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0章 完了

而面对这种全面的溃退,便是八旗将领准塔也不在试图阻止,而是带着手下八旗第一个向着大清河河面而去。
洪承畴也是经验丰富的宿将,早就防备着明军的进攻。他麾下的军队大部分士气低落,却还有勉强能战的,比如马科部,因为投降清军较早,家眷被安置在蓟州,在清廷的控制中。别的绿营兵可以逃跑可以投降,马科部却不敢,若是他投降的话,绝对会牵连蓟州的家人。
“大人,快走吧!”两个幕僚催促着,架着处于绝望中的洪承畴就逃。
先是一排短矛投掷,然后骑兵们端起三眼火铳,对准近在咫尺的绿营士兵开火,骑兵队列擦着清军外侧驰过,留下了上百具的尸体。
当时十数万绿营兵开始整理队列,听从洪承畴的指挥先后投入到战斗中。
绿营兵抛下辎重逃跑,哪里还有士气可言,李奕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支清军悉数留下。
乱了,全乱了,顷刻间十数万的大军彻底崩溃!无数的绿营兵哭着喊着向着大清河便逃,根本无www•hetushu•com视八旗兵的阻止。
集合了郭虎吴胜兆六七位绿营将领的亲兵,率先进攻的这两三千人都是最精锐的部队,其实一般的绿营兵能比?
漫天飘飞的雪花中,能见度越来越低,上千骑兵如同鬼魅一般出现,绕到南侧狠狠向清军软肋插去。
骑兵人数少,而且雪天路很滑,马速不敢太快,余枫也不敢带着骑兵冲入清军阵列,而是带着骑兵在距离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士兵们再次装填火铳,然后再一次的逼近开火射击。
在明军骑兵的侧翼骚扰下,洪承畴不得不分出数万的军队防守侧翼。因为恶劣的天气下他根本不知道侧翼的明军到底有多少。飘舞的雪花虽然不算太大,却极大的格挡了视线,透过千里镜望去,百丈以外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敌军的情况。
然而他的话哪里还有人听,喊声明明白白是从东面而来,接下来便是敌人如同疾风一般的进攻,部署在东面的军队刚上前抵挡,便被和_图_书打得落花流水。
就在大清河南岸,在漫天飘舞的雪花中,一场数万人的大战展开了。
于是,除了正在交战的士兵,其他绿营兵们不约而同的向着大清河逃去,任是将领们也阻止不了,而很多将领根本也不阻止,反而带头第一个逃走。
然而到底是绿营兵距离大清河很近,明军从济南出发,距离较远。等到前锋报告发现渡河的绿营兵之时,绿营兵已经过河了小半。
大清河岸边,听着东面传来的喊声,洪承畴骇然色变!
能迅速地在明军攻来时把麾下军心涣散的绿营兵弄成这个样子,洪承畴的带兵能力还是极强。
傻子都能看出来,此战已经完了,再也没有一丁点战胜的希望。这个时候能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逃跑!好在身侧便是大清河,而且是已经结冰的大清河,只要跨越了大清河,便能逃出生天,不信明军在这种大雪天气还会继续追击!
齐王陈越的大军杀过来了,东西南三面已经被明军包围,这个时候谁能不慌?哪个还有再战和*图*书的勇气?
陈越竟然率领大军从胶东赶来了?这怎么可能!
来袭的明军并不算太多,清军以多敌少的情况下,未必没有战胜的可能。绿营兵中有着好多投降的九边明军,其将领当年多在洪承畴麾下呆过,对洪承畴的军令还是肯听的。
在别的军队渡河之时,马科受命带着本部在一旁警戒,当明军杀来时,立刻便带着军队迎了过去,双方厮杀在一起。
这仗很快便陷入了乱战。厮杀声,刀枪的碰击声,火铳的轰鸣声响彻不断。除了近处的情况能够看清,稍远之处什么也看不见,能做的便是挥起刀枪杀向面前的敌人,只有把敌人杀败自己才能活下去!
一开始喊声比较散乱,慢慢的越来越整齐,当数千人齐声高呼之时,便是战场的厮杀声也被压了下来。
便是交战中的绿营兵看清攻来的竟然是昔日的同伙儿,却也根本没有机会把消息传递出去,因为整个清军阵列已经彻底处于慌乱之中。
阵亡的人数虽然不多,可恐慌却快速的传播开来,逼的出击的绿和-图-书营兵一片混乱。
一方是誓要把绿营兵留下的西路明军,一方时急着逃跑的清军。而只有抵挡住明军的进攻,才能逃出生天,大部分清军都知道这一点,所以作战欲还是很强。所谓归师勿遏说的便是这个道理。
就在战斗正酣之时,郭虎吴胜兆等降将率领亲兵队赶到了战场,几个将领碰头简单商议后,合兵一处从东面展开了进攻,边进攻还边派手下高喊,“齐王大军赶到,绿营兵降者免死!”
李奕带兵从济南北门离开之后,行至大清河边便折而向东。
双方箭矢火铳相互往来杀个不停,每时每刻都有士兵摔倒在地。李奕指挥着数万军队,携带着连胜的士气对着清军猛攻不止,一开始清军还能仗着人数优势进行抵挡。而当余枫带着千余骑兵赶来时,立刻从侧翼对着绿营队列发起猛冲。
大清河虽然处处结冰,却不是每处都能过去。很多地方河岸突出奇峻,便是下去也难。而且十来万大军,先渡后渡也得安排妥当,若是一窝蜂的都冲过去,队伍溃乱不说,还有www•hetushu.com冰面断裂的危险。所以一开始在洪承畴的指挥下,过河的秩序还算有序,然而当明军从西面杀来时,顿时便有些骚乱起来。
没过多久,余枫派人飞马来报,高进库带人投降,李本深自尽,现在历城已在明军之手,而据高进库交代,洪承畴已经抛下辎重往大清河方向逃了。李奕大喜,知道再无后顾之忧。当即派人传令,命李玉林负责处理降军镇守济南,命余枫分兵守住历城,再带着骑兵迅速赶来,先行前往追击。
这种天气下什么阵型什么指挥用处已经不是太大,完全比拼的是双方士兵作战的意志。
洪承畴连下军令,命令停止渡河摆开队形和明军作战。由准塔率领八旗兵守住河岸,敢不听令抢着渡河,八旗兵便是一刀砍下。有八旗兵震慑,渡河逃跑的风潮才算遏制。绿营兵们将领们不得不转换心思,开始准备和明军作战。
“假的,一定是假的,告诉大家不要惊慌,这是明军的诡计!”洪承畴厉声喝道。
完了!这两个字在洪承畴心底生起。继而便是无限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