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时空旅舍

作者:金色茉莉花
我的时空旅舍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法术与基情

第322章 有那个可能

“不负责任的话我不说,还是去检查为好。”医生笑着说,“但我还是建议你们去就近的医院先做个血常规看看,因为我前些天才接过一个病人,也是发高烧、眼睛充血、流鼻血,而且还有贫血症状。所以我今天一下就联想起了那个东西。只是那位病人的症状已经很明显了,一眼就看得出有那个可能,但这个姑娘却不是很像。”
体温39.4℃。
殷女侠也连忙附和。
俞点小姑娘躺在诊所的一张病床上,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医生站在她旁边,正将一张花毛巾叠起来浸湿水贴在她额头上,同时对坐在诊所内的众人说:“这个发热已经很严重了,所以我先采取物理降温和药物辅助的手段为她缓解一下。”
“我刷牙也经常出血……”唐清影说。
“主要是她皮肤虽然白,但也不像是苍白那种,一眼看不出是不是贫血。而且她的其他症状刚巧赶上你们从西岭下来,我也无法确认,只是希望不是那个东西。等她醒过来应该问问她流鼻血频不频繁。”
殷女侠表情呆呆的,努力的听着,又发觉好多词都听不懂。
医生说完自己诊断困恼的地方,又打量着俞点小姑娘白净的皮肤。
“我只见过两次,她说是站长大人做的菜太好了,补的。”殷女侠呆呆的道。
高度发热!
唐清影也说:“没关系,反正我们都熬夜熬惯了,人多一点还能讲讲话聊聊天,一个人守多无聊啊。”
和图书云和殷女侠正好在她身边。
俞点小姑娘表现得有些虚弱,也有些茫然,反应过来后她满脸歉疚,看向程云,弱弱的说:“我一定给大家添麻烦了吧,对不起。”
“别说这种话了,你现在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吗?要讲清楚。”
俞点小姑娘感受到他们的照顾,心里更加不好意思了。
因为俞点小姑娘昏迷未醒,而且高烧未退,于是众人都在诊所中等着。
“不,我们还上了阴阳界。”
“血癌,血症。”程云说。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嗯嗯。”殷女侠连连点头。
小萝莉也很疑惑,作为雪地之王,它实在不知道“生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是看大家对此好像都挺重视,于是它也跟着凑个热闹。
“……以前这么发烧过吗?”
殷女侠还呆呆的,她看了看站长大人的表情,又看了看满脸凝重的程烟和唐清影,心里更加焦急了,于是问道:“什么是白血病?”
程云点头道:“麻烦你了医生。”
“嗯。”医生点头,翻开俞点小姑娘的眼皮,他还没用手电筒照,众人便能看见俞点小姑娘眼中的一片淡红,像是眼白都变成了淡红色的。
殷女侠闻言立马闭上了嘴,噤若寒蝉。
程云让殷女侠去叫醒医生,同时严肃的对俞点小姑娘说道:“我现在有个问题要问你,你一定要老实回答,因为你要是说谎的话以后会造成更大的麻烦的http://m•hetushu.com。”
“就在滑雪场?”
“你们今天去爬了西岭?”他问道。
……
忽然,他问道:“你们和她是什么关系?”
殷女侠把酒店的被子裹在俞点小姑娘身上,扛起俞点小姑娘便往外跑去,健步如飞。像是偷花姑娘似的。
医生打开抽屉拿了个手电筒,问道:“她之前有没有什么症状,比如感冒啊、咳嗽啊或者嗓子不舒服之类的?”
“您有决断吗?”程云问道。
酒店大门口的斜对面就有一家诊所,这会儿还没关门,亮着苍白的光。
殷女侠十分紧张急切,但是她又有自知之明,于是她坐在边上一眨不眨的盯着医生的每个动作,却又一声不敢吭,生怕打扰了大夫看病或者站长大人和大夫交流,憋得很难受。
“没有,说什么话呢。”
“好像没有过。”
程云点头:“嗯。”
程云则睁大眼睛,怔道:“白血病吗?”
程云看向殷女侠。
“血症!!”殷女侠满脸惊骇。
闻言,程烟和唐清影都一愣。
物理退烧起效很快,大概十一点过的样子,俞点小姑娘便醒了。
“噢!还是要亲自问她才能确认。”医生点了点头,语气十分温柔。
“那你们有没有留意到她最近有什么异常症状,比如乏力或者什么部位出血,包括眼部。”医生问道。
“这样啊!”医生眉头皱得更紧了,又开始用工具敲开俞点小姑娘的嘴巴。
殷女侠连忙抓住俞点小www.hetushu.com姑娘的手,问道:“你醒啦?怎么样啦?难不难受?”
于是众人分成两组,决定好谁守上半夜谁守下半夜后,便由小法师和程云把酒店的被子拿回去。
“白血病,很有可能。我之前用微观法术看了看,有点像。”小法师说完,又补充了句,“还是尽早把她带到镇医院去做那个什么检查吧,这玩意儿能治吗?”
程云一愣,随即便是满满的心疼。
没一会儿,程烟说:“我们这么多人守在这也不是个事,现在还好,如果晚点俞点姐还没醒,大家总不可能都呆在这吧?我觉得今晚就我和程云轮流在这守着,其他人回去休息,到了明天如果还有事,你们再来接替我们。”
医生说:“我不确定,只是以往万一,让你们去做个血常规查一查。反正这个也不贵,乡镇医院就能查,话说回来其实大家都应该定期做身体检查。”
片刻后,医生说:“除了发热以外,就是眼部出血和牙龈发炎红肿,没有明显感冒症状。眼部出血倒是挺常见,很多西岭上下来的,因为高原反应、高原气候比如风和干燥,还有过强的紫外线刺激,或轻或重的眼部出血并不稀奇。而导致牙龈发炎的原因也很多,水土不服、智齿增生乃至吃东西塞到了牙都可能诱发牙龈炎症。”
“……”医生犯起了难,片刻后说,“我先采取退烧手段,不过还是建议你们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因为就http://m•hetushu•com我个人的经验来说,感染是很常见的,引起发烧也很常见,但这么严重的发烧还来得这么突兀的话,其实就有点想不通了。”
“有一定几率能吧,还是要分慢行急性和种类的。”程云心里一沉。
“嗯,这个是她室友。除此之外她也没有其他更亲的人了。”程云指着殷女侠补充道。
“同事、朋友。”程云说。
他以前高中就有个同学得了白血病,他也不知道是哪种,总之折腾了好几年,后来还是去世了。不仅没赶上治愈的几率,还连药物维持都没维持下去。
“出血嘛,我见过她流鼻血,刷牙的时候泡沫带红色的算不算。”
“能试试……”
她从来没受到过这种照顾,也不知道该怎么偿还,于是很不敢接受。
“什么?”
“什么东西?”殷女侠呆呆问道。
“我……”俞点小姑娘又迟疑许久,才说,“我觉得有点口渴,想喝点水。”
俞点小姑娘犹豫了下,弱弱的说:“没有~”
“还只是一个可能呢!”程云啪的一下拍了拍她的头,“别大惊小怪的,万一不是都被你说成是了!”
“这发烧是不是来得太急了?”小法师忽然问道。
“嗯。”
殷女侠一眨不眨的盯着医生:“大夫,看病!”
众人便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
“哦哦,发烧后嘴巴苦是正常的。”程云连忙拿起旁边的一次性纸杯为她倒水,然后由殷女侠把她上半身扶起来,喂到她嘴里。
“流鼻血?频繁吗?”
和*图*书“我听殷丹说你流过鼻血,是只有那一次还是有很多次?你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有过出血症状,比如口腔牙龈之类的。”
“……药剂学和医学好歹也有一点互通好吧,基础的东西我还是会一点的。借助法术的话我在你们这个世界完全可以当个医生了,大病治不了,小病还是能试试的。”小法师很不满程云对自己的轻视。
“嘶~”医生皱着眉,扯着嘴角往里慢慢吸气,好像有些为难。
在路上的时候,小法师忽然开口说:“我觉得很有可能。”
“对了!你不是学药剂的吗,怎么突然变医生了?”程云问道。
殷女侠皱着眉努力的思索着,这对她而言是一件困难的事,许久她才说:“乏力倒是没有发觉,因为她平常做的最费力气的事情就是长时间举着手机和洗碗,诶对了,今天玩的时候她很容易累,不过她好像一直都是这幅柔柔弱弱的样子……”
“没有,我们今天从西岭上下来,她说她累着了,回房睡了一觉,然后过了大概三个小时左右,我们就发现她发高烧了。”程云说着顿了顿,又补充了句,“不过她性格腼腆不爱多说话,也不排除她身体哪里不舒服但是又强撑着没有告诉我们的可能。”
殷女侠则固执的摇头说:“不行,我今晚就在这了!”
“嗯。”
众人刷的一下闯进去,将里面正在收拾东西的医生吓了一大跳。
他知道俞点小姑娘就是一种“绝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性格。
“可不能撒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