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8章 趋炎附势者

“这是下官的一点心意,还望大管家您笑纳。”
“蝶儿,你说我能当好这个监国吗?”坤兴公主突然问道。
若论景色精致,现在的齐国公府在南京可谓首屈一指,便是皇宫也无法与之相比,毕竟是魏国公徐家二百多年的心血构建而成。
陈越点点头:“就是心里不舒服啊,想想当初在北京时,李闯王入北京后,明朝的官员们哭着抢着投靠,为了一官半职全然不顾读书人的体面,根本没有一点读书人的风骨,现在仿佛那时的情形再一次出现。官员们投靠的对象竟然成了我!真他奶奶的。”
……
然而府第赏赐给陈越以后,陈越在这府中住的时间却屈指可数。而现在,这座名园终于迎回了他的主人。
顾君恩摇摇头,“官场上历来如此,官员们苦读寒窗多年为的便是当官,舍去一点脸面尊严换的您的赏识从此飞黄腾达,对他们来说很容易就能做出选择。”
坤兴公主高兴hetushu.com了,整个乾清宫都活泛了起来,一改往日的压抑沉闷。
进入府中,洗漱一番,换上便装,顿觉一身轻松。又草草吃了些饭食,陈越来到书房,顾君恩正等在书房,翻看着那些官员们的拜帖。
“属下遵命!”顾君恩答应着去了。
虽然现在南京实际上已经掌握在陈越手中,可论身份他也不过是勋贵是大将,宫中自然不能久待,和坤兴公主温存片刻之后,便离开了皇宫回了齐国公府,至于宫里的守卫,早就换了自己人,由徐青田负责,韩立副之。
坤兴公主很高兴,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忙个不停,给崇祯喂水,按摩胳膊,都亲力亲为,脸上还不时的露出微笑。这些天来蝶儿从来没有见到她这么开心。
陈越也很高兴,既为刚刚和坤兴见面高兴,也为如此顺利就拿下南京而开心。
“属下已经看过,多是些五六品的小官,其中四品以上高官只有http://m.hetushu.com一个,应天府尹姚思孝。”
“死丫头!”坤兴公主白了她一眼,蝶儿连忙努力屏住笑意。
对陈越来说,现在关键是要建立自己在朝中的势力,好更好的掌控朝廷,至于官员们的品行,实在无法要求太多。
“那是,那是,还请大管家在齐国公面前多多美言。”
“有什么不一样的啊,奴婢以为都一样,当监国也不是有内阁以及六部大臣们做事吗,公主您只需要指挥一下就行。再说不是还有齐国公吗,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问他就是。”蝶儿抿嘴笑道。
陈越随意的坐在书案之后,端起仆人送来的茶水,惬意的抿了一口,这才开口说话,“这件事顾先生怎么看?”
蝶儿在旁边不时的给坤兴递些东西,看着坤兴公主脸上泛起的春色,忍不住也笑出声来。
顾君恩知道陈越指的府外官员拜见一事,放下拜帖微微一笑,“这件事要看国公您怎么想了。国公和*图*书您刚刚入城,这些人便闻风前来拜见,可见都是些没有立场趋炎附势之徒,人品自然不怎么样。可是反过来想,国公您一直以来在朝中竖敌过多,根基很浅,现在这么多官员来投靠说明是好事,至少咱们以后能迅速建立自己的班底,不至于再无人可用。”
“嘿,这南京的文官不错,部堂级的大佬们挺有风骨,比北京的文官强。这个姚思孝让他进来见我,至于这些五六品的官你替我见一下就行。告诉他们只要以后为我效力,便是我陈越的人。另外告诉刘能,让他出动锦衣卫考察一下这些官员的能力,品行无所谓关键是要有能力,看看哪些人能用哪些人不能用。”
齐国公府便是原来的魏国公府,更是朱元璋未称帝时的吴王府,后来赏赐给了开国功臣徐达,而福王之乱魏国公徐久爵牵涉其中,爵位被废,崇祯便把魏国公府赏赐给了陈越。
没想到向来固执迂腐的史可法竟然转变了脑http://m.hetushu.com子,竟然答应让坤兴公主监国这么“荒谬”的条件。既然史可法答应,事情就轻松了许多。而有了史可法等的配合,局势便能迅速的稳定下来。
“这些都是些什么官你看过了吗?”
“哼,就你个丫头能!”
陈越回府前呼后拥这些人自然看得到,可是却没人敢上前试图答话。直到陈越消失到府门之内,这些人才争着往府门涌来。
当然史可法也不是那种懦弱趋炎附势之徒,以后朝廷上会有更多的争执,谁能占据上风还未可知。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只要坤兴当上监国,君权在手,又掌握着强大的军队,自然什么事都不需害怕。
“哼,就知道哄本宫高兴,当监国可不比以前,再说四海商号我也只是查看查看账本,具体的事情还是有各大掌柜们去做呢。”
陈越点点头,没有多问,带人进入了府中。
原以为起兵清君侧会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毕竟自己的举动已经和造反无异。若hetushu.com是南京群臣众志成城誓死抵抗,说不定真的会兵连祸结天下震动。
“都是这城里的大小官员,争着抢着递帖子求见国公您,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杜渊苦笑道。
然而陈越骑马回到府门前时,却看到府门前停着数十顶轿子,距离府门不远的地方聚集着上百人之多。
杜渊是陈家以前的邻居,也是陈越父亲陈江河手下的军户,逃离北京时跟着一起撤了出来,便跟着当管家。
“各位,我会把你们的帖子交给我家国公,至于见谁不见谁,在下说了可不算。”杜渊立在台阶上傲然道,这个曾经的军户面对朝廷高官现在也丝毫不怵。
“当然能了,公主你把宫中的用度管的这么好,还管着四海商号那么大的生意,当个监国又怎么会当不好呢?我就没见过比您还强的女子!”蝶儿很会说话,让坤兴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这是怎么回事?”陈越对迎接出来的大管家杜渊问道。
官员们脸上堆着笑容,谄媚的巴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