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蜜汁炖鱿鱼

作者:墨宝非宝
蜜汁炖鱿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章 相了个亲

第二节

佟年想到gun说的话,不知道是该说好话,还是该故意说坏话。定夺不下,索性就摇头:“我真和他不熟,就是一星期前认识的,就知道他打游戏很好。”
车到了地方,她和表姐下车,后者迅速被姑妈拉走,询问初次接触的情况。因为怕姑妈和表姐询问自己,佟年就借口等妈妈的车来,一个人默默地站在玻璃门后。
隔着玻璃,看不停停下来的车。
“……舒服了……”
“小白来了?”老爷爷笑呵呵地,忙招手,让Dt过去,“来,给爷爷看看,你这几个月有没有长高。”
一边喝着饮料,一边默默地胡乱按照手机屏幕,从唱吧到yy,再到B站、微博,等等等等,只要是能打发时间的地方都逛了一圈。
……
……
她怕再被追问,装着打电话,拿出手机,躲到了最角落里。
表姐不想再让他听见自己和佟年的对话, 只是抓住她的手, 用眼神问:什么情况?
……还长高吗?佟年忍不住仰头,目测Dt的身高。
http://www.hetushu.com心里舒服了?”他总结性地,问了句。
“……不算不务正业吧。”
气氛秒速降到冰点。
就张了张口, 愣愣着, 傻看他。
gun将车钥匙交给停车的人,从巨大的玻璃转门走进来,发现了她:“还不走?”
而这个说话完全不留情面的男人将两姐妹扔进了最尴尬的境地, 然后继续回身, 松开脚刹, 转入辅路, 在一排排精致路灯中的马路上, 轻松绕过前面几辆车,加速向目的地而去。
“所以你在车里那些话,显然在捣乱,”gun耐下心,解释给她听,“我的职业是怎样的,不需要一个外人来认同,尤其是以后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人,更不需要去解释。懂了?”
表姐的表情都僵在脸上了,她发誓!她绝对没见过这种男人!
姑妈还在和表姐嘀嘀咕咕的,前者显然太满意gun的家世和学历,后者显然太嫌弃gun的不务正业和傲慢无礼。佟年前脚刚进去和-图-书,就被姑妈拉过去,好声好语地追问这个男人是个怎样的人,毕竟他们两个认识。
“我们,”佟年结巴了一下,轻声说,“不熟,就是认识……”
表姐不敢置信地看佟年, 又看自己这个也才第一次见面的相亲对象。发生了什么?这是什么情况?两个人认识?
“职业?”他不太耐烦,“打游戏算吗?”
“那走吧?”他觉得自己这次再回挪威,一定可以轻松担任起家庭保姆的职责了,短短几天,耐心简直成几何倍增长。
Dt难得地,有了些异样的表情,认出佟年后,又不解地再次看gun。
表姐狐疑看了看她,看上去不像是假话,可怎么都能看出她还藏了什么。这娃从小就比较简单, 说谎的话, 是个正常人都能戳破……更何况,表姐这种情商偏高的。
她正一阵茫然大雾时,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已经转过头,头一次直视今晚的这个相亲对象——佟年表姐:“有些话,说清楚比较方便。我呢,对你没什么兴趣,以后和*图*书也一定不会有兴趣。当然,你肯定也对我这种人不会感兴趣,”他忍受着嗓子的疼痛,哑着声音说,“大家都是成年人,配合一下长辈,吃顿饭就结束了。如何?”
气氛有些诡异,表姐也察觉出他的不可亲近,但还是很礼貌地搭话:“那……也该有个职业吧。听说你在创业?”
……
两个人进入预定好的包房,因为交通堵塞,只到了半数的人。
再高……就要撞门框了吧。再说,比哥哥高多不好啊……她默默地想着。
妈妈是最晚到的,和爸爸一起走进来,她终于松了口气,想要叫妈妈坐自己身边,没想到,很快,就看到妈妈身后的那个戴着棒球帽,穿着K&K队服的大男孩。男孩沉默着,没有任何表情地走进来,左右看了看,先是看到了gun,点头算是招呼。
“正经职业?”表姐看怪物一样看她。
佟年看窗外,嗯?怎么停路边了……
她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尽量让自己装着什么事都没有:“我……等我妈来。”
www•hetushu.com过了会儿,手机开始传出导航的声音:“前方三百米靠右……”
到了?
“还有,”gun视线偏了偏,看佟年,“你也不用装着不认识我。”
gun的视线里,小姑娘完全是一副“我没事”、“我不在乎你”的死撑表情。
导航:“请注意……”
认识?一个常年国外, 去年十二月才刚回中国, 一个因为恐飞从不出国的两个人, 还相差十岁,是怎么认识的?
佟年哦了声,乖乖跟着他进去。
导航:“请注意前方一百米有测速装置……”
他弟弟?
表姐迅速判断:网友?
他回忆了下刚才在车内的那句话,的确让正常人理解,是有些过分:“我对你表姐没兴趣,尽量也想让她对我不产生兴趣。”
……
“……”和我说这些干什么……
车猛地停住。
然后,也看到了佟年。
佟年忙摇头:“不是不是, 偶然认识的。”
表姐似懂非懂,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靠谱:“那,也没有一辈子打游戏的啊?”
导航:“靠右直行两百http://www.hetushu.com米,进入辅路……”
她反应了一下,不会是……那个一直戴着帽子特别高的男孩吧?
表姐无语,凑过来,在佟年耳边低声说:“就是个不务正业的富二代。”
她忽然被点破伪装, 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人品呢?是不是真不务正业?还是……装出来的?”姑妈不死心追问。
“不是,”佟年脱口而出,立刻声音又低下来,“打游戏也是正经职业。”
虽然他不认为自己需要解释,但这个小姑娘算是他漫长人生里,难得接触的几个女孩之一,也算是朋友,总不能让她太难堪:“至于为什么在车里点破我们认识,是因为这是个无法坚持下去的谎言。一会儿我弟弟就来了,他会认出你,也一定会说实话,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没必要装成陌生人。明白?”
“职业选手可以拿冠军,是国家承认的体育项目,”佟年忍不住,替他继续解释,“而且他们如果赢了,奖金很高的……最主要的不是奖金,是荣誉感,中国的很多竞技游戏项目都是世界领先,拿了很多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