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蜜汁炖鱿鱼

作者:墨宝非宝
蜜汁炖鱿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章 相了个亲

第一节

门在身后,悄无声息地推开,母亲大人走进来,看了看蔫耷耷的佟年,笑着劝说:“准备准备,要出去吃饭喽。”佟年失神地回头:“在房里吃行吗……”
一辆车,三个人。
表姐率先打破车内的安静:“大家都是年轻人,我就先自我介绍吧,我是做市场的,在一家奢侈品公司。你呢?”
“嗯,”她紧紧攥着自己的大衣袖口,“我自己打车过去……”
“年年?”楼下姑妈的声音立刻响起来,“我还说你怎么一直闷在屋里呢,学习学傻了?”姑妈热情地招呼她,“快来,你表姐刚回来,你们也好久没见了吧?两三年?还不好好聊聊?”
运动服上还画满了维尼熊……
佟年整整三天没出家门, 就在自己的小房间里, 对着屏幕看一个个密室风暴的比赛视频。从K&K和SP到二线战队, 最后都看完了, 就去看网络上的精彩名局。等到第三天晚上已经是除夕, 她连K&K的所有采访和*图*书视频、文字资料都看完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楼的,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姑妈和妈妈围着,絮絮叨叨地介绍着她和表姐的工作学业,然后再介绍给一个老爷爷。
好吧,失恋也要有缓冲期……
她就这么傻着,穿着一身柠檬黄色的运动服,站在楼梯上。
相亲?
“没什么正经工作。”gun单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翻出手机。
佟年懵懵地穿了大衣,围好围巾,跟在妈妈身后走出。十几个人,四辆车,只能分散着送走。“年年,”妈妈随手将她的围巾系紧,压低声音说,“交给你个任务啊,你表姐和那个大哥哥在相亲。你们是年轻人,你去和他们两个坐一辆车,听听两个人在说什么,见机行事啊,乖。”
她安慰自己。
分明就是……不想搭理你而已。
整个人像是悬在了一根细细的钢丝上,不敢妄动,只是拼命祈祷,快开到,快下车,快吃完饭,就可以和-图-书回家了……
……好吧。
gun很少接受采访, 只有寥寥两三篇, 话总共不到十句。
失恋了……
她无意识地用鼠标,碰了碰那个卡通男人,蹦出了一句话:“小姑娘,情报离谱啊。不是说喜欢我吗?怎么连我单身,且对女人没兴趣都不知道?”忽然跳出来的话,让她一愣,马上又脸红了……然后又立刻觉得更伤心了。
……
……她默默坐着,胡乱地嗯了声。
……
gun轻挑眉,视线收回,继续低头喝茶,好像这屋子里的一干人等都和他没有太大关系。
表姐原本想要坐在副驾驶座上,可人家把衣服扔在那里,没有拿走的意思,也没有客气客气让表姐坐的话,自然,只能有些不太满意地和佟年坐在了一起。
笔记本电脑屏幕上, 正显示着一个小小的屏保,是她自己做的。里边有个卡通的男人形象, 在变幻各种表情,对个骑着大猫的萝莉说着话。每隔三秒,会变换一句http://www.hetushu•com, 都是他曾对她说过的话, 她都一字不差地都输入进去。
他不是说……没交女朋友的计划吗……
诶?好多人——
她动了动手臂,站起身,推开门,沿着楼梯走下去。
她低头,死活不肯挪动一步。
!!!!
老爷爷呵呵笑,比他随和多了。
佟年抬头,看见不远处的gun已经打开了前车门,背对着众人,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扔到副驾驶上。“我不想坐他的车……”她鼻子一酸,低下头。
佟年看着那段退役的话, 甚至觉得心酸。
真得不太正经, 和那天他所说的话判若两人, 也和他百度百科上所构筑出的形象不同,好像, 他的回答永远都能把记者的问题化解, 然后再丢一个嘲讽技能。
“乖啊,”妈妈还以为她是尴尬,“你不过去,难道还自己打车去?”
鼠标触上去,还能发出声音,声音还是根据他的声线特地做的……
她只能又闷闷地转头,然后,hetushu.com彻底僵在那里。喝茶的男人已经抬起头,根本就是他,从眼神到坐姿,到那种不太耐烦的感觉都是他……
“给他打个电话,年夜饭可不能迟到。”
她郁闷地低头,狠狠踢了踢楼梯扶手,转身……上楼。
“相亲好几次,这是最没风度的。”表姐耳语。
傻子,人家哪是不交女朋友?
“十九岁好,十九岁好啊。我有个外孙也和你差不了几岁,也是学计算机的。一会儿啊你们认识认识,肯定有很多共同语言,”老爷爷听着佟年妈妈的介绍,和蔼地端详着呆若木鸡的佟年,越看越觉得和自己那个小外孙般配,忍不住侧头问gun:“小白呢?什么时候到饭店?”
要不然也太滥情了。
但大过年的,也没办法,总归是亲戚。
“打车干什么啊?”身后已经有人挽上她的手臂,表姐压低声音,拜托她,“我和他也是第一次见。一起嘛,这样冷场的时候,咱们还能说话。”
他要和表姐相亲吗?
“那可不行,hetushu•com年夜饭怎么能自己吃?”母亲大人继续低声哄她,“先下楼打个招呼,你姑妈他们都来了。”
车从小区开出去,直接开上了主路。
“不知道。”gun答,嗓子已经完全说不出话的感觉。
他当年退役的时候是有多伤心啊……
不要……打死也不要……
最重要的是,她终于有些了解,当初solo战队解散,也让gun在最鼎盛时期彻底退役了,只留下了短短的一行话, 自此消失十年。
为了怕爸妈偷看,都改成了日语。
可也就是这么短短两三分钟,所有人真的都已经分开上了车,就剩她和表姐站在楼下,后者自然不知道她的纠结,就这么半推半拉、半说服着把她带到gun的车上。
她最怕就是碰到精英表姐了。
很快在妈妈的招呼下,众人纷纷起身,准备去预定好的餐厅吃年夜饭。
为什么环绕沙发的尽头,坐着的那个穿着一身黑色休闲服,正在低头喝茶的男人……那么像他?!一定是傻了……
都不太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