓的排队枪毙战术,以密集的弹丸弥补精度的不足。
“敌人距离我方只有一里了!”
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进入了佛朗机火炮的射程,不过陈岩还是没有发话。
火铳装填有多慢大家都知道,这个时间足够全军杀入叛军阵列。
佛朗机火炮的射程达二里,陈岩身边有专门观察敌军距离的士兵,每过一段时间便会向陈岩报一次敌我双方之间的距离。
亲卫营的战术也是如此,同样需要靠密集的火枪开火来杀伤敌人。不过亲卫营还有大量的火炮,可以在敌军距离较远的时候即用火炮攻击。
“冲过去,火铳装填慢的很!”带领家丁们的副将嚎叫着,用力指着前方被弥漫的硝烟遮挡住的叛军阵列。
所有人都懵了,呆呆的不知道该继续前进还是掉头就逃,而指挥家丁的副将也不再发号施令,因为就在刚刚一枚弹丸穿透了他的胸口。
陈岩已经防着了他们,火炮已经调转了方向,冲着他们快速开火,然后便是八百铁甲兵,分成两部,挡在了火枪兵得侧翼。
“张起盾牌,继续进击!”郑芝豹厉声喊叫着,以盾牌兵打头,速度陡然加快,迅速向着叛军开去。
“弓箭手火铳手对射,其他人冲过去!”
不约而同得,两人都派出最精锐的家丁,向着叛军两肋狠狠得杀了过去。
距离叛军阵列越来越近,能看到叛军阵前摆放的火炮以及后面密密麻麻的火铳兵,叛军的装备果然精良啊,怪不得陈越这厮能够打败张献忠数十万贼军。
冷钢压成的板甲,哪怕锋锐的长枪也无法破防,除非被扎在关节腿部等板甲护不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