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2章 离开西安府

“当然不能全推他们身上,可是大部分责任却应该由他们承担。”陈越冷冷道,“越大人,您是两榜进士,你读过的书远比本王多,也当了多年的牧民官,对百姓的疾苦应该知道。大明为何会到了现在模样?难道您心中就没有过疑问?”
而现在陈越的权势,让他们根本不敢抗衡,只能试着投诚,希望得到宽恕。
“诸位,顺贼肆虐大明将近二十年,给天下百姓带来无数灾难。然而本王念及顺贼之中大多数也是苦难百姓,这才一直心存善念不欲赶尽杀绝。李过、袁宗第等匪酋顽固,决不会甘于受抚,而即便其等肯受抚,数十万顺军以及家属,要想安定下来也许耗费无数钱粮。而这几年来,咱们剿杀西贼,北伐满清,耗费了无数的钱粮,大明的国库早已空空如也。对现在的大明朝廷来说,根本无法拿出安置数十万顺军军民的银子。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逼其前往西域。直汉唐以来,西域便是我华夏之领土,然而朝廷暗弱,现在根本无力经营西域,所以,顺军将是我大明攻略西域的先驱。所以,诸位,能不能把顺贼赶到西域,实关系到我大明千百年之后的利益。”陈越最后道。
陈越微微摇头:“李过等顺军首领也是没有办法,兵败如山倒,恐怕顺军民大都失去了信心,唯有如此,才能逼迫大部分顺军随他西行。他们这一走,恐怕没想着再打回来了……”
……
十多年来,洛阳城数次被顺军攻破,城防残破无比,百姓流离失所十不存一,已经是夏季,田野里稀稀落落根本看不到几个百姓。
“李奕,本王派余枫经营河西西域没有派你,是不是有些失望?”路上,陈越笑着问李奕道。
接下来的数日,陈越召集诸将连续商议数日,确定了对付顺军的接下来一系列的措施手段。
有了粮食,余枫便带领军队向西进发,吴平也带着和*图*书本部一路向北。
河南巡抚越其杰,带着一众官员在洛阳迎接陈越的到来。
吹捧之后,更是献上礼物,“齐王殿下您带领大军剿灭顺贼,还地方安宁,实在是劳苦功高,区区薄礼还请笑纳,是我等一点心意。”
因为士绅的哭求,因为大家都同气连枝,越其杰才勉为其难答应从中说和。而现在陈越的话让越其杰大惊,难道陈越想接着这个机会把洛阳乡绅一网打尽不成?若是陈越真要动手的话,现在城内外都是陈越手下,越其杰虽然是河南巡抚,手里却只有一些府县衙役,根本无力反抗。
李奕道:“王爷尽管放心,末将一定剿平四川,把孙可望和李定国抓到王爷面前。”
“收复陕北各府卫之后,吴平率部返回大同,马闯为宁夏总兵,李玉林为榆林总兵,分别镇守陕北长城防线。余枫则率部继续进逼河西,把顺军彻底逼到西域。我会上奏朝廷,开西域都督府,余枫将会是大明第一任西域都督!陕西平定,民治方面,就由何禄担任陕西巡抚,负责仿造山东北直模式,进行陕西地方变革。”
所以,对这些河南士绅来说,二十万两已经很多,绝非哪家能独自拿得出。
两路大军相互配合,彻底收复整个陕西,并把顺军逼往河西走廊。
顺军向西撤退,临走时在西安城内放了一把火,半个城池都被点燃。李奕和余枫带着先头部队赶到后,虽然派出军队救火,然而烧起来的火头根本不容易扑灭,只能尽量的隔离火头,勉强保留住小半个城内没有被烧毁。
李奕微微一笑:“王爷肯定是有更加重要的任务要给我。”
余枫满是欣喜的看着陈越,他没想到陈越会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他,按照在军中的地位,这样的事情应该由李奕负责才是,想到这里,他有些遗憾的看向李奕,却根本没有在李奕脸上看到任何沮丧和_图_书之色。
其他暂且不说,二十万两银子,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前些时日,越其杰带着河南地方明军配合李奕攻打占据洛阳的李过,李过退回潼关之后,李奕强行收编了越其杰的河南兵,并带着河南兵进入了关中,越其杰顿时成了个光杆巡抚。
而最感到高兴的,则是余枫了,统率十万大军,平西将军西域总督,这可是妥妥的一方重将,论地位已经和吴平、李奕、金鑫等三将可相比拟。
虽然心中有怨气,越其杰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在迎接陈越之时态度恭敬至极。
陈越带着李奕张煌言,在一万军队的护送下,则出潼关向着洛阳方向东去。
虽然陈越面带笑意,可一众官绅人人却噤若寒蝉。现在陈越的威势无量,而根据朝廷消息,又即将入朝秉政,以后更是大明女皇的男人,对这样一个人,所有人都陪着小心。
陈越道:“顺军会不会去西域,取决于咱们,只有咱们把他们逼得不得不继续向西,才能实现部署。毕竟相对于陇西甘凉,满是黄沙的西域也要荒凉太多,若是没有办法,恐怕没人愿意去那里。”
西安府城的百姓大部分被顺军挟裹向西,躲过大火中留下来的只有一千多人,整个城池几乎成为一座空城。
“然而,诸位也得想一想,为何这些年来为何北方会如此之乱,为何这么多的百姓铤而走险?难道就没有诸位的责任吗?”陈越话锋一转,语气凌厉了起来。
而越其杰设宴招待陈越的另外一个目的,便是受河南士绅们委托,向陈越求情,毕竟北直、山东的变革深深刺痛了他们。
当然,若是对江南乡绅来说,二十万两确实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于战乱频繁的北方,虽然很多乡绅拥有的土地远比南方要多,可是靠种田积攒的财富哪里有南方士绅靠工商得到的财富多?
“北方历经动乱,是休养和-图-书生息的时候,诸位乡绅是地方头面人物,恢复地方有赖于诸位的支持。”
于是乎,宴席之上,一干士绅对陈越极尽吹捧,马屁如潮滚滚而来。
“还请齐王殿下教诲,我等自将铭记在心。”王举人连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道,其他乡绅见状也赶忙站起,敬听齐王训示。
经过顺军肆虐之后,各地能弄到的粮食寥寥无几,大军继续向西追杀顺军,就必须从其他地方调粮,距离西安最近的便是河南府洛阳和南阳襄阳了。
陈越下令,在西安修整一段时间,同时派人往湖广河南传令,命运送粮食入关中。
此刻,进入关中的明军将近二十万人,其中属于陈越嫡系的北伐军十万,另外十万则是山西和河南的地方军,陈越以剿灭顺贼的名义,把山西河南地方军几乎抽调一空。
事实上不仅洛阳,包括开封、归德等河南各府,此时也都残破无比。对地处中原的河南来说,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此处的百姓也最是苦难。
张煌言劝道:“王爷放心,李奕等将跟随您征战多年,早已有了独掌一面的能力。相对于打仗来说,朝廷中枢才最需要您。”
陕西一省辽阔无比,短时间想剿灭顺军或者把顺军赶到西域根本不可能,张煌言带着参谋司一干人等反复推演,得出要想彻底平定陕西,最少需要半年时间。
至于其他诸人,吴平原本就负责宣大,剿平陕西顺军只有自然要返回宣大一线。至于马闯、李玉林,跟随陈越多年,立战功无数,被委任为一镇总兵也是理所应当。
陈越把自己的最终安排一一说出。
“我等不敢!”王举人等乡绅大恐,一下子跪在了地上。逼迫百姓造反,这样的罪名他们怎敢担当?
而现在南方多事,朝廷已经连下圣旨,催促陈越返回。对陈越来说,顺军残余已经是秋后的蚂蚱没有多少时日,只需要按部就班的清剿便和-图-书是,而南方和朝廷更加需要自己。
酒酣之际,士绅们的代表一个姓王的举人给陈越献上了礼单。
陈越看着礼单,所有乡绅都把希翼的目光看着陈越,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陈越收敛了笑容,正色道:“顺军连经败仗,士气早已低落至极,李过袁宗第等虽是悍匪,领兵的本事也是寥寥。有余枫的十万大军在,足以把顺贼驱赶到河西。而大明境内的流贼可不止顺军一家啊!”
“王爷,到底你打算派李将军去做什么?”李奕还未搭话,一旁的张煌言有些急不可耐道。
“没什么好教诲的,其实很简单,百姓们之所以造反做流贼,是因为活不下去了。而活不下去的原因,很大的程度是你们这些人逼得!”陈越冷冷道。
“也就是说,李过他们会按照咱们的部署一路向西,去进攻西域?”张煌言喜道。
“多谢王爷!”何禄闻听大喜,向着陈越连连感谢。跟随陈越多年,一直担任着文书之类工作,终于熬成了封疆大吏。
终于,陈越缓缓开口,说出的话语让众乡绅心中就是一喜。
经商议决定,以余枫为平西将军,率领骑兵一万步兵十万,一路向西追击顺军,占领凤翔、巩昌和临兆等陇西府县,然后向西北直击西宁卫。以吴平为平北大将军,率领本部从西安府一路向北,收复平凉、延安、庆阳等府,以及宁夏、榆林等卫。
陈越点点头:“回到南京之后,恐怕本王轻易再也无法离京了,以后的征战就要靠你们了!”
张煌言问道:“王爷可是指的西贼?可是前年,西贼刚刚被王爷击败,连贼酋张献忠都死在了王爷之手,虽然还盘踞在四川,不过也是苟延残喘罢了。”
李奕和张煌言相视一眼,都明白了陈越话里的意思。陈越此次带兵回京,必然是要掌握朝廷的。而以后,更需要坐镇朝廷,根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带兵出征。
“是,王和图书爷!”余枫等将纷纷称是。
陈越摇头道:“西贼可不能小觑。张献忠虽死,可他的几个义子更加的惊才绝艳。孙可望、李定国都非泛泛之辈,其能力绝非李过袁宗第等人能比!李奕你领兵素来稳妥,有独当一面之能,所以我才决定让你去对付西贼!”
南阳的粮食率先经武关运入了关中,南阳盆地经历了一年的和平,取得了不错的收成。接到了齐王陈越的命令之后,南阳地方官府丝毫不敢怠慢,立刻组织人手往关中运送粮食。
难道齐王还是不肯放过自己,难道传闻是真的,齐王要消灭天下乡绅?这些人心里忍不住想着。
而此时,坐在上位陈越身侧的河南巡抚越其杰忍不住道:“齐王,天下动乱,流贼造反,原因有很多,不能全都推到他们头上吧?”
陈越展开轻轻看着,就见第一行写着,纹银二十万两,另外还有粮食牛羊酒水等等,都是犒军所用。
陈越哈哈笑了起来,笑毕指着李奕道:“你啊,稳重的可真不像二十来岁的样子!”
李奕应该是另有任务,余枫心里顿时明悟了起来。
陈越带着一万军队出发,通过潼关,用了十日的时间方才到了河南府治洛阳。
几个月来,不时有消息从北直、山东传来,都是士绅被抄家,土地财富被抢夺的消息,河南一带的士绅早已吓得胆战心惊。
当晚,越其杰带领洛阳一众官绅设宴招待陈越一行,陈越带着手下欣然赴宴。
断壁残垣、满目疮痍,城池上空依然飘荡着股股黑烟,这便是陈越到达西安城外时见到的情形。
“贼寇就是贼寇,到死都不忘杀人放火!咱们真不应该对他们手软!”张煌言恨恨的道。
张煌言稍微一想,也明白了过来,若是李过等顺军首领还想着打回西安重整旗鼓,断不会做出放火烧城这样的事情。
“唉,相比呆在朝廷,我更喜欢带兵出征,那样才更加畅快。”陈越忍不住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