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明末好女婿

作者:任国成
明末好女婿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0章 谁嫁给谁?

这段时间以来,崇祯倒行逆施,自己暗中与其针锋相对刀兵相见,双方的关系可谓非常紧张,而夹在中间的坤兴公主,恐怕是最难受的吧。一面是情郎未婚夫,一面是自己的父亲和祖宗传下来的江山社稷,这让她该如何适从?
田成刚刚出宫,崇祯的怒容便烟消云散了。
“我知道公主你在害怕,害怕陛下和我之间出现问题,害怕我会因陛下的态度心生不满。”陈越轻轻道。
“臣见过皇太女!”陈越脸上顿时露出了微笑,笑嘻嘻的打着招呼,作势便要跪下行礼。
不过在陈越看来,坤兴多半不会让自己跪下去,肯定会让自己免礼。然而直到他膝盖触碰到地面,却没听到坤兴免礼的声音。
“刚刚是正式相见,众人都在,必须得以正式的礼节。以后,以后不用这么麻烦的。”坤兴公主微低头,解释刚刚没阻止陈越下跪。
看着面前的坤兴公主,陈越有种感觉,一年多未见,双hetushu.com方之间有一种很明显的疏离感,仿佛一道沟渠隔开了两人。
坤兴公主微微咬着嘴唇,没有吭声。
坤兴公主现在是皇太女的身份,是大明的储君,而陈越爵位官职再高,确实臣子,臣子见到储君自然要下跪,这和以前坤兴还是公主之时全然不同。
心中感慨着,陈越告辞离开,在偏殿见到等候多时的坤兴公主。
“公主,你是不是有些害怕?”陈越轻轻的问道。
往日的调皮终于回到了坤兴的身上,陈越便放下心来,嘿嘿一笑,道:“谁嫁给谁都一样,不过公主,你知道什么叫嫁吗?知道嫁后要敢什么吗?”
“大总统请起!”坤兴公主清脆的声音这才传来。
陈越的话让坤兴非常的感动,哽咽着几乎要哭了出来,然陈越提到什么岳父时,坤兴却又破涕为笑,“什么岳父,人家可没嫁给你呢?”
一番私谈结束,君臣相谈甚欢,各自得偿所愿达到目http://m.hetushu.com标。崇祯愿意彻底把权力交给陈越,做他的逍遥皇帝。而陈越也保证不会篡位,会辅助崇祯以及崇祯以后的坤兴公主,保证大明的江山不变色。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客气和疏远感。也许,坤兴公主现在还在害怕,害怕自己会篡夺大明江山,那对她和她父皇将会是一场灾难。
当然,在谈判中,陈越能够感受到崇祯的无奈。不是崇祯想妥协,而是确实折腾不动了,又不想自己落得亡国之君的下场,这才不得不接受现实。若是崇祯不生这场大病,若是崇祯再年青数年,以崇祯的执拗性子想逼迫他屈服恐怕很难。这可是缢号“烈”的皇帝啊!逼后妃自尽杀掉公主自挂东南枝的举动历代亡国之君哪个能够做到?
坤兴忍着羞意使劲抽了抽手,抽不出只能任他握着,脸上却狡诘的一笑:“什么嫁给你,我可是皇太女,未来的女皇,要嫁也是你嫁给我啊!”
m•hetushu•com陈越拍拍屁股站起身来,然后向坤兴看去,便见到坤兴一脸的庄严肃穆,不由得有些愣了。
“陛下,齐王他还在偏殿和公主叙话呢?”大太监田成低眉顺眼道。
算了,给老婆下跪也不丢人,陈越便一横心跪了下去,正儿八经的行见到储君的礼节。
“孤男寡女像什么话!去,派人去传话,让陈越立刻滚出宫去!”崇祯怒道。
“这我可不敢,你现在可是皇太女,国之储君。”陈越笑吟吟地说道。
陈越站起来,厚着脸皮握住坤兴的纤纤玉手,摩挲着,“不是早晚的事吗?再有几月我的守孝便期满,陛下已经许诺,到时为咱们举行大婚,到时你便能正式嫁给我了。”
见陈越不说话直直的看着自己,坤兴脸蛋唰的一下红了起来。微咳了一声,一旁侍候的宫女们便面带微笑的退了出去。
“臣明白,多谢皇太女解释。”陈越笑道。
看着陈越的大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灼热的呼吸m.hetushu•com扑面而来,坤兴公主的心跳如鼓,用力推着陈越的胸口:“本公主不想知道,你先给我老实点!”
柔情蜜意的话语从陈越口中说出,坤兴公主娇躯便是一震,她抬起头来,两眼中氤氲着雾气,声音颤抖着:“陈越,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头戴乌纱翼善冠,冠下一张雪白娇艳的小脸,身穿红色团龙圆领袍服,袍服下隐约是婀娜的身形。抛去了昔日公主的宫装裙服,换上了太子的男装,艳丽中便又显露着飒飒英气。
“是。”田成苦着脸一步一回头的去了。
坤兴在为崇祯解释着,陈越知道她心中是有着担心,担心自己会做出伤害她的父皇的举动。这让陈越有些心酸,也有些心痛。
“刚刚父皇和你说了什么?父皇他身体不好,性格有时很急躁,说的若是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坤兴看着陈越的胸口,继续道。
“是的,现在的我手握兵权,控制着大明一半以上的疆土,若是我和-图-书愿意,确实能做任何事情。可是,即便我能得到整个江山又能如何?若是没了亲情,没了爱人,万里江山又有何意义?”
“这小王八蛋,只有朕的女儿才能治了他啊!”
陈越定睛看着公主,眼睛里露出万般柔情。昔日的小公主已经彻底长大,犹如盛开的娇艳花朵。
“给大总统上座,看茶!”随着坤兴的吩咐,一旁侍候的宫女搬椅子,上了沏好的茶水。
“当然是真的,”陈越情意绵绵的看着坤兴,“陈越自幼和父亲相依为命,除此以外再无亲人。自和公主相遇以后,便把公主看作亲人一样。这些年来,我和公主和陛下早已超越了君臣的关系,有的更多的是亲情。现在家父亡故,公主便是陈越的亲人,陛下便是陈越的岳丈,被岳丈骂几句打一顿又算得了什么?”
“没人的时候不用叫我皇太女,叫我名字就好,我名字唤作媺娖,你知道的。”坤兴公主继续道。
“陈越还没离开?”乾清宫中,崇祯瞪着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