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时空旅舍

作者:金色茉莉花
我的时空旅舍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灭世萌兽

第190章 谁在偷窥本尊

所波说儿子不争气,问鹰神有没有儿女。
所波从公路边驶进牧场,又停下来把铁网合上,还对鹰神挥了挥手,这才骑着车在草原上渐行渐远。直到他翻过一个山丘,身影便彻底不见了。
不太公平,但他堂堂鹰神已经接受了!
“你要是没得钱我就给你钱,那些坏的藏族人抢了你钱,我给你,你回去不要说我们藏族人的坏话嗷!”所波说着从兜里摸出五百块钱,“坐大巴车,到锦官要三百多,剩下的你住旅馆,吃饭。”
“你拿到噻!”
还能有谁呢?
这玩意儿对一个不擅长厨艺的人来说很难,说不定照着教程调都不一定弄得好,毕竟每个地区、每家人的口味都不一样。而程云虽说是第一次给香肠肉码调料,但他厨艺还算过得去,对于这些调料还是有点掌握力的。
这个凡人刚刚向他“献祭”了一桌好酒好菜,虽然这个献祭方法原始而落后,但他鹰神一点不剩的吃完了;还有一件www•hetushu.com破棉衣,虽然有些寒酸,并且是那名凡人死乞白赖非要“献祭”给他的,但原始而愚昧的凡人们不正是固执且一厢情愿的爱往神像上套一些烂布条吗?最后还有五百……怎么说呢,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应该是五百的香油钱,他鹰神虽然不需要这点肮脏的金钱,但最终也接受了。
摩托车轰的一声发动了,突突突的响,所波还坐在车上道:“以后来玩嗷!”
这个天的温度已经零下了。
程烟一直在旁边当监督员,监督程云放足辣椒和小米辣,殷女侠和唐清影也站在一边盯着看。小萝莉则规规矩矩的端坐在灶台上,低着头看着满满一大脚盆的肉暗自咽口水。别说,这个大家一起置办年货的场景还挺温馨的,大概和包饺子有共通的妙处。
“那你自己晓得坐车嗷?”
这些天他偶尔能感受到一种窥视感,似乎是谁在窥探自己,这无疑对他是和_图_书一种极大的冒犯!但偏偏他现在能力并未完全恢复,而这种窥视手段首先十分陌生,其次极为高明,他一时无法将之揪出来,也无法反向破解。
他现在正在清理摩托车链条上绞进去的杂草,哼哧哼哧的。
草原上的铁网打开了一道口子。
所波说……
他们两人说着话。准确说来是那名骑在摩托车上的牧民不断的说着,而站在公路上那人则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我讲了要把你送上车!嘶呵……”
他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公路很直很长,只有起伏没有弯曲,在这大雪将至、黑云低垂的天色下像是一直蔓延到天边云中。鹰神偏着头去看这条公路的尽头,旁边是所波的唠叨,许久他才收回目光。
骑着摩托车吹着冷风的所波全然不知,一位来自异界的大魔神接受了他的“献祭”!
“嗷……”鹰神表情陡然一滞,随即重新点头道,“嗯。”
“附议!”
三人都表示同意。和_图_书
所波说这个冬天太冷,草料可能不够,估计又要饿死两头牛。
“……要下雪了。”
就连小萝莉的眼中也星光一闪,它可是经历过这个世界的烧烤宴的!
这是个大雪天!
对他而言,或许只是在枯燥的放牧过程中偶然遇见了一个汉人。他觉得挺有意思,也没追究这个汉人为什么会闯进他的牧场。然后他遵从自己的热情、淳朴内心和藏族人自古以来的好客习惯,用了藏族高原常见的美食来招待这个人,然后好心的给了他路费把他送走而已。
他是一尊神!魔神也是神!既然是神,就得有神的样子!
但不知为何雪却像是被人堵住了一般,就是下不下来。
程云一边搅拌着一边审视着这几盆肉,说:“这些肉有点多了,估计灌不完,到时候剩下的肉咱们用来烧烤吧,怎么样?”
转眼间,云开见天光!
五百块钱,对他而言并不多。
承诺一出,便将生效!
“好啊好啊!”
三次!
hetushu.com后他又抬起头,眼中微光闪烁。
很快,肉便调好了。
“a……嗯。”
两种口味的五花猪肉、牛肉、鸡胸……
所波说他老婆生了大病,在锦官住院,可能会死。但他却必须回来放牧,不能陪着老婆,感到很内疚。
“你回去吧,凡人。”
所波这才松开离合,骑着车离开。
而他现在主要思考的便是……今晚上该拿着这五百块钱吃什么?
“行!”
“不用了。”
没人喜欢吃那什么花生香肠,程烟尤其觉得那玩意儿简直变态,程云也不喜欢。
没一会儿,程云便叫上殷女侠,带上肠衣,出门去菜市场了。
“哦!”
许久,鹰神才低下头,暂时不再纠结这件事。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用大拇指和食指握住所波给他的那五张红票子,搓了搓。
摩托车旁边还站着一人,穿得比牧民要薄得多,却站得笔直,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冷。
“……”鹰神接过他的钱,继续冷冷的说,“你可以回去了和-图-书。”
而公路边的鹰神已经不见了,唯有一只鹰隼冲上乌云,划破苍穹!
但似乎也不用揪出来。
“那你有钱坐车嗷?”
当殷女侠和程云再次回来时,香肠已经全部灌好了。程云在房中用针扎了一遍,便将其挂上了楼顶晾晒。
灌香肠也简单了许多,而且机器灌出来说不定比人还灌得均匀不易裂。当然如果想让香肠合自己的口味,那还是得看调料。
四种。
……
“……”
一辆嘉陵摩托车停在公路边,车上的牧民坐着抽烟,冻得浑身缩着。
“那我走了嗷。”
“……”
现在技术发达了,什么用手的活儿都可以交给机器来干了,包括小男生……咳咳。
这是一场交换!
所波说他三天前有只羊失踪了,莫名其妙就不见了,他气得很。
而这时鹰神依旧站在原地,穿着所波给他那件破破烂烂的土灰色长棉袄,望着远方天际默默等待、感受着什么。
乌云堆积,狂风呼啸,天色极暗,天穹就像是要掉下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