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67章 福州

一旁的幕僚郑阳笑道:“大人尽管放心,吕泰将军还是知道轻重的。”
王寅微微一笑:“这可是近千万两银子的财富啊,能办多少大事?有多小心都不为过!不是吕泰知道轻重,而是齐王一手设立的监督制度杜绝了贪污的可能。吕泰虽然为总兵,却只有指挥权,军资粮饷,监督权都不在他手中,有营中上百镇抚司官兵盯着,他哪里敢伸手?”
韩青亲自动手,撬开了其中一口箱子,金光闪闪的金币映入眼帘,吕泰随手抓起一把放在眼前看去,每枚金币上都镌刻着一只老鹰的模样,他知道这是佛郎机人的鹰洋。
“都封起来运上船吧!”
左懋第摇摇头:“不行,我去了这福州怎么办?身为东南督师,我不能擅离职守!”
左懋第木木的坐在堂上,听着这些官员歇斯底里的宣泄,他能理解他们的感受。
福州的军权操在巡抚钱枫林手里,若是钱枫林降贼,其他人根本没有办法。
和-图-书懋第为难的道:“这个时候我能有什么办法?”
布政使司衙门,福州知府悄悄拜访布政使胡茂,悄悄道。
原本指望着水师能够及时赶回解救福州之围,现在看来根本不能指望。很多官员不禁想起流传在官场的传闻,原督师王寅正是叛军的后台,是他一手操持掌控着叛军。既然如此,其又如何会带兵回来?
……
随着胡茂的大骂,堂上其他官员也纷纷发出绝望的骂声,痛斥着王寅。原本在督师左懋第面前,他们不会如此失态,可现在叛军大兵临境,福州城岌岌可危,若是叛军攻入城内,他们这些人谁都跑不掉,绝望之下谁还顾得了那么多?
再撬开几只箱子,每只里装的都是银锭。正是陈默在安平城内的缴获。
看着仓库内堆满的箱子,吕泰知道每一口箱子里都装满了金银,四五个仓库,藏着的金银何止数百万两!便是位居总兵高位的吕泰,一下http://www•hetushu•com子看到这么多财富也头晕目眩。
“没办法了,咱们的命运皆操在钱巡抚手中。要想活命只能抱着钱巡抚的大腿。既然叛军是王寅背后操纵,和齐王也脱不了干系,咱们抱紧钱巡抚大腿,也不失一条通天捷径!”
“王寅奸贼,我早就看出他和叛军是一伙儿!”布政使胡茂大骂道,“福建如此好的形势,就因为王寅他擅自招抚艾能奇,才败坏如此。现在又拥兵自重不听调遣,他和叛军就是一伙儿的!”
钱枫林道:“中丞您是东南督师,只要您亲自去调兵,哪个敢不听?中丞,下官建议您立刻乘船前往杭州,调距离最近的浙江兵来援。”
福建布政使胡茂连忙道:“中丞大人,您别忘了咱们还有一支军队啊。”
吕泰精神一振,一摆手:“带路,看看去!”
见吕泰就这么走了,韩青有些急了,连忙追了上来,小声道:“总兵……”
左懋第脸上露hetushu.com出了苦笑:“诸位,叛军大兵压境,郑总兵的七万大军溃败,郑总兵亡于贼手,现在整个福建只有福州城中这不到一万的军队,我又有什么办法?”
“中丞大人,您得拿出一个办法啊?”一片骂声中,钱枫林突然说道,堂上顿时静了下来。
硕大的安平城已经空无一日,只有青烟淼淼。
在计划中,这些个官员都是牺牲品,都是抛给叛军的祭品!
闻听叛军离开安平,王寅立刻命令展开追击。水师总兵吕泰亲率五千精兵数十条战船于安平码头上岸,攻入了安平城中。
“还是齐王英明!”郑阳赞道,话头一转:“大人,陈默带人离开安平,难道咱们就在这里干耗着不动吗?”
胡茂顿时皱起了眉头:“如此为之奈何?”
左懋第还未回话,巡抚钱枫林道:“胡大人你说的可是王督师带领的水师?自从王督师带着水师南下以后,已经半个多月没有消息了……”
在靠近码头一处粮仓中m.hetushu.com,吕泰看到就地摆放的很多木箱。四五个仓库以内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摆放了不下五六百口大箱子。
厦门岛,王寅小心翻看着吕泰派人送来的账簿,和摆放在眼前的另一本账簿小心对比着,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左懋第一走,很多官员才回过味来。
福州城,叛军从泉州攻来的消息传来,整个城内一片恐慌。福建三司的大员齐聚督师行辕,要新任督师左懋第拿出办法来。
“总兵,找到了!”亲卫百户韩青兴冲冲跑到吕泰面前,高兴的禀告着。
听着钱枫林的话语,其他官员们仿佛也看到了希望,纷纷劝说左懋第立刻前去杭州调兵,于是,左懋第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依依不舍的乘船离开了福州。
钱枫林急促的道:“调兵啊!福建没有军队,可是相邻的浙江、江西、广东有啊!您是东南督师,有权节制四省军队!”
“不对啊,督师一走,岂不是把咱们抛给了叛军?据传钱巡抚他和王寅狗贼关系密http://m.hetushu.com切,其和叛军必然有联系。左督师一走,钱巡抚便在这福州城中一人独大,他若是和叛军配合,这福州还能守得住吗?”
韩青吓得一哆嗦:“我没有,小人不敢!”
吕泰霍然转身:“你想干什么?你可知道每一口箱子在陈默那里都有记录?军中镇抚司数百双眼睛也死死的盯在这里,你敢伸手用不了三日就有人把你的手砍下来!”
以极大的毅力把眼睛从银箱上拔出来,吕泰扭头离开了仓库。
王寅笑道:“不动,在把郑家军彻底整编之前不离开金门厦门两岛!”
“啊!”堂中的官员们顿时目瞪口呆起来。
左懋第犹豫道:“现在调兵恐怕来不及吧,军队集结进入福建都需要时间,而且各省军队刚刚回到本省,恐怕不愿再来吧。”
钱枫林急了:“中丞大人啊,您是东南督师,不是福建巡抚。您尽管去吧,这福州城有我和诸位大人呢!福州城内有万余军队,我再召集城内乡绅百姓协助守城,守一两个月应该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