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时空旅舍

作者:金色茉莉花
我的时空旅舍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法术与基情

第355章 你竟然让本王舔盖子

这时程烟已经没法看菜单了,她全身心的注意力都被它吸引了。
中午,天空中开始飘起了一点毛毛细雨。
程烟坐在小推车旁边,开始下菜。
“这样啊……”小法师呆呆的道。
等了一会儿,锅中的红汤开了,开始滚滚冒泡,那些辣椒被冒出的泡顶开飘向周围,服务员也推着装满菜品的小推车过来。
“那你不是要当主播挣大钱吗,你当了主播后,还当保洁吗?”小法师瞬间反问。
“她很好,医生说只是虚惊一场,那天应该是场误会吧。”程云瞄了眼坐在旁边悄悄偷听的程烟,淡淡道,“不过不管怎样,健康总是好的。”
这时,俞点小姑娘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她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别处,壮着胆子说道:“今天……我请大家吃火锅吧,这几天让大家为我担心了,很……很不好意思。”
“不是,是我们今中午吃火锅,问你有空没。”
挂了电话,程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嗯。”程云对服务员重复了一遍,又说,“再给我来两个酸奶。”
坐了一会儿,程云给小法师打电话。
小萝莉连忙站了起来,愣愣的看向他。
程烟正色道:“程秋雅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害怕我们不管饭吗?”
程云放下蛋糕,说道:“来了啊?”
“不奇怪不奇怪,我现在还住在站长大人这里呢,要是我不干了,不得被他扫地出门了吗?”小法师认真道,“那多亏啊!”
因为没人将她当男人,反而觉得这样一个“绝色美女”,就算是大晴天撑着一把伞也不奇怪嘛。雨虽然下得小,可万一把“妆”淋花了怎么办?
在小萝莉眼巴巴的目光注视下,程云打开一个酸奶,将盒子放到它面前,又将盖子也放在旁边:“记得把盖子舔干净!”
小萝莉感到异常的心累。
“……我竟无言以对。”
“没有。”小法师又向他解释了一遍。
他征询的看向俞点小姑娘。
这时程云也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提着一个蛋糕盒子,没有打和*图*书伞,早上出门精心打理过的头发上面像是粘满了白糖,衣服也有些湿润。
“那是什么?”
这显然是个很没礼貌的行为。
“大宅门,最近过年搞活动。”程烟淡淡道。
俞点小姑娘含蓄的笑笑。
程烟还发现不远处有一桌人在对着她们录视频,一边录一边说话,只是火锅店里的声音太嘈杂,听不清那个男人在说什么。
第二遍只响了第一声,小法师立马便接通了,他那边还回响着程秋雅唱歌的声音和歌曲的伴奏,声音十分干净,没有多余杂音,而他似乎有些懵逼:“喂,站长你干嘛突然给我打电话,出什么事了吗?”
唐清影则翻了个白眼:“你当谁都和你一样把那只成了精的猫当宝啊?”
“是啊,明明前几天都阳光灿烂的,暖和得都可以穿单衣了,没想到一阵小雨又冷了起……嗯?你干嘛一直看着我?”程云愣了一下,随即他很快反应过来,表情有些无奈了。
“谢谢,大家要喝什么?”
这句话她是犹豫了很久的,倒不是心疼那一点点钱,而是一个人自卑久了,内向惯了,少有与人接触、往来,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别人的善意、该怎么回报以热情了。即使是一句“我请客吃饭吧”也需要很大的勇气才能说出口。
虽然在现在这个年代,好像很多人都有随便拍摄他人然后发到网上的习惯,尤其是对颜值高的女性。似乎很多人也并非带有恶意。但这仍然是个很不尊重他人的行为。
殷女侠眼珠子转了转,鬼机灵的说:“我听站长大人的。”
“怎么不一样了?不都是挣钱么?”
“好吧好吧。”程云很无奈,“就当是给俞点姐压压惊了,毕竟那什么,死里逃……啊不是,是化险为夷。”
众人短暂的愣了愣,程云率先笑道:“好啊,就当庆祝了吧!”
殷女侠目不转睛的盯着锅中发呆。
饮料也很快上来了。
没一会儿,程秋雅的小宝马停在了火锅店门口,小法师走了下来,还撑了把粉m.hetushu.com红色碎花点的防紫外伞。
“加多宝。”
“……那……那不一样!”
“我……我……”殷女侠脑子高速运转,眼睛又眨啊眨,“我不是为了工作。”
“……”
“咦?站长呢?”
没有人觉得奇怪。
俞点小姑娘重重点头:“嗯!”
“唯怡。”
“……你又想吃什么了?”
“哦好。”
很快,小法师朝他们走了过来。
“……火锅。”程烟说,“天冷,吃火锅有助于身体暖和。”
说完她又看向其他人:“你们觉得呢?”
“文盲!”程烟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闻言,趴着睡觉的小萝莉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片刻后又闭上了眼——懒得和这只愚蠢的凡人计较,打又不能打,骂她她又听不懂,干脆学那些愚蠢的野兽对虱子的态度,无视她算了!
“啊?还……还没买呢。”
打了一遍,没人接听。
程云朝程烟翻了个白眼:“你不是在健身吗,不是要吃高蛋白低热量的食物吗,不是要追求体脂吗,吃一顿火锅的热量能报销你好几天的训练了吧?”
“好的。”
俞点小姑娘犹豫着,不知在想什么。
“挺顺利的。”小法师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桌上的苦荞茶喝了口,“这几首歌都比较简单,对唱功要求不高,她嗓子的天生条件不错,声音挺好的,勉强还录得下去。大概这几天能出第一首歌,之后……之后宾馆差不多也要开业了吧,我要开始两头跑了。”
“今天好冷啊!”程烟忽然感慨了句,随后看向程云。
“你的钱已经到账了。”
宾馆的众人早已习惯了这一幕,但不代表其他人不会为之惊奇。
“额……好,好。”
小萝莉装作看得懂的看了一会儿,终于是感到了无趣,扭过头又将那菜单拨回原来的角度,便跳到椅子上无力的趴了下来。
小萝莉闻言一愣,转头愣愣的看向他。
唐清影也甜甜笑着,说:“庆祝那可怕的东西只是我们自己吓自己的幻想!”
“哦哦,不要给我www.hetushu.com说这些,最好一句也不要提。”小法师说道。
“你不是……不是都挣大钱了吗?娱乐圈的钱那么好挣,就算这次,你也挣了不少吧?”唐清影说。
“好。”俞点也点头。
程云满脸疑惑,原来这才是重点么?
唐清影偏着脑袋想了想,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话题突然就从天气跳到了‘吃’上面,但有吃的……本夭夭当然举双手赞成啦!”
程烟抿了抿嘴,却说:“不过……采清呢?”
“嗯?”唐清影忽的一愣,“你还要在宾馆当前台啊?”
“程秋雅没和你一起来?”
“这个……”小法师有点犹豫,他那边的背景音乐也停了,程秋雅似乎在等着他指教,“因为今天这首歌录得很顺利,我想今天将所有东西定下来,明天就开始制作……”
“好专业的样子。”程烟淡淡道,表情有点奇怪,听说娱乐圈很多gay。
时不时的它还扭头看一眼程烟,像是在和程烟交流意见。
她觉得很烦。
“……”
“嗯。”
“为什么?”
“哦,你费心了,待会儿多吃点蛋糕补一补。”程云说道,又问,“点完了菜了吧?”
程烟看见它闭上眼睛,终于收回目光,瞄了眼在座已“习以为常”的众人,说:“刚才你们怎么不录像啊,多好的素材啊,我的小视频都好久没更新了!”
“确实都是挣钱,但我还是希望要有一个既稳定又管吃管住的工作,稳定的收入来源和免费的吃住才是王道。”小法师说道,“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某件事情,将你的荷包瞬间掏空。”
“所以你给我打电话干嘛啊?”他问道。
“额……啊是啊,健康总是好的,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法师也听出了他的意思。
“为什么不呢?”小法师反问道。
“因为……算了,你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说这个?”小法师问道,忽的又对程秋雅说,“这个结尾的唱法可以做个处理……”
草莓蛋糕?
“哦,他马上过来。”
本王虽然和_图_书是吃土长大的……但本王也是有雪地之王的尊严的,舔盖子这种……
唐清影看完了菜单,递给程烟:“该你了。”
“你们的菜齐了。”服务员说。
诶?
“加上俞点姐健健康康,我们也想庆祝一下,给她买个蛋糕什么的,要大家在一起才有气氛嘛……”
“你还真是奇怪呢!”唐清影好奇的道。
“你和我堂姐合作得还顺利吧?”
程烟在健身房的时候因为身材好,练得也好,就经常被人偷拍。
程烟微微侧过身,没有和他多计较,但也不想让人随意的拍摄自己。
程烟表情很从容,她摇了摇头,淡淡说:“非也。第一点,我训练是为了追求强壮,而不是单纯为了追求低体脂,毕竟我又不上场比赛。第二点,健身使我快乐,于是我往矣,火锅亦使我快乐……吃了火锅再锻炼总比光吃火锅不锻炼对身体更好吧?”
“不急嘛!”程云说,“程秋雅当扑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相信我,她不急这一时的。”
程烟、唐清影、殷女侠、俞点小姑娘和小萝莉四人一兽围着一口锅坐着,锅的火开得小,里面是浮满了辣椒花椒的红汤,还未沸腾。
短短几步路,最多也就十几米,雨又下得小,一般人都会选择直接走过来,哪怕是女生。但小法师硬是撑着伞走到了门口,然后开始张望着寻找众人的位置。
“雪碧。”
程烟和唐清影、殷女侠对视一眼,都扯了扯嘴角。
程烟接过菜单摆在面前,低头一条一条的扫视着,偶尔在上面划一道。
大宅门老火锅。
小萝莉看见程云也打开盖子,然后放到嘴边舔干净,不由又愣了愣。
小萝莉在桌上漫步,跨过那些瓶瓶罐罐和碗碟,走到程烟边上,它旁若无人的用小爪子轻轻拨拉了两下菜单,将之拨得换了个角度之后,也低头认真的看着。
当然也可能是有人认出了小萝莉,毕竟现在小萝莉已经是一枚小网红了,而小萝莉的颜值的辨识度是极高的。
“嗯,那就好。买草莓味的话,多加一点草莓。http://m.hetushu•com”小法师说,“待会儿我让你姐送我过去,你把地址发给我。”
“是为了运动,活动身体。”殷女侠也认真的说。
好吧好吧。
“蛋糕什么口味的?”
“要等他一起吗?”唐清影弱弱的问。
“来了。”
“这不一样。”
“额……”
说完,她便开始打量大家的表情。
“点完了。”程烟说,“没点饮料,不知道你们要喝什么。”
虽然他说得无比认真,但大家都觉得他是在胡扯。
众人还是表示无法理解。
“他啊……我待会儿给他打个电话吧。”程云也不确定小法师有没有空来,不过要说来,俞点小姑娘现在得以健健康康的,小法师居功至伟。
问完,他又莫名有点紧张:“该不会是药没有用,俞点姐……”
此时周围用餐的人大部分都会时不时的往她们这一桌瞅一眼,眼中既有惊讶也有欣赏,也许是惊奇有人带着猫来吃火锅,也许是觉得这一桌的小姐姐颜值都好高,也许是被小萝莉的颜值气场慑服,就连从他们边上经过的服务员也会朝她们多看几眼。
“她呀,她公司里管得严,不许她随便乱吃东西,加上这些天在录歌,也不能吃那些重油重辣刺激性重的东西。我就让她回去练练歌,一个人找找感情。”小法师说道。
“当然要!”程云笃定的说,“我争取把他叫过来,不行的话……我们延后吧?”
“哪里不一样了?”
“那我挂了。”
回到宾馆,小萝莉呜呜的对程云说“刚刚本王看见有只凡人在本王的领地外面鬼鬼祟祟的徘徊了好几次,后来试图进来但被本王赶走”的事,还骄傲的仰起头等夸,但程云听不懂,只觉得它是在表达“你们全都出去玩把我独自扔在宾馆”的不满,随意安抚了它几下,它竟然也很受用。
“是啊,所以我们想问问你有没有空,没有空的话我们也会……”
堂堂雪地之王,竟是连点菜的资格都没有!
“也不会扫地出门啊,站长大人很好的,只要你交房费,不会赶你走的。”殷女侠冒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