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时空旅舍

作者:金色茉莉花
我的时空旅舍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妇女与砍刀

第50章 打脸

“哪个挨天杀的没屁眼把我们烤羊排端了啊!?”贵气大妈一马当先,双手叉腰便骂了出来,那声音洪亮无比,“你要吃啥自己不知道去窗口端啊!真他娘缺德!”
顷刻后,古筝也戛然而止。
剩下几个大妈不甘落后,也都骂了出来,个个声如闷雷。
“啥?还不准打包了还!把老板和店小二给我叫过来!”
偌大个餐厅竟只剩戴着耳机弹古筝的少女还在忘我的倾泻音乐,空气中叮咚流响,甚至可以听见小火锅沸腾冒泡的声音、烤架上的肉渗出的细密油脂爆炸的声音。而刚才那个大妈也完全愣住了,她被殷女侠的杀意锁定着,只觉浑身发寒!
如是想着,她看了看程云。
万万没想到,挂出去还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人订了!
末了,她又低下头,补充了句:“而且,我也很久没有这样……大家坐一起吃过饭了。”
“啊……好过瘾啊!”殷女侠白嫩的手上全是油,满脸的满足神色。
“嗯,我给你烤肉吧。”俞点小姑娘已经很努力的去多吃肉了,奈何食量实在不争气。
“啥?羊排!”其余大妈一愣,在桌子上扫视一圈,果然发现那四盘好不容易插队才拿到的烤羊排不见了,顿时都怒了——
程云也有些懵,殷女侠这脾气爆发得太突然了,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呼~”
“我也吃好了,这家店味道很好,也十分丰盛。”俞点红着脸小声道,尽管这只是一家自助餐厅而已,但她无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贵又这么hetushu.com丰盛的一餐,在这之前她印象中的自助餐还停留在路边三十多块钱一个人的自助火锅的水平。
于是周边的人只觉耳膜一阵阵痛,好像天花板掉下来砸到了地上似的!
之前还没点名指姓,现在别人都指着鼻头骂她了,叫她如何忍得了!
“嗯?我怎么感觉少了个什么?”一个大妈疑惑的看着餐桌。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
“谢谢。”俞点红着脸点了点头。
“不能打包。”
这时,一个大妈眼尖的看见了他们桌上的四盘羊排,不由拉了拉同伴的衣服。
“怎么拿这么多!你吃得完吗?”程烟看着他们端来的整整四大盘,不由皱眉道,“你不是说只拿一盘的吗?”
“那站长你给我找张牛皮纸,我要带一包牛肉回去明天早上吃。”殷女侠摊在位置上对牛肉念念不忘。
而程烟还保持着剥螃蟹的动作,反应过来时手一用力,一块螃蟹壳直接飞了出来,从中掉出一块白嫩的螃蟹肉。
还在战斗的就剩殷女侠了。
“好啊!老子是说你们两个鳖孙取菜的时候就和我们过意不去……现在倒还吃得挺香的啊!”一个大妈死死盯着程云他们这一桌,“肯定……”
“谁让你拿那么多羊排?”
很快,程云和殷女侠便一人抓着一根羊排痛快的吃起来。
“杜甫是谁?”
听见她们不依不饶的骂声,殷女侠从最初的皱眉逐渐红了脸,正当她握起拳头要发怒时,程云拉住了她:“不要冲动,你冲动就中她们的和图书计了!”
“不喝!”殷女侠迅速摇头。
“少了个啥?饮料呗!”一个打扮得很贵气的大妈露出一个笑容,“我去拿饮料,你们要喝啥饮料?”
“反正我吃饱了,你继续吃,别浪费。”程烟说着擦了擦手,又拿起一只大闸蟹开始剥壳,“我帮你剥,不许不吃!”
闻言,殷女侠一愣,眨巴着眼睛看向程云,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活生生的打脸!
“……”程烟迅速将剥了外壳的蟹肉放在他面前的盘子里,又继续开大钳子。
“还吃!再吃就把你给撑死了!”程云翻了个白眼,“你想学杜甫吗?”
“站长的妹妹也知道了吗?”
“哼!”殷女侠冷哼一声,这才坐了下来,同时将身上杀意一收,全餐厅的人都觉得喘气顺畅了许多。
“是啊,我们好不容易……排了很久的队才拿到手的!”殷女侠也附和道。
“反正顺手嘛,慢慢吃!”程云说着,抓起一根烤羊排放在了她面前的盘子里,又拿了一根给俞点,说,“这个很紧俏的,快尝点!”
程云吃完两只大闸蟹后,又在座位上摊了一会儿,摸出手机给一位客人指明了天台晾衣服的位置,才继续吃着俞点小姑娘烤出来的嫩牛肉。
“是啊,哪个鳖孙子,给我站出来!”
“嘭!”
三人就默默的看着殷女侠不断的往嘴里塞,吃完她又端着盘子去拿。
她话还没说完,殷女侠就怒气冲冲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发出爆炸般的声音——
大妈脸色有些hetushu.com白,冷汗直流而下,她弱弱的声音在餐厅中回响:“肯定……肯定不是你们,对,没错,你们就排我们后面,我们拿了羊排之后就该你们了,你们没、没那个必要再来拿我们的……我是这个意思,你可能是误会了。”
这家餐厅的羊排向来是一绝,不仅肉很多,而且肥瘦合适,一口下去满嘴油,又吃不腻,烤得外焦里嫩再撒上孜然,别说是殷女侠,就是程云也吃得十分过瘾。
“尽胡说八道!”殷女侠对他翻了个白眼,“喝多了酒脑子会变得迟钝,最明显的就是反应变慢,退隐的老前辈还差不多,年轻人喝酒不是找死吗。至于吃肉……”
相比起他们,俞点就要斯文多了——她用筷子夹着羊排的一端,左手食指和拇指小心的捏住羊排另一端固定住,小口小口的啃着。抽空她还要在烤纸上放置烤肉,那一片片肥瘦均匀的五花肉也被她摆放得整整齐齐,在她的翻动中逐渐烤出金黄的色泽。
“你别管!”程云说着看了看表,“休息一会儿,咱们也该回去了。”
直到她走路的姿势已经变形,才终于停了下来,坐在座位上小口喝着雪碧,一脸颓丧与满足。
“还没吃够。”殷女侠气若游丝地说道,接着将头一偏,“我不想走,我还要吃肉……站长你再去给我拿盘那种大块的牛肉。”
自己在这世上起码还有个可以依靠的亲人,而俞点是什么也没有,只有她自己。
程云迅速啃完一根,又拿了一根,同时看向殷女侠:“女侠要和*图*书不要喝点酒?”
“怎么?”程云微楞,“你们江湖人不都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么?”
“来来来!吃烤羊排了!”程云和殷女侠一人端着两盘烤羊排走了过来,并将之摆在桌子中间。
程云见此问道:“大家吃好了吗?”
“让各位见笑了!吃吃吃,继续吃啊!”殷女侠连忙招呼道,又抓了两根羊排递给程云,“来,站长,吃!这玩意儿冷了就没那么好吃了!”
程烟将一杯橙汁喝完,扯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淡淡说:“我吃饱了。”
“等等!我们烤羊排呢?”大妈终于发现了不对!
回到宾馆时才八点过,程云将那两间女生床位房在网站重新开放,程烟也叫他将自己住的那间套房挂出去,对此程云表现得很不屑:“这种高端房大多是预定的吧,这么晚了,怎么可能还有人订!”
“啊……烤肉都糊了。”俞点连忙将烤肉翻面,动作有些慌张。
没多久,程云也坚持不住了。
“我看你们怎么吃得完!”程烟说完,便不再理他们,夹起一片刺身优雅的送进嘴里,同时拿着手机看着刚加的益州大学历史系新生群里面的相关资料。
……
程云直接无视了她,转而看向俞点:“你呢?这家店味道还合你口味吧?”
正在殷女侠犹豫之时,隔壁桌的大妈左挑右选,又抱了一大堆食物回来。
“我们排好半天队,拿回来一转眼就被你个鳖孙子给端了,你说这可气不!”
“我也不吃!”
她瞬间感觉怒气消了不少。
“想得美呢!”和_图_书殷女侠轻嗤一声。
“嗯?”程云皱眉,指着桌上的大闸蟹道,“你还没吃完呢!”
没多久,俞点也放下筷子,小声的说:“我也吃饱了。”
旁边桌的大妈也没吃多少就走了,现在是另外一拨人,他们貌似也已经吃到了尾声,各个都瘫软在座位上玩手机。
可是她又犹豫了:我在江湖上压根就没有啥英名啊……
接着殷女侠站了起来,一张小脸上满是怒气,浑身则散发着浓浓的杀意,连带着那刀疤都更显狰狞!她直直盯着那大妈道:“你有种就给本女侠再说一遍!”
而殷女侠正拿着一份牛排使劲啃得,她的肚子早已鼓了起来。
程烟闻言沉默了下,有些感同身受。
“你也吃饱了?”
餐厅陡然安静了下来!
她知道俞点也是父母双亡,而且比自己和程云的父母死得还早,她几乎就是孤儿,从小便过足了苦日子。而自己起码还在爹疼娘爱和哥哥惯的生活中长大成人,即使前些日子双亲尽去,也并非孤身一人。
“我给你们说,我们每盘都吐了口水的!吃吧吃吧!”
一时所有大妈都朝他们这看了过来。
“你也才吃两根啊!”
“没错,就是这样。”程烟在旁边也点头附和道,同时冷冷盯了程云一眼,继续对殷女侠道,“千万别被这家伙糊弄了,不管是谁,让你喝酒你千万别答应,万一喝多了你在江湖上的一世英名就给毁了。”
殷女侠咬着牙,紧捏着拳头,点了点头坐下来,在心里不断对自己说:“不要冲动,要赔钱的、要赔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