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6章 崩掉几颗牙齿再说

郑芝豹道:“大哥,我这就去安排!”说完便急匆匆走了,现在的郑芝豹已经被杀怕了。
“大哥,你明白什么了?”郑芝豹急忙问道。
“啊!”郑芝豹只吓得脸色苍白,“大哥,咱们怎么办?要不咱们逃吧!咱们还有水师,还有近千艘海船,咱们可以乘船逃离安平。”
将近两万俘虏被组织了起来,作为攻城的炮灰。
很快,他不得不从安平撤退,再次回到海上了。虽然仗着手中的实力,占据厦门金门等海中岛屿全无问题。可是还有回到岸上的机会吗?若是陈越真的掌握了朝廷的大权,失去了根基的郑家还如何是他的对手?恐怕只能再次变成海盗了!
“你继续组织人手撤离,以撤出家眷为主,至于银子放在后面。我这就上城组织防御,为撤退争取时间!”郑芝龙吩咐道。
“您说的是陈越的部下?”郑芝豹张口结舌道,“可是,陈越他不带着兵在北京吗,和_图_书离福建可是有着数千里之遥。”
“是,大哥!”郑芝豹慌慌张张的出去了。
“大哥,壕沟被填平了,叛军马上要攻城了!”郑芝豹惊慌的冲入房中。
“他娘的,放箭啊,叛军杀入城里谁都活不了!”施福郑联等将领在城头巡视着,威逼手下开弓放箭。
而就在郑芝龙兄弟准备从安平撤退时,城外的陈默也已经做好了攻城的准备。
郑芝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郑芝龙:“什么人?”
而郑芝龙还在分析着:“不,灭亡郑家恐怕还不是陈越的全部目的,陈越他现在手握重兵,天下一半以上的军队在他手中,有刚刚击败满跶收复北京,在大明的威望一时无两。而偏偏这个时候陛下醒了要从坤兴公主手中夺权,下一步肯定会削除陈越手中的兵权。陈越肯定不愿交出手中的权力,说不定还想着靠手中的军队篡夺大明的江山。所以才假借艾能奇的http://m.hetushu•com名义叛乱,灭了咱郑家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恐怕叛军会从福建向浙江展开进攻。叛军的战力之强你也清楚,浙江的明军如何能够抵挡?等到叛军攻入浙江威逼江东之时,恐怕陛下将不得不命令陈越回师平叛。而陈越率领大军回归之时,也正是他清君侧篡夺大明权力的时候。厉害啊,真他娘的厉害!”郑芝龙喃喃的分析着,声音中充满了沮丧。
“慌什么慌?哪里是那么容易攻进来的!撤退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郑芝龙训斥道。
“大哥,您说的都对,可是咱们怎么办啊?”郑芝豹无奈地道。
郑家十多年横行海上积累了无数的财富,想短时间运走根本不可能。
郑芝豹一拍大腿:“我怎么没想起来!是啊,艾能奇营中那些士兵很多面貌分明是南方人,我还以为是在福建新加入的贼兵呢。可是,艾能奇怎么和陈越搅和到了一起啊http://www.hetushu.com?”
看着一个又一个俘虏死在城头的箭雨下,便是陈默也心生不忍,不得不派出数千火铳兵于护城河前列阵,用火铳向着城头齐射,掩护着俘虏们的填壕工作。
郑芝龙冷冷道:“怎么搅和到一起?你别忘了东南督师王寅可是陈越的人,还有那福建巡抚钱枫林可是陈越的狗腿子。这分明是偷龙转凤,把来自东番的精兵扮作投降的贼兵,以艾能奇的名义造反。恐怕是要借着艾能奇的手把咱们郑家连根拔起啊!”
看着昔日军中的兄弟在叛军的威逼下蜂拥而来,安平城头的郑家军士兵犹豫着,虽然在军官的威逼下不得不开弓放箭,不等不用火铳火炮射击,可是到底是军中的兄弟,很多人不忍心对自己人动手。
郑芝龙冷哼道:“还能什么人!有着大量犀利的火枪,有着咱们都没有的手雷,更有着严格的训练,而且死盯着咱们郑家非要处之而后快,还能是什m.hetushu.com么人?”
郑芝龙缓缓道:“这根本不是什么叛军,而是另有其人!”
在城中郑家军的射击下,俘虏们死伤惨重,无数人倒在奔向护城河的路途中。
东番军的火铳自然犀利无比,安平城头的守军被射的不敢露头,填壕的工作进行的无比顺利,一个上午的时间,便填平了一段二十多丈宽的壕沟。不过死在守军箭下的俘虏也有两千人之多。
“哼,想攻破老子的安平城,哪里那么容易,老子先崩掉姓陈的几颗牙齿再说!”郑芝龙提着宝剑,健步如飞的向着城墙走去。
郑芝龙冷笑道:“你别忘了和泉州一海之隔,还有着姓陈的一支军队!”
“嫂子和几个侄子已经被送到了船上。可是其他家眷还有很多,还有城中的银两粮食还有其他财富还没来得及搬。”郑芝豹回道。
“这,这……”郑芝豹在屋里转着,已经不知如何是好。对于陈越手下军队的战力,再没人比他更清楚。当年在南京http://www.hetushu.com时,他的勤王军便被陈越杀得一败涂地,而近日更是连一个照面都接不住。若是城外的叛军攻来,凭着手下这两万人能够守住安平吗?
“慌什么慌?”郑芝龙训斥道,“咱们在安平经营了这么多年,一大家子人无数的财产,想撤走哪那么容易,再说,咱们还有两万多军队,叛军一时半会打不进来。”
而郑芝龙还在感慨着,感慨着陈越的厉害。从海盗到一省总兵独霸东南,一家三伯爵,郑芝龙一直以来非常的自傲。可是再看看人家陈越,郑芝龙的心中又充满了沮丧。
俘虏们被分为千人一组,每人扛着装满土石的麻袋,进行填壕的工作。一个个在火铳刀枪的威逼下,向着护城河奔跑而去,只要能往返三次,便获得活命的资格。
“怎么办?看这架势安平是守不住了,咱们要尽快把家眷还有城内的财富转移到厦门。”郑芝龙缓缓道:“叛军是厉害,可是他们没有水师,只要咱们离开安平他们便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