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7章 柔情

“谁说没有?武则天不就是吗!”
“看什么看?”见陈越一眨不眨的上下打量着自己,坤兴有些娇羞的低下了头,嗔道。
“可是大臣们都说神宗是昏君,我父皇也说不会像神宗那样。”
陈越脸上的笑容更盛了,摊摊手,“你不当监国谁当,陛下现在这个样子,国不可一日无主啊,这天下是你家的,你不当监国难道让张绣生的那个刚会跑的小公主去当吗?”
“哈哈,说的也就是嘛,所以只有你勉为其难了呀。”
“你不需要懂,更不需要像陛下一样凡事亲力亲为,你只要朝会时坐在宝座上,对重大国策盖上印玺就行。”陈越哄着道,“你想想,当年神宗几十年不上朝,大明不还是一样运转吗。国家大事有朝廷文武百官在,有的是专业的人才去处理。要是什么事都需要君王决定,还要内阁要文武大臣们做什么?”
自懂事起,父皇就整天不是上朝便是批阅奏疏,往往数日都难得见上一m•hetushu•com面。国事一日比一日艰难,每次见到父皇他都多了几根白发,身躯更佝偻了一些。为了支持父皇,在我八九岁的时候,母后就带着我做女红,为的只是节约内帑。我虽然是公主,日子过得还不如好些平民家女儿,至少她们比我自由。
“可是,公主当监国在大明可没有先例,别说大明,历朝历代也没有先例呀。”坤兴公主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好好好,不说不说。公主放心,凡事有我在呢,有我为你把关,什么岔子都不会出!”陈越拍着胸脯保证道。
“这几年发生的事情真是太多,陈越你知道吗,这几年我越长越大,可心却没一天是安稳的。虽然我是高贵的公主,父皇最心爱的女儿,可从懂事以后我却从来没有感受到多少快乐。
当我懂事以后,我便想着能为父皇分忧,可是我只是一个女儿,又能做些什么?直到那天我偷偷出宫,遇到了卖木马的你。和图书然后便是咱们合伙做蜂窝煤,那段时日可以说是我这一生最快活的日子。每天跟着婉儿姐噼里啪啦拨算盘珠子,对着账本,便是我最高兴的时候。
“不许说我父皇的坏话!”
“武则天?你说的可是唐朝的武后?”坤兴犹豫着问道,见陈越点头,便不高兴的道:“武后荒淫无道,心狠手辣、滥用私刑、祸乱朝纲,你怎么拿我和她相比!”
数月不见,坤兴公主的身量又高了少许,却也瘦了许多,脸上的婴儿肥彻底消失,出落得更加的清丽无双,一双眼睛一如既往的大而明亮,只不过眼底透着丝丝的疲惫。
“我回来了恐怕你要更累,我的监国公主殿下。”陈越笑道。
父皇逼母后自尽,又亲手杀了昭仁妹妹,我并不怪他,因为他也抱着自杀殉国之心,不忍让妻女被俘受辱。亡国的皇后公主会受到什么待遇,看看史书就知道了,南唐的小周后,蜀国的花蕊夫人,最凄惨的便是金http://m.hetushu.com兵破开封以后宋朝皇室的女子。
“你父皇倒是不昏,可大明还不是江河日下。”
“噗哧”坤兴公主一下子笑了,“胡说八道!她才那么小一点儿。”
“你说的可是女儿国国王?”坤兴皱了皱鼻子冷哼道,西游记这本神魔话本她却是无聊时看过。
“并非女儿国国王,而是事实上真的有,距离我大明数万里的欧罗巴洲,有一国名英吉利,便先后有数代女王当国。你也知道我手下有诸多西夷人效力,他们不会说谎。”陈越笑道。
坤兴公主顿时睁圆了眼睛,“哼,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干嘛和史可法说要让我当监国?”
“哼,想拉就拉呗,找这么多借口!”
可谁想到上天派了你下来,救了我和父皇,也救了大明的江山。然后咱们便逃到了南京,我原以为往后会过得好一些,谁知道仍然出了这么多的事情。陈越,我的心真的好累。”
陈越笑道,“可史可法他们已经答应了,再过和_图_书几日便会举行大典,到时你便是我大明名正言顺的监国。”
……
“呵呵,这些文人们都不甘被女子压在头上,对武后多有污蔑之词,他们的说法不足为信。”陈越笑道,“不过说到女子当国,在西夷却是有例子在的。”
轻轻靠在情郎的怀里,闻着男子浓重的气息,坤兴公主只觉得心扑通扑通跳着,却又格外的安稳。
“可我怕我做不好啊,我只是一个女子,什么都不懂。”坤兴委屈的道。
“公主,我看你右掌手纹独特贵不可言,有凤舞九天之兆。”
“西夷国家能和我大明一样吗?”坤兴摇头道,对陈越要她当监国实在难以接受。
“你回来了就好,回来了我就可以安心了。”坤兴公主轻轻的道。
坤兴公主轻轻地点头,“有你在我身边,我就放心了。呀,你做什么!”
坤兴伏在陈越怀里喃喃的说着,闻着诱人的香味,抚着柔顺的秀发,这一刻陈越的心充满柔情。
“公主你清减了许多,这些天真是委和图书屈你了。”陈越叹道。
情郎的话顿时让坤兴眼眶为之一红,想起三皇子传出噩耗父皇中风这些天所过的日子,没有一日不在煎熬之中。
陈越在偏殿静立没有片刻,便见坤兴公主雀跃着奔了进来。
然后那一日突然来了,据说李闯兵临北京城下,全城已经大乱。父皇红着眼睛冲到我的宫中,举起宝剑的那一刻,我吓得快要死了。然后你冲了进来把我救下,从那时我便知道,我这一生不能没有你了。
“放心,一切有我,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顺,越过越好。”
“额?是这样吗?”陈越犹豫着问道,坤兴则重重的点头,陈越这才恍然,除了近代以后对武则天的评价较高,而在古代,朝廷民间对武则天的风议多持负面态度。特别是宋朝理学兴起以后对武则天卯鸡司辰的行为更是口诛笔伐,而历史上武则天留有遗诏去掉了自己皇帝的称谓,故以后的朝代也都不把武则天当做皇帝。所以,对陈越把她和武则天相比,坤兴很是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