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92章 是谁给你的胆量敢这么对我说话

何禄激动的道:“当然是越快越好。”
对于钱谦益的输诚,陈越完全不置可否,因为他现在根本没有再把东林党看在眼里。江南的士绅看似力量极大,控制着朝堂和江南乡下。可是在手挽重兵的强权者看来,却是根本不值一提。
清兵入关之后,李建泰一直在乡闲居。后来北方各地风起云通,掀起抵抗满清的浪潮,李建泰便联系山西士绅,组建义军,配合举兵反正的姜瓖占领了山西全境。而当时的满清急着应付陈越的北伐,对山西暴乱根本无力镇压。
大同,吴平拜见了陈越,陈越对其交代了自己的打算。北方重镇,非大将不能镇守,而陈越麾下大将之中,拥有独当一面能力的也就几个,吴平便是其中之一。
对崇祯的性格能力陈越深知,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太平时节守成尚可,乱世之时崇祯性格缺陷便很快的显露了出来。
果然,见过钱枫林没有两天,朝廷下令出兵的圣旨便到了扬州。吴孟明接旨后对着钦差答应会很快出兵,可实际却以各种借口拖延着,兵力集结,粮饷补给,这些都成了拖延的借口。
“齐王,您带着这么多军队进入山西,事先为何没有请示朝廷,为何也不和下官说一声,现在这么多军队过境,让下官如何征集足够的粮饷?”丝毫没有请陈越进城的意思,李建泰当面质问道。
陈越知道,这表示崇祯已经认命,已经不愿再折腾,这个选择对崇祯来说很难,陈越能够想象崇祯做出这个选择时的痛苦和无奈,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些愧疚。
“啊!”张煌言这才回过神来,微以沉吟,连忙说出自己的看法。
君臣相处多年,要说没有感情那是瞎话。可是,陛下啊陛下,我不能再让你由着性子来,大明在你的手里已经到了灭亡的境地,是我还有无数的将士抛头颅洒热血,这才挽救回来,为此甚至搭上www.hetushu.com了我父亲的性命。所以,决不能再让你糟蹋!
而现在看到圣旨,张煌言算是长出了口气,既然崇祯皇帝已经妥协,齐王就不会走到乱臣贼子的路上去,自己也不会落得个逆臣的名声。
虽然迟滞一些时日,但江南的变故先后传来,身为陈越身边的近人,张煌言对这些事情自然知道。叛军攻占浙江,九江暴兵动乱,郑森兵败,堵胤锡受阻,这些张煌言全都知道。
“齐王,以属下之见,没必要太过急着回京。叛军,叛军虽然猖狂,并不会攻打南京,所以朝廷并未倾覆的危险。”虽然猜出了叛军的底细,不过既然齐王陈越没有挑破,张煌言只能装作不知。既然叛军是自家人,自然不会去攻打南京,这个大家都知晓。
闻听陈越带着大军入境,山西总兵姜瓖慌忙来到军中觐见齐王,然后便被齐王陈越留在身侧。而宁武关一线的山西守军也被一路挟裹,以攻打顺贼的名义被统统征发。
陈越满意的点点头:“沧水兄所言甚是。虽然朝廷已经下旨,但咱们没必要急着走,先把北方的事情归拢清楚再说!”
对这些官员,陈越根本没有好脸色,摆出大都督的架势,命令山西地方为大军提供粮饷补给。
既然陈越穿越到这个世界,既然有能力改变这一切,他又岂能置之不理!
而在钦差启程的次日,陈越带着五万大军离开了北京,经居庸关进入宣府,向大同镇而去。
陈越顿时愕然,是谁给他的勇气敢对自己如此说话?
山西光复,南京朝廷便委任反正举义的士绅们当地方官,李建泰便被委任为山西总督。
所以,陛下啊,我陈越并非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更不是为了谋朝篡位称王称霸,我要做的事情是为了华夏,为了亿兆汉民啊!
看到圣旨,张煌言一直有些愣神。虽然他在大都督行辕任http://m.hetushu.com职,一直主持着参谋司的工作,可是像叛军这种机密的事情,陈越却并未告知于他。这种事情,也就局限于陈越单明磊等真正的高层知晓。毕竟,张煌言跟随陈越时日尚短,尚未进入到真正心腹的行列。
而另一个时空,满清占据华夏之后,因为满人的粗鄙目光短浅,根本没有把目光看向世界,这才有了数百年的沉沦。
单明磊、李彦直各自负责山东北直隶事务,何禄便是陈越身边首席谋士,随侍在陈越身侧,只不过这个谋士能力有限,更多的负责大都督行辕文书工作。
不过,既然跟在陈越身边,对陈越的布局张煌言隐隐也有些了解,对陈越手下独当一面的人物张煌言也都知道。所以对叛军的事情,张煌言也有着自己的猜测。
难道齐王陈越真要谋朝造反不成?可自己已经派人往北京输诚,已经明确表态会全力支持于他,为何叛军还会进攻江东?钱谦益深深的不解着。
吴平受命镇守宣大,已经整修了长城关口。长城以外的蒙古人也很消停,毕竟强大的满人八旗兵都被明军打败,满人曾经的附庸蒙古人如何敢扎刺?而满人退回了辽东老巢,在蒙古草原上的势力同样退走,对很多蒙古部落来说,与其招惹无比强大的明军,倒不如占据满人退出后的空间,蚕食原本属于满人的利益来的划算。
可是,张煌言却无可奈何,因为他已经上了陈越的贼船,想下也下不来。叛军攻占浙江,张煌言的鄞县老家自然无法幸免,不过消息早就从南方传来,鄞县张煌言的亲眷已经被接到了舟山岛上,现在安全无比。
现在当然不是征伐草原的时候,陈越收下蒙古部落献的礼物,表示了没有出兵塞外之意,便把这些蒙古的使者打发了回去。
陈越带着大军沿着长城一线挺进,长城外的蒙古人立刻躲得远远的,百和_图_书里之内连一个蒙古包都没有,害怕明军出长城讨伐他们,科尔沁等蒙古部落甚至派出使者,敬献牛羊向明军表达善意。
经过商议之后,陈越给朝廷上疏,言明现在北方的困难,说要在平定陕西顺贼之后再回京。
而现在看到朝廷的圣旨,心中的一些猜测便印证了下来,艾能奇叛军背后的底细在张煌言心里渐渐清晰了起来。
钱谦益等一干东林党官员眼巴巴的等着吴孟明出兵过江的消息,然而吴孟明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陈越知道,是钱枫林组织的叛军把江南的士绅打疼了,他们才不得不向自己这个曾经的政敌低头。
“你以为呢?”陈越微微一笑,问道。
……
李建泰当过大学士,现在又是一省总督,自觉无论从哪方面都足以和齐王陈越分庭抗礼,对陈越没经朝廷同意,没有和山西地方官府商量,便随意带兵进入山西十分不满,所以对陈越下令为大军征调粮饷事情非常抵触。
“沧水兄,想什么呢?”见张煌言愣神,陈越忍不住继续问道。
对明朝地方官员来说,最讨厌的便是客军入境,按照明朝制度,客兵入境需要当地官府提供粮食补给,而对地方官府来说,这可是一笔庞大的额外开支,地方官员自然不情愿。
北京,因为距离的原因,陈越接到的情报一直有些滞后。前两天刚收到钱谦益的亲笔书信,信中钱谦益代表东林党表示支持陈越。虽然没有明言直接支持陈越造反,可输诚的意味却是直接表露了出来。
崇祯竟然向自己妥协了,已经册立坤兴为皇太女,并下诏让自己带兵回京。
“既然南京没有危险,咱们就没必要仓促回京。”张煌言继续道,“虽然满跶被赶出关外,但北方还远未稳定。顺贼还依然占据着关中,拥有着数十万贼兵。山西还掌握在姜瓖以及李建泰等士绅的手里,虽然都是大明的军队,可姜瓖等人m.hetushu.com和咱们未必一条心。山东、北直隶的变革正在进行,两地的士绅遭到打击屡屡反抗,若是和山西的士绅勾结在一起,会有很大麻烦。所以在回京之前,必须把北方的这些麻烦都处置妥当才行。”
既然崇祯已经下旨,陈越到达南京之日,便是接掌朝政之时,对跟随陈越多年的老部下们来说,盼望这一刻已经很久。陈越掌握朝政,意味着他们也将鸡犬升天,位极人臣的日子已经为时不远。
“齐王,若是本官没有记错的话,你现在的差遣是北伐军统帅,负责的是带领军队攻灭满跶,而非攻打顺贼。既如此,你未经朝廷圣旨带领军队擅入山西便是违法,少不得本官要上奏朝廷弹劾于你!休要再提粮食补给,还是带着军队速速离开山西去吧!”面对陈越,李建泰丝毫不假辞色,声色俱厉的斥道。
“王爷,朝廷圣旨已到,咱们什么时候回京?”何禄激动的向陈越道。
张煌言把北方现在面对的困难一一说出。既然自己已经和齐王绑在一起,便只能倾力为齐王谋划。
数日后,大军到达太原,山西总督李建泰带着一帮官员迎出城外。
而就在这些天来,攻下苏州城的叛军四处出动,分兵到处攻掠着。苏州府所辖各县纷纷被攻占,在开仓放粮之下,众多的贫民无赖加入了叛军队伍,使得队伍越来越大,攻占城池乡镇越来越迅速。
无数的军情从江东各府县传到南京,都是城池被叛军攻破的消息。籍贯江东的朝廷官员一个个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整日鼓噪着催促立刻出兵,逼得钱谦益甚至不敢离开皇宫回家。
传旨的钦差太监苦劝不果,只能带着陈越的回复返回了南京。
陈越知道,此去南京恐怕再也没有精力回来,北方虽然残破,却关系着北疆的稳定,如是现在不弄妥当,会为以后带来极大麻烦。
往扬州派出催促出兵的钦差派了一波又一波,吴孟hetushu.com明却不为所动,口口声声说正在准备。
陈越没有在大同多做停留,而是带兵继续南下,经宁武关进入山西。
这一切看似和远在北京的齐王陈越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张煌言却知道,陈越绝对脱不了干系。所以,某种程度来说,陈越做的这些事情已经算得上大逆不道。
“本王身为大都督,剿灭流贼绥靖地方是我职责,根本不需向朝廷请示,更没必要向你解释什么?”看着一身大红官袍的李建泰,陈越淡淡地说道。
山西巡抚李建泰当过崇祯朝的大学士,在李自成攻入北京之时逃离了北京,回到了山西老家。
钱谦益同样心急如焚,就在昨日,叛军攻入常熟,他的家乡正式沦陷。可急有什么办法?急也变不出一兵一卒!
“沧水兄,你认为呢?”陈越笑着对一旁沉默的张煌言问道。
然后,又接到了朝廷的圣旨,这次陈越不能不再无动于衷了。
钱枫林在江南做的很好,陈越觉得自己没必要再插手,所以对钱谦益的书信根本没有回复。
陈越之威名已经响彻天下,看着他身后数万强军,宁武关数千守兵根本不敢拦阻,惶恐的打开关门请大军进入。
所以,仅仅从家人这个角度,张煌言也不得不跟着陈越走下去。
现在虽然满跶被驱逐,但乱世远未结束,又恰逢世界之大变局,大航海时代已经到来,所以现在对华夏来说极为重要。若是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华夏便会继续领先世界,成为世界独一无二庞大帝国。西夷那些小国尚能在海外建立庞大的殖民地,大明若是把目光看向海洋,碾压这些小国又岂在话下?
身为掌管天下军队的大都督、北伐军统帅,手中又握着五万强军,山西军队的地方将领丝毫不敢违抗陈越的意志。
听陈越如此嚣张,李建泰气急。当过大学士的李建泰,思想还停留在以前,身为文官的他对武将极为鄙夷,哪怕陈越有着齐王的爵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