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时空旅舍

作者:金色茉莉花
我的时空旅舍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妇女与砍刀

第49章 和平年代和平解决

“怎么?”殷女侠皱眉看着他,一脸大义凛然,“我要维护公道,见义勇为!”
“全部随便拿?”殷女侠有些怔,她在进来的路上便看见一张张极长的桌子上摆着成排的食物,当时的她狂咽口水,当担心太贵,就硬是忍住了。
程云在旁边顿时笑了:“哈哈,看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卫生间应该有一个。”吴问珊放低了声音,担心让人听到会有点不礼貌。
“老板,听说你带着你的前台妹子跑了?”
没办法,程云也只能拉着殷女侠排队。
程云带着她走回座位上,先把东西放下,又摸出手机看了看有没有人联系他,接着拍了两张照,才带着殷女侠继续去拿菜。
晚上比中午的人多很多,当他们抵达餐厅时位置已经不多了,等了几分钟才等到一个四人桌。
“我懂!”殷女侠拍拍胸脯,令得那个地方颤巍巍的,“保证给你吃回本!对了你花了多少钱来着?”
预想中的“你叫谁奶奶”或者“我们本来就排的这”之类的对话都没有出现,那几个大妈像是聋了似的,直挺挺的站在前面。
“这种活儿交给我,我动作快,你给我望风就行了!”殷女侠很仗义的拍拍胸脯道。
……
房间墙壁上贴着精美的壁纸,挂着漂亮而有意境的风景照片,有的地方还挂着现代画,都挺符合她的审美。几个置物架上放着整齐的书和插着几束花的小花瓶,有着创意的摆件和风格与之相近的时钟,一张简单的桌子摆在房间中间,刚好可以很安静的看书,累了则可以到阳台上坐着吊椅晃晃悠悠的晒太阳。
《追风筝的人》、《偷影子的人》、《苏菲的世界》、《百年孤独》……
就算听见这句话,那几个大妈中也只有一个人转过头狠狠瞪了程云一眼,其他人依旧充耳不闻,稳如泰山。
殷女侠脸上就更加阴晴不定了,手捏成拳头,隐隐可听见清脆的hetushu.com爆响。
“老贺你小心点,可别把人吊椅坐坏了,你看这上面写着的,只能承重三百公斤呢!”郝念文好心提醒道。
“我只拿一盘而已。”
“你妹的!”贺晴反手就是一巴掌。
殷女侠在旁边踮起脚尖微扬下巴盯着他手机,忽然皱眉不满道:“保洁员也很辛苦的。”
程云和殷女侠这才走上前去。
程云又提高了音量,语气也有些不善起来:“几位,到后面去排队!”
“好了,去拿菜吧!”程云说道,“一般菜品下面就有碗和或者盘子。”
烤羊排只有一个窗口,一个长得胖胖的大厨在烤,但餐厅却有很多人,估计是大家都比较爱吃这玩意儿,于是在烤羊排的取餐处前排起了长长的队。
里面那个师傅却道:“不好意思啊,刚刚烤的已经被那几个女的给拿走了,剩下排队的各位顾客得稍等一下,也不用等多久,大概十分钟就行了。”
“哦,有道理。”殷女侠点了点头,但脸上还是有些阴晴不定。
没多久,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长得不高的可爱女孩子,穿着二次元萝莉装。她第一眼就看见了吴问珊,遂露出一个微笑,乖巧点头道:“你好啊。”
殷女侠微微张着嘴巴,被这番操作惊呆了。
程云这时才转过头,对殷女侠回答道:“这叫没有素质,插我们的队。你可千万不要学她们干这种事,不然别人不仅会看不起你,还会在背地里诅咒你。如果你以后生了孙子,孙子还会没有屁眼。”
“这些老娘们可不好惹!”程云凑在她耳边小声说,“她们都是些不要脸的人,而你我都要脸,要真闹开了,她们不怕丢面子,咱们可怕!而且和她们讲理是讲不通的,你要是动手的话她马上就躺下喊疼,到时候你还得赔钱!”
“这么棘手的么?”听见赔钱两个字,殷女侠迅速冷静了下来。
hetushu.com看来这几个大妈非常有经验!
郝念文等人一踏进房间,便如昨天的俞点和殷女侠一样,张开小嘴发出一声轻呼。
“我喜欢这个吊椅。”
甜品、饮料,解腻的素菜水果和各种海鲜肉食很快堆满了桌子。
“哇!”
“哇!”
二百多块钱一个人,食材很丰富,山珍海味飞禽走兽什么都有,可以烤可以涮,以前程云和程烟来过好几次。
“咦,貌似房间里都住满了。”安居宾馆的床位房与大多数青年旅舍一样,店方提供干净的床单被套和枕套,但并不会为住客将床铺好,而是要住客自己动手。此时除了三个上铺和两个下铺外,其余床上俨然都已铺好了。
“我去帮你拿!”殷女侠自告奋勇。
“哦。”殷女侠很听话的点头,夹了大半盘又象征性的抛了一点点下去。
“啥!?”殷女侠张大了嘴巴,“二百四十八,那得多少碗……”
“那你还不给她说!”
“诶你们说这张图片上这个人像不像帅哥老板啊?”郝念文好似完全没听见她说的话,指着一张照片说道。
“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吴问珊走到置物架旁,指尖划过那一本本崭新的书,大都是些很有名气却又很常见的名著小说,或者其他领域的入门著作。
“我去拿点开胃菜和大闸蟹。”程烟说着便起身往一个方向走去。
“……”程云摇摇头,“我再去拿点烤羊排。”
程云松了口气,虚惊一场,回道:“我带着我妹妹和工作人员一起出来吃大餐,可能要晚点回去。”
几个大妈很快取了餐,每个人的盘子中都装满了烤羊排,临走时还十分嫌恶的盯了眼身后的程云和殷女侠。
“你啊你……”程云扯了扯嘴角,又打字道,“嗯,还有保洁小姐姐。”
“噢!我知道了!这几个老娘们插我们的队!”殷女侠终于反应过来,眼睛一眯,开始露出些许凶悍气质,“有个老和图书娘们还敢瞪我,真特么活腻歪了!”
缥缈的音乐一时萦绕整个餐厅。
程云抬头看了看,前面还排着几个人,便继续回道:“是啊,最近刚开业大家都很忙,也是辛苦前台妹子了。加上我妹妹一分钱工资不拿还要帮我干这样干那样,一天到晚都要帮着我瞎操心,我总得带她们吃顿饭安抚一下情绪吧。”
其余人也迅速围了过去,看着照片上那道侧影,说道:“好像真有点像。”
程云一愣,心里一股无名之火冒了起来。
“好漂亮啊!真的和图片里一样诶!”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一声,程云连忙拿起来一看,官方微信帐号收到一条消息。
而殷女侠就站在桌子边,一边忧心忡忡的打量着桌上的美食,担心自己怎么才能吃得完。同时她又恋恋不舍的看向菜品区,觉得自己还有好多想吃的没拿。
“我也不想再排……嗯?”程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那几个大妈就坐他们旁边一桌,桌上摆得满满当当,而她们放下羊排就又出去拿其他的菜去了。
“这是冷吃兔,想吃的话就装一点吧。”程云说着,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盘子,“递给殷女侠,夹一点点就是了,这里食物的种类很多,每样少吃点你才能吃很多种。”
“每个人二百四十八。”
“可恶!”
然而是郝念文发来的——
程云和程烟坐在一起,而俞点和殷女侠坐在对面,她们俩或多或少都有些拘束。
“你怎么这么机灵呢!”程云拍了拍殷女侠的脑袋。
“我还是要去!”殷女侠对自助餐这种新鲜餐饮形式充满了好奇。
“诶!!”程云连忙拉住了她。
“好好好,你也辛苦了。”
程云没有回答,而是对前面说道:“几位奶奶,你们该到后面去排队!”
吴问珊敏锐的发现了这点。
他能怎么样……
“你们再看这张呢!这张背影。”
这时差不多也到了六点半,餐厅开始有穿着古风长m.hetushu.com裙的妙龄女子上台表演传统乐器,一般是古筝与笛子最多。
鉴于殷女侠对大中华美食认知的匮乏程度,程云没有选择那些有名的餐厅,而是选择了一间档次不错的海鲜自助餐厅。
吴问珊摇了摇头,转身选了一张下铺,将自己带的一本书扔床上,接着打量起房间的装饰来。
“……我的意思是说,吃太急了你吃不了多少的,还容易不消化。”程云循循善诱,“而且这顿饭我可是花了大价钱呢,你要慢慢吃,荤素结合,才能吃得多,而吃得多就相当于为我省钱了!”
“那我不走了……”殷女侠嘀咕道。
“我的刀呢!”殷女侠下意识往腰间一摸,却摸了个空,“没有刀也没关系,站长你就站这别动,这几个老娘们交给我来收拾!”
可爱女孩子看了眼还在对着照片议论纷纷的几个女孩子,笑着说:“这些就是店长拍的,我来的时候房间里还有两个小姐姐,我问过她们。”
“我很多东西都只拿了一盘了。”殷女侠撇嘴,坚决道,“这不是我的问题。”
这时眼见着要排到他们了,他们身后也站了一长串的人,几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大妈忽然横着朝他们这儿走了过来,像是一只螃蟹似的,最后竟挤了进来!接着便只见这几个大妈心安理得的站在程云和殷女侠的前面,各自望着前面斜上方的位置,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听不见我一开始就站在这”的表情。
“我就是没吃过啊!”殷女侠道。
她伸出一只手指着前面,手颤巍巍的,看向程云:“这……站长,你不是说你们这个世界人多的时候要按秩序排队的吗?这……这是怎么回事?”
而殷女侠眼神一冷,刹那间迸发的煞气配上脸上的刀疤,轻松吓退几个大妈。
“难道这些照片都是老板拍的?”
程云感觉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她低头迅速的掰着手指,同时嘴里和_图_书还喃喃念着一些数字,不断眨巴着眼,许多才算出了准确的数字:“我天天吃都能吃一个月了!”
“这是自助餐厅,就是自己拿、自己做、自己吃的餐厅。饭钱我已经付过了,所以整个餐厅的所有东西你都可以随便拿,熟食拿回来就可以吃,生的则需要涮烤,但注意不要吃太急了,会很容易吃撑的。”程云小声对殷女侠说。
若不是想着要赔钱,她早就忍不住了!
“那边还有你爱吃的牛肉。”程云摇了摇头,有些无奈,“萝卜炖牛腩,土豆炖牛腩,咖喱牛腩,酱牛肉和卤牛肉,还有各种牛排,我看你怎么吃!”
“哟,中国好老板!”
“我看着挺像。”
“那太好了!”殷女侠兴奋的拍手。
“不是吧!”
“可是没人啊!大家都出去了么?”郝念文站在一面墙边,踮起脚尖凑近了打量着墙上挂着的照片。
片刻后,俞点独自在丰富的菜品区走动穿梭,种类繁多的食物令她眼花缭乱,而她蹑手蹑脚竟完全不知道该拿什么。殷女侠没有她那么内向畏怯,却更懵懂无知,没办法的程云只得像是带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儿似的带着她一起。
“好吧好吧。”程云表示无奈。
吴问珊也淡淡点头:“你好。”
忽的,她往那几个大妈离开的位置瞄了一眼,气顿时收了一大半,拉了拉程云的衣角:“站长走了,我们不用排队了。”
“网红级,绝对的网红级!”
“……”程云翻了个白眼,“你在这可以随便吃,吃到关门为止,所以不要表现得这么急色,别人会以为你没吃过似的。”
“是啊。”程云点点头,“所以有时候你避开某些人,不是因为你怕他,也不是因为你嫌麻烦,而只是因为你觉得他们脏,一巴掌拍过去还得洗手。”
“那可不!”殷女侠骄傲的昂起头。
“嗯。”
后面的人听见了,有些人皱着眉,有些人则跟着小声的指责,但那几个大妈就是完全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