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7章 总理还是总统?

从陈越带兵北伐,两人已经足足一年半的时间未见,此刻相见自然相谈甚欢有说不完的话。
“对面的明军是北伐军精锐,领军的将领是天下第一战将齐王陈越。咱们的军队虽然以后十多万,可战斗的胜负并非人数多便能赢。若我估计的不错的话,明日一早,明军便会向我军营地发起进攻。而咱们失败的时候不远了!”
“换个其他称呼?”王寅就是一愣,“不用内阁,也不能用丞相,又能如何称呼呢?是用同平章事和参知政事,还是用尚书令?”
所以,艾能奇忽悠的无锡营在距离明军营地还有三里时便被发现,然后便看到前面突然间冒出大片篝火,把明军营地前面照的恍若白昼。
“这钱枫林到底在搞什么?难道说他要造反不成?”惊获数支叛军杀来,便是张煌言都不淡定了,震惊道。
“总理?”王寅一愣,这个称呼倒是在意思上清楚明白,可是遍数历朝历代,可并没有这样的称呼啊!
按照条例,该派的明岗暗哨,夜间警惕巡防的部队,这些一点都不少。而大营的搭建也是完全按照规矩,拒马壕沟寨墙箭楼应有尽有。
第二日,按照事先的计划,明军缓缓开出了大营,向着叛军营地逼去。
艾能奇微笑着点头。于是二人带着四千多无锡营义军,在明军篝火照耀之外停了步,然后向后撤去,稍撤了一段距离,又折而向南,隐藏在太湖岸边芦苇丛中。
后有追兵,前面要去的杭州却被明军攻占,叛军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向南进入绍兴府,在明军的一路追击下,躲进了四明山区。
王寅微笑道:“现在还讲什么资格不资格。满清可以有亲王摄政,我大明为何不可?”
明朝齐王陈越的部队实在厉害,自己想浑水摸鱼恐怕不成!大部分叛军在钱枫林的掌握中,对面又有着明军最精锐的部队和最厉害的将军。自己在这里已经没有任http://m•hetushu•com何希望!
陈越道:“给什么交代?本王便是不给他们交代,那些文官又能如何?只要咱们能使得江东和浙江安定下来,他们便只能选择屈服!”
同平章事是前宋丞相名称,尚书令则是唐朝宰相称呼,这两种也都是丞相的另一种叫法。
叛军一路向南退到了湖州,正要向杭州转进时,突然噩耗传来,明督师王寅率领水师五万战船千艘突然挺进杭州湾,攻入了杭州城。
“跑啊!”眼看着明军有防备,火器又如此犀利,几支义军的首领并不傻,哪里肯再去送死,连忙带头便逃了下去。
“本来咱们唯一的机会便是趁夜袭击,现在夜袭失败,再想击败明军恐怕就难了!”艾能奇叹气道,“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死守苏州城,靠着坚固的城墙抵抗明军进攻。我会给大营诸将写信,让他们明天一早撤回苏州城。不过只是死守也不行,必须有一支军队游离在外,给守城的部队以支援。而苏州城毗邻太湖,浩瀚的太湖是最佳战场。侯将军,咱们这支部队便躲在太湖中,伺机打击明军策应苏州守军!”
不过虽然如此,该做的防备却一点也不少,哪怕再稳超胜券,也不可松懈,这已经成了陈越属下诸军的惯例。
陈越指挥着军队轻易占领了苏州城,并分派军队收复苏州松江各县。
这一逃,便是兵败如山倒,十多万叛军狼奔猪突,疯狂的逃跑。
“明军竟然防备如此严密,此战危险了。”艾能奇轻轻的道。
……
而现在看到叛军的进攻就这样轻易被明军挫败,艾能奇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
“大帅,你拿个主意啊!”侯慕白忙道。
“当年王爷不过是一个七品兵备道,谁能想到不过短短数年,便得以裂土封王,成为大明立国以来第一位异姓王,而且还即将秉国执政!”王寅叹道。
因为叛军是钱枫林控制和图书,钱枫林手下两万江西兵又在锦衣卫的控制中,明天的战斗不过是形式罢了,对这点,陈越以及麾下诸将心知肚明。
太湖岸边,侯慕白震惊的听着远处传来的密集的火铳声,他脸色苍白。明军的火器如此犀利,出击的昆山营、常熟营恐怕大事不妙!若是自己不及时撤退,这时恐怕自己这几千人也遭到了极大伤亡,想到这里,侯慕白满是感激的看着艾能奇。
“总理不行吗?那总统怎样?”陈越继续道。
“艾能奇逃不远,卢剑星,传本王的命令,命江东的锦衣卫全力查探艾能奇的下落!”
“太祖竟然留有怎样的圣旨?”陈越惊道。
陈越不禁冷笑了起来:“太祖以为谁都和他一样精力充沛吗?没有丞相帮着处理国事,光凭皇帝一个累死也无法处理这么多繁杂的事务。他就没有想到他的子孙不可能都像他那样睿智和精力充沛吗?”
艾能奇带着侯慕白的无锡营隐藏在太湖岸边,其他几支义军却是不知,鼓噪着向明军营地攻去,企图得到攻破明军之首功。明军人数只有三万,己方却有十五六万之多,兵力是明军五倍以上,又是趁夜偷袭,岂有不胜的道理,若是能立下大功,也好在大帅面前露脸获得个好的前程,这便是几支义军首领们心思。
“是,王爷!”卢剑星答应一声,抱拳而去。
陈越道:“既然太祖有圣旨不许设立丞相,那咱们便换个其他称呼便是。”
“秉国执政吗?”陈越笑道:“本王虽然是王爵,可并非进士出身,哪里有资格当首辅?”
此刻的大营,除了江北军所在的一角有些慌乱之外,其他地方都是非常平静。北伐军乃是百战精锐,对于这点情况根本不惊慌。因为他们知道,营盘扎的有多么结实,己方的火器又有多么犀利,叛军想趁夜攻破大营是何其困难!
“那怎么办?”侯慕白惊问道。
王寅问道:“那该和_图_书用什么名称?”
“情况不明,不宜仓促行动。紧守营地,以待天明!”陈越冷静的道。
陈越却缓缓摇头:“不会,我知道钱枫林,他不会这样做!必然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王寅点点头:“丞相之权实在太大,已经能够和皇权分庭抗礼。太祖充分认知到这点,遂不再设立丞相之职,以消除能够威胁皇权的存在!”
没有了江西兵和东番军,这十多万叛军不过是一些乌合之众,便是陈越现在手中这三万军队,也能轻易歼灭他们!
杭州城内,陈越和王寅会师。
陈越微微一笑:“这两种都不用。”
“唉!”张煌言长叹了口气。
王寅道:“正是如此,所以从建文朝开始便设立了内阁,以帮着皇帝处理政务。一开始内阁的职责只是以备皇帝咨询,然而后来内阁权柄越来越重,到了今日,内阁的权力越来越大,首辅大学士和丞相之权力已经相差无几!”
“艾能奇?有点意思!”陈越笑道。
原本只有自己一个人,艾能奇没有逃跑的把握,而现在有了好忽悠的侯慕白和一干属下,成功逃跑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所以,必然是出了什么意外!
出击的叛军都是一些无赖地痞、还有贫穷的百姓,刚拿起刀枪造反没有几天,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犀利的射击,当眼睁睁看着身边的同伙一个个中弹摔倒时,很多人竟然惊呆了,呆呆的站着迈不动脚,竟然连逃跑都做不到。
“丞相?”王寅微微摇头:“自从太祖废了丞相职位以后,留有圣旨,‘以后嗣君,其毋得议置丞相,臣下有奏请设立者,论以极刑。’所以,重设丞相会违背太祖圣旨,恐怕很难在朝廷通过。”
……
“是,大帅!”侯慕白高兴的道。相比守苏州让明军攻打,侯慕白更愿意带着属下躲在太湖之中,这样更加的安全。
艾能奇不再说话,而是看着远处明军营地的灯火发hetushu.com着呆。一开始艾能奇心里还抱着指望,希望几支叛军夜袭给明军造成一些伤害,最好能使明军大乱,如此也能鼓舞叛军的士气,而自己正好可以浑水摸鱼号令其他叛军成事。
王寅脸上顿时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自从当年在北京追随陈越,数年来,王寅一直便是陈越的嫡系。而以后随着陈越的秉政,王寅必然也水涨船高!
当昆山营、常熟营等几支叛军乱糟糟冲向明军营地时,还未等冲到寨墙,便遭到了明军的迎头重击,足足上千支火铳一轮齐射,叛军便倒下了数百具尸体。
就在陈越惊疑不定的时候,哨探又来禀告,又有好几支叛军从大营杀出,向着己方杀来。陈越却是不知,这几支是艾能奇忽悠的昆山营、常熟营等其他义军。
现在叛军军队将近二十万,控制着福建浙江还有江东四府,若是能够击败陈越率领的这三万明军,便能向西攻打南京灭掉朝廷!想想这些都让人不寒而栗!
“王爷,艾能奇逃了,咱们该怎么给朝廷的文官们交代?”张煌言有些发愁道。
张煌言接令之后立刻吩咐了下去。
寨墙上点燃了数以千计的火把,火铳兵借着火把的亮光丝毫不影响装填弹丸火药。明军火铳手们按照三段射的操作,弹丸一轮又一轮射个不停。
“王爷,那咱们该怎么做?”张煌言问道。
钱枫林带着主力逃往浙江,逃跑的途中给各部义军下令,命他们也都向浙江撤退。于是乎,江东四府之内叛军再无抵抗,明军轻松收复各个府县。便是有小股的叛军不肯逃跑,在精锐的北伐明军面前,也不过是螳臂当车!
明军大营,陈越听到探子禀告,微微有些发愣。对面的叛军突然出营来袭,然后又退去,到底在搞些什么?
陈越知道,钱枫林只要不疯,便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叛军的中坚是陈默的东番军还有马贺两位副将的江西兵,这些都非钱枫林所能m.hetushu•com控制。
既然如此,就不能再留在这里!留在这里早晚会被抓住。必须得尽快逃出去!
陈越笑道:“就用‘总理’这个称呼如何?”
对于叛军的撤退,大营里的明军并不理会,丝毫没有追击的打算。很快,叛军呼啦啦退了下去,只留下篝火照耀下的上千具尸体。一场诡异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
至于逃去的地方,艾能奇已经拿定主意。整个天下还在大西控制中的唯有四川,自然要向四川逃跑!
侯慕白以为自己明白了:“大帅这计策好,明军以为咱们放弃了袭营,等他们睡着的时候,咱们再突然杀出!”
“哈哈,横山公谬矣,是咱们大展宏图的机会来了!”陈越大笑道。
谈好的明日假意交战,钱枫林便带着叛军退回浙江。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能不让人怀疑,怀疑钱枫林有了二心,妄图靠着叛军击败陈越大军而自立。
“恭喜王爷即将秉政大明,而现在江南的士绅力量又被削弱到了极点,朝中的文官们也已经服帖,王爷大展宏图的机会终于到了!”王寅向陈越恭喜道。
艾能奇故作愤怒:“狗日的锦衣卫简直无孔不入,没想到本帅这么小心还是让他们探知!”
艾能奇摇头道:“不,咱们不能退回,而应该先隐藏起来,等待时机!”
钱枫林命令逃回的昆山营、常熟营等义军出营迎战,双方稍一接触,这些义军便败了下去,而他们还未等逃回营地,钱枫林带着叛军主力已经逃跑了。
“大帅,明军已经有了防备!”侯慕白见状大惊,对着身边的艾能奇惊叫道。
艾能奇的语气充满了沮丧,让侯慕白更加心惊了。
“大帅,咱们怎么办?退回大营吗?”侯慕白问道。
直到天明时刻,陈越才弄明白叛军夜袭的真相。卢剑星再一次来到大营,报告事情的始末。
“摄政王?”陈越品味了一下,摇摇头,“这个名字不好。横山公,你看重设丞相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