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3章 绝境

那只有靠步兵强行破阵了!眼前的明军虽然强悍,马喇希对歼灭他们依然信心十足,因为他手下有着一百多真正的满八旗精锐,都是久经战阵的锐士!
武备生火铳手都端着火枪,枪口指着前方,却没人乱射。盾牌兵举着盾牌遮挡着空中飞来的箭矢。有士兵被满人箭矢射中倒地,后面的士兵则会迅速把他拖入阵中,然后补位。
“砰”的一声,一枚弹丸射入白巴牙喇兵胸口,三层铠甲并不足以遮挡近在咫尺的火铳射击,他不甘的怒吼一声,仰面摔倒在地上。
两百多步兵向着明军阵列缓缓逼去,八旗兵中的火铳手举着装填好火药的火铳走在最前,在距离五十步时便纷纷开火。
三十步的距离,箭矢足以射穿普通的铠甲。
在明军覆盖性的弓箭射击下,不时的有清兵摔倒在地,清军弓箭手也立刻对着方阵中间的明军弓箭手展开反击。箭矢如梭在空中穿行,双方都不时有士兵惨叫着摔倒在地上。
不到二十步的距离,已经非常之近,稍加训练的火铳兵都能射中,更不用说这些武备生火铳手大都是世袭军户出身,对火铳的使用十分熟练。
近三百蒙古骑兵向着明军阵列呼啸而来,其威势惊天动地,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的人完全想象不到数百匹战马高速向着自己撞击过来的情景,那是何等的震撼人心。胆气稍微差的人已经浑身颤抖,手根本握不住兵器。而对大多数武备生来说,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震惊害怕在所难免。好在,数个月的艰苦训练使得他们服从性极好,没有主将的命令,哪怕是再害怕也没人敢乱动。
“火铳兵不许还击,放其进入二十步再射!”邓炳珍沉声命令道。火铳的射程虽然能达到五十步,但准确度和破甲能力极差。二十步才是最佳射程,足以穿透大多数铠甲,而十步以内,便是三层铠甲也无法挡住火和图书铳的射击。
“啾啾啾”,接下来便是接二连三的闷哼声,大部分箭矢被方盾挡住,却有部分箭矢射进了方阵,二三十个武备生中箭。由于武备生都穿着制式的军服,棉袍外层衬着铁片,便是头顶戴的头盔也是钢铁铸造,防御力非同一般。中箭的武备生除了三四个被恰巧射中的面门要害倒地而死,其他的身躯中箭的,箭矢也只不过破过了甲衣入肉并不深,只是轻伤罢了。
若是手下有几十骑重骑就好了,以覆有马铠的重骑兵破阵再容易不过,可马喇希此次出兵为的是袭扰聊城明军之后,根本没有攻坚的打算,长途袭扰速度为先,自然不可能携带重骑。
而他们喵的不再是骑兵,而是目标更大的战马,而且按照张煌言的要求,箭矢指向了战马稍前的方向,等箭矢飞到时战马刚好也到了,随着弓弦声响起,蒙古骑兵战马接二连三的中箭摔倒,高速奔驰中摔倒由于惯性又往前滑了数步才倒在地上,而战马上的蒙古骑兵早被从马上甩了出去,在高速中甩落马下便是能活也是重伤,若是不幸被后面的马蹄踩上当即便是死于非命。
“注意箭矢稍稍向前一些,射!”张煌言的命令终于发出,八十个弓箭手同时松开了拉弓弦的右手,箭矢如飞蝗一般向着从侧面经过的蒙古骑兵射去。
马喇希遂下令,命蒙古骑兵绕到明军方阵之后对其保持威胁即可,而攻坚的重任有以满八旗为主的步兵担任。八旗兵的进攻方式更多是步兵进攻为主,先以步兵破开明军阵列,再由骑兵冲入追杀。所以一提八旗兵就以为都是骑兵这是误解。
方阵的中间,张煌言冷静的看着远处逼来的清兵,手下的弓箭手们却没有乱动,而是恢复着连射数轮消耗的体力。清兵距离太远,不是弓箭发威的时候。因为进攻的这批清军步兵都是满八旗,人人穿着铠甲,最前hetushu.com面的十多人还穿着三层厚甲,不是弓箭所能射穿。
还未等方阵里的武备生们从震惊惊醒过来,在火铳手们还不知道该不该放枪时,却见到蒙古骑兵齐刷刷的张弓搭箭,箭矢如雨一般向着方针罩了过来。
前面的战马摔倒,逼得后面的骑兵或者飞越或者侧向躲闪,躲闪不及者便撞在一起,引起了更多的混乱。
“啾”,一支羽箭正射在武备生火铳手的面门,他一声不吭的栽倒在地上。
方阵已经被八旗兵破开,双方犬牙交织的厮杀在一起。残余的六十余弓箭手还有百十名长枪兵没有加入战阵,他们面向南方列阵,防备着远处蒙古骑兵的进攻。张煌言射出箭矢的同时,更多的目光也放在了身后,若是再让蒙古骑兵冲破阵列,那就真的败了。
明军竟然撑住了蒙古人的骑射?远处指挥步阵的马喇希很是震惊,在以往,面临骑兵冲阵之时往往还未等骑兵靠近,明军的弓箭手火铳兵都早急忙慌的把手中的箭矢弹丸射出,根本不管敌骑到没有到射程,射击的效果可想而知。而当八旗骑兵还击造成相当的伤亡之后,大部分明军阵列便会一哄而散。能在骑兵冲击下巍然不动,并且沉着对射的明军,实在太少。
邓炳珍眼睛通红,一枪刺入一个八旗兵前胸,钢制的枪刃破开了铠甲,深深的刺入八旗兵的身躯。一脚踹开面前的八旗兵顺手拔出长枪,格挡住另一个八旗的劈砍,枪杆一下子被砍为两段。邓炳珍怒吼一声不退反进,举起断抢插入八旗兵的脖颈,劈手抢过他的钢刀,大吼着向着其他的八旗兵杀去。
邓炳珍看着高速奔驰而来的马队,脸色铁青一片,经历过和满鞑大战的他,知道骑兵是何其的可怕。对大部分明军来说,根本经不起骑兵的冲击。能在骑兵冲来保持阵型不乱者已经算得上是精兵。看着手下武备生虽然害怕惊hetushu.com慌,却没人乱动,邓炳珍微微点头。
然而五十步外的火铳射击,精确度实在是可怜,大部分弹丸出火铳以后便不知道飞到了哪里,便是有弹丸能够射进明军阵列,也无法射穿盾牌铠甲。
火铳兵们终于反应了过来,“砰砰砰”的火铳声响起,数个蒙古兵摔倒在马下。此刻的蒙古兵距离明军阵列三十多步的距离,虽然在火铳的射程以内,但因为骑兵间拉的间距很大,准确度极差。
“火铳轮射!”看着清兵已经冲入二十步以内,邓炳珍一声令下,剩下的三十余个火铳兵分成三轮,火枪透过前两排长枪兵的间隙,轮流向着不远处奔来的清军开火。
看着北方陷入苦战便是主将邓炳珍都加入了战斗,再看看南方迅速逼来的蒙古骑兵,便是镇定如张煌言眼中也露出了绝望。敌军是己方两倍,八旗兵的战力要比己方这些新入军不久的武备生更加强劲,不到一个时辰的战斗,己方已经伤亡惨重,还能厮杀的也就二百余,若是再没有援兵出现的话,己方这二三百人肯定会全军覆没。
双方终于撞到了一起,刀枪并举拼命向对方杀去。前排的明军拼命举着盾牌格挡着清军的进攻,后排的长枪手则把长枪从盾牌上方向着清军拼命刺出。
张煌言迅速的松开弓弦,箭矢像长了眼睛一般射入那个八旗兵弓箭手的咽喉,右手迅速的拿起插在地上的羽箭,拉弓松弦,箭矢射入另一个清军弓箭手的右眼。
而明军方阵这里也倒下了十多人。虽然蒙古人善骑射,可骑在马上射箭精确度和射速到底比不上站在地上。一轮的弓箭对射之后,蒙古骑兵的损失竟然比明军更大。这使得他们不得不小心了起来,在远处整理队列后,迟迟的没有再次进攻。
一个身材剽悍的白巴牙喇兵舞动着狼牙棒重重的击打在面前的盾牌上,清脆的声音响起,举盾的武备生惨叫了http://www.hetushu.com起来,巨大的力量顺着盾牌撞来,他举盾的右手已经震折。
“进攻!”随着马喇希的一声命令,八旗兵步兵加快速度,越过前面的火铳手,向着明军方阵飞扑而去。冲在最前的是十几个白巴牙喇兵,人人穿着重甲,舞动着大铁枪狼牙棒等重型武器,他们担负着击破明军防线之重任。
现在蒙古骑兵的一轮冲击没有给明军造成多少伤亡,反而自己伤了三四十人超过了一成,这大大出乎马喇希的意料。这股明军的远程火力很猛,想靠骑射给其造成巨大的伤亡已经不可能。
火铳兵射后边走边装填火药,而弓箭手开始发飙,三十余弓箭手张弓射箭向着明军阵列射去,射速要比火铳兵快的太多。
七八个正在奔跑的八旗兵猛地一下顿住了,胸前的铠甲上出现了小小的洞口,圆形的铅弹穿透了铠甲,射入了体内,尚未释放完的动能使得弹丸在体内旋转着,造成致命的打击。
不断有武备生倒在清兵弓箭之下,整个方阵却不为所动,当双方的距离约三十步时,张煌言一声令下,七八十弓箭兵同时拉开了弓弦,向着清兵阵列展开了齐射,一轮射罢,又是一轮。
“立盾竖枪!”邓炳珍厉声命令道,随着他的命令,方阵外围的第一排士兵重重的把方盾砸在地上,方盾下面的尖锐部砸进泥土中。同时把手中的长枪底部插入泥土枪杆放在方盾上斜指前方。而第二排的士兵则把枪杆架在了第一排士兵肩头。第三排火铳手把已经装填好的火枪从两排长枪兵缝隙中伸出,指向越来越近的敌骑。
七八个八旗兵被射杀自然无法阻挡清兵大队的进攻,更多的八旗兵越过他们的尸体,向着近在咫尺的明军攻去。队列中的八旗兵弓箭手连续不断的射出箭矢,近在咫尺几乎箭不落空,很短的时间,前排的明军长枪兵便被射死数十人,后排的长枪兵赶紧补上,继续保持队和图书列的完整。
经历了这么长的战斗,特别是刚刚蒙古骑兵的冲击骑射之后,这些武备生们经过了最初的慌乱,已经镇定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慌是没有用的,唯有击败眼前的敌人,所有人才能活下来。不得不说,这些武备生都是整个大明最敢战能力最强的人,毕竟敢于考入武备学院并且被录取者,都是军户子弟的佼佼者和各地的豪杰之士。这些人都是满怀着热血不畏牺牲之人,有着马上夺取功名的志向。所以,哪怕是初战,哪怕是面临着满八旗蒙古骑兵这样的强敌,他们经过初始的慌乱后迅速的镇定了下来,开始按照主将邓炳珍的命令,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敌骑越来越近,邓炳珍正要挥手令火铳兵发射时,却见到奔驰到三十步外的蒙古骑兵拉动战马斜斜的向两边分成两队,绕着明军方阵两侧飞奔。这种阵型的变换完全是在高速飞奔中完成,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在明军士兵眼里,前一时刻还是一副向着己方方阵撞击而来的模样,下一时刻却一下子在阵前完成了变向,变成了马侧对着方阵。
而事实上八旗兵非常注意火器的使用,火铳的装备率在百分之二十左右。马喇希手下一百余八旗兵,便装备了火枪二十二支,另有弓箭兵三十余人。
战事已经十分危急,八旗兵的战力太过强劲,单薄的两行长枪兵根本无法阻挡,方阵已经被八旗兵强行破开,他这个主将也不得不加入战斗之中。
而弓箭手们一箭射出根本不去看战果,而是继续搭上准备好的箭矢,快速的拉弓放箭,以尽量快的速度把箭矢射出去,连续放了五轮之后,蒙古骑兵已经远离了方阵,在距离明军方阵不远处留下了三四十具马尸以及同样数量的士兵尸体。
“踏踏踏”的马蹄声声响起,二百多蒙古骑兵终于等到了时机,策动战马缓步向着明军阵列前进,速度越来越快,马蹄声已经响成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