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时空旅舍

作者:金色茉莉花
我的时空旅舍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我的员工是女神

第609章 女神才不需要用钱

柳曦记得那根小冰棍儿都一块五。
可是这样的一位女神,怎么会来她这个小摊买东西呢?
“扯淡!我再给你讲一遍啊,这个红绿灯啊……”
小法师摇了摇头,她应该先愣一下的。
走到路边发现有卖摇摇冰的,就是一个老太婆端着一个筛子一样的东西在哪摇啊摇,发出哗啦啦的响声,筛子一样的东西里面有很多个格子,每个格子都装着一根冰棍儿,口味颜色还不一样。从未见过摇摇冰的殷女侠很快被响声吸引了,走过去后,又被那各种口味的冰棍勾了魂儿。
程烟瞄了她一眼,不得不承认唐清影确实比她会打扮得多,但要从她嘴里蹦出一句夸奖是不可能的,她只能冷冷的说:“这就是你收拾了大半天的成果?”
“我先给你说啊,不要想跑,你跑不掉的,你要是想跑的话,我会把你抓回来收拾你的!”
这摊上有她熟悉的发卡、项圈和一些装饰品,但更多的还是一些诸如眉笔、粉扑、眉夹、指甲油等她根本不认识的玩意儿。
“谢谢前辈,我已经记住了。”
咕咚一声!
“二十五……好便宜。”
等他们走到宾馆附近,正好殷女侠收到了小法师的短信,她看了之后,转身严肃的对柳曦说:“计划开始!你在此处先不要走动,我去……呸呸呸,我先假装回去一趟,等我或者那个蹩脚法师出来接你。”
“因为我要走了。”小法师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
“谢谢前辈,但是我没有钱……”
“招什么?”唐清影悄悄挪了程烟的一匹马。
殷女侠掏出三块钱,要了一根西瓜味的,又转头看向比她高很多、漂亮得仿佛浑身都在散发光芒的柳曦:“你想吃什么味道,我请你吃冰棍儿!”
“那是什么?”
“那好!”
“她住得短的话可以就在我们这住,没关系的,如果想在锦官待得长一点,也可以在我们这先干着,想走的时候提前说一声就行了。”程烟已然做了决定。
本身程云的打算是让殷女侠带着她出去逛一圈,待她熟悉了这个世界后,便安排她来应聘,而设定中的自己当然是和她并不认识的。可今早上程烟偶然发现了不对,他再装作自己和柳曦不认识就很容易露馅了。而他也已经想明白这位女神全身上下无论外貌也好香味也罢,估计都是精心设计出来用于收揽“信徒”的,很可能让人过目不忘。
接着她又拿起几瓶问了下,还问了问发卡、项圈、手链甚至是戴在头上的小草,姑娘都态度很好的给她解答,只是最终她也没有买,因为她一分钱都没有。
“我表姐……http://www.hetushu.com你们见了就知道了。”
待殷女侠走后,程烟和唐清影才疑惑的说:“你表姐昨天来过吗?”
柳曦一愣:“可以吗?”
程烟和唐清影心里都有点不是滋味。
程云先和小法师说了一声,然后才带着殷女侠进入节点空间,此时柳曦正并拢双腿坐在地上,把张开五指的手掌放在眼前翻来覆去的看,像是能看出花来。
“站长大人!”她迅速站了起来。
姑娘怔住了。
殷女侠自是满口答应。
但她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往楼上走去:“我去叫程云下来。”
“问题是我不知道她会在这呆多久,万一做个几个月就走,岂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小法师皱着眉头说道。
“放心吧,都说了我请客!不要你出钱!”
“这个二十五。”年轻姑娘说,不过她并不觉得柳曦会买就是了。
这个答案当然是招致了唐清影的不满,毕竟小法师在宾馆呆的时间远比李将军长,且年龄相仿,众人和他的感情也比和李将军深厚得多。
“我们会记得你的。”
唐清影更是在惊诧中有着些许遗憾,她知道她刚才的弊白做了,这局棋下不了了。
唐清影顿时愣住了。
小法师成了这个桥梁。
两人拿着冰棍转身离开,还能听见老婆婆的感叹声,同时边上传来一声头撞上电灯杆子的声音,还有几个看穿着打扮也家境不错的年轻人一副跃跃欲试又不敢上前来搭讪的模样。
虽说夏天女生只穿那一件小吊带也没什么问题,可这样一搭配,就莫名多了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含蓄诱惑。
柳曦犹豫了下,还是摇头拒绝了。
“您这里是龙潭虎穴吗?”程烟斜瞥了程云一眼,“很牛逼的样子。”
“可不是嘛!母老虎凶得很!”
“请问这是卖什么的?前辈。”
“啊?”唐清影同样有点懵了,但手上的动作依然没停,再次将一个炮中间的一个棋子挪了个位置,语气中带着不解的道,“为什么还要招前台?难道姐夫有我和俞点姐,还有国色天香的采清小哥哥还不够吗?”
“大概是担心万一和她姐姐撞上,没化妆吃了亏吧。”程烟淡淡说着,一手端起一份小菜往外走去。
“不过你要是惹得大了,你就只有给站长打电话了,哎呀你还不知道电话是啥吧……”
相处这么久,一下就要分别了……
“enmm……”小法师也不在意她们淡淡的态度,沉吟了下,“你们难道不知道站长已经在网上发了招聘公告了吗?”
此时“小法师的表姐”并未如他所说那样在奶茶店里蹭椅子和和图书空调,而是跟着殷女侠满街乱逛。迎着大街上的男女老少朝她投来的一道道目光,她却早已习以为常,并不觉得不适或反感,甚至她还能做到平静的和这些人对视并从容的打量着这个世界,不时和殷女侠小声聊两句。
“跟你讲啊,你看对面的灯,绿灯就可以过马路,红灯就在马路边上等,而且要走黑白条纹线。站长以前给我说实在不知道就跟着大家一起,但后来我发现很多人都是乱走,尤其是些老太婆。”
“好吧好吧。”
殷女侠一脸当然的表情:“我以前就借过站长大人的钱,还赊了账,有时候出去玩忘了带钱,也借夭夭老师和程烟姑娘的。”
“哦。”柳曦也不介意她说了句废话,“我们可以过去看看吗?”
“没事,本身我们这种小宾馆的前台就很少有人干得长久的。”
令人惊讶的是身为学渣、平常智商都被程烟碾压的她居然能在象棋上和程烟堪堪斗个平分秋色!
“我跟你讲啊,这边呢都是我罩的,你以后要是遇上什么麻烦事了,你就报我飞鱼女侠的名字,不管是当差的还是小瘪三,都会给我殷某人几分薄面的。”
程烟顿了顿也说:“愿你前途似锦,以后有机会多回来看看。”
“招前台?”程烟一脸愕然。
“好吃。”
殷女侠小跑着绕到了宾馆后边,轻轻松松翻上楼,又从楼上慢悠悠的走下来。
“这姑娘长得真漂亮!”老婆婆将一根原谅色的冰棍递给柳曦,满含惊叹的夸了一句。
“这个啊……”殷女侠转头看去,顿时皱起了眉。
见此,唐清影露出疑惑之色,程烟则忍不住默默打量小法师的神色。
闻言,唐清影和程烟不由面面相觑。
……
程云往楼上张望了一眼:“怎么还没下来?”
“一块五一根。”
“起床了,都已经洗漱好了,我出门的时候她在化妆。”
“说起来我有个表姐也到了锦官,好像是家里安排她相亲,她不肯,和家里吵了一架跑了出来,按她的脾气估计至少得几个月才能回去。她在这里又没有亲人朋友,只有我一个人,我还不知道怎么安置她呢。我之前在想能不能和站长商量一下,让她过来当前台,不知道站长愿不愿意。”
不是男生才喜欢看美女的,很多女生也喜欢看美女,而且不是抱着比较的心态,而是比男生更纯粹的欣赏。如果一个美女真的很美,那会有很多女生争相做她的颜粉,甚至比男生更用力的舔屏。此时这名年轻姑娘就有一种被柳曦的颜值圈粉的感觉,她觉得就连那些以颜值出名的当红花旦精修过的写真照片也完和图书全比不上这名站在她面前的女子的任意一眼。
唐清影同样头也没回,但她依然心存一些好奇:“什么事?难道谪仙下凡的采清小哥哥谈恋爱了吗?”
必须安排一个和柳曦提前认识的合适理由。
“你多半没记住吧,我多给你说几遍。”
早晨的天气已经很热了,但她一点汗也没出。
“??”程烟眉头一挑。
只是柳曦内心还是很遗憾的。
程烟依然淡淡说:“可能被邪教绑架了。”
程烟开始问他在哪个学校留学,并好奇的询问他相关证件和考核的事情,小法师自然已在这上面做足了准备,应对自如。
前台。
这件针织衫本身就是夏天穿的,穿了像是没穿,又离得这么近,程云目光稍微向上一瞥就能透过针织衫看见唐清影只穿了黑色吊带抹胸的上半身。雪白的皮肤和纯黑的布料形成鲜明对比,很大。
吃过早餐,殷女侠便上了楼,等待着站长的进一步指示。
“唉!下次招来的前台不知道还有没有采清小哥哥这么好玩!”
她们早猜出小法师家世复杂,但也没有多问,现在看来,兴许正是因为“留学”的原因他才跑到宾馆呆了半年多,可一直逃避也不是个事,现在商量好了,他就该走了。
程烟忽然想起今早上程云房间的味道。
殷女侠随口问道:“好吃吧?”
“嗯。”程烟也点头。
没人会觉得像是小法师这样一个学识渊博、才华横溢又有着一副逆天皮囊的人会一直在这个小宾馆做前台,可真当到了分别时候,她们心里同样毫无准备。
殷女侠对着老太婆咧嘴一笑:“几个钱一根啊?老大姐!”
几分钟后,众人在前台落座,却唯独少了唐清影。
身为女神还要借钱,成何体统!
“大概还有半个月吧,要提前回去做一些准备。”小法师叹了口气。
“哦哦!请随便看,很便宜!”姑娘终于是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机,有种偶遇大明星想要偷拍的冲动,可又生怕惹她不高兴或亵渎了她。
柳曦并不介意,微笑着平静的等着她。
“不说这些了,说得怪伤感的!反正出国留学又不是去外星打仗,以后联系的机会多得很,而且这还是好事!”唐清影砸吧了一下嘴,又问道,“你表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多少岁了啊?长得好不好看?”
摆摊的姑娘非但不生气,反而还叫住她送了她一株戴头上的小花,等她走了后才兴奋的摸出手机,给自己的闺蜜分享今天摆摊遇到了个超级大美女。
“嗯?我怎么不知道?”程烟终于转过了头,这种事程云居然没和她商量?
身材惹火的和图书少女穿着一条蓝色的牛仔超短裤,一双雪白的腿又长又直。上身一件宽大的露肩镂空针织衫松垮垮的罩在身上,里面纯黑的吊带抹胸、纤细娇柔的腰肢都若隐若现。因为一字肩的设计,小巧圆润的肩膀和精致雪白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带着少女的甜美清纯,仙气十足,同时又带着清凉的诱惑。
两人闻言顿时大惊。
小法师闻言却沉默了下来。
殷女侠有点奇怪:“你为什么不买啊,就算不好意思花我的钱,我也可以借你啊,等你赚了钱还我就是了。”
“谢谢。”柳曦微微一笑。
“是啊。”
吃饭时唐清影不经意间向斜对面瞄了一眼,她的姐姐穿着很普通的黑体恤牛仔裤,似乎从旁边面馆端了一碗面,拿着一次性的纸盒坐在靠近烘焙店门口的塑料板凳上吃着。透过玻璃橱窗她看得很清楚。
“这是红绿灯,你认得颜色伐?”
“对了你什么时候走啊?”
她倒是知道这是干嘛的,因为旁边小姑娘正在涂,但她从未用过,因为在以前她的装扮不是她自己能随心所欲做主的。而她也从来没买过东西,从来都有人把除“讨好民众”以外的事给她办得妥妥当当,于是这种询问价格的感觉亦是她从未感受过的。
“别东扯西扯了!快点把东西端下去,夭夭呢,起床了吧?”
如是边走边聊,已经是八点过了,殷女侠也不急,相对于直播来说,当然是站长大人交给她的任务更重要一些。
直到一道极悦耳的声音响起:“您好?”
随着唐清影的一声幽幽感叹,小法师不动声色的打起了精神。伤感归伤感,站长交代的事不能落下。
“这个多少钱?”
“什么邪教,在我这里放肆。”
“我就知道……”
“至于长得好不好看……请参考我。”
“好吧。”小法师点了点头,“那我问问我表姐,合适今天就过来,反正她现在也没地方住,只能住青旅,有可能这会儿还在街边的奶茶店蹭椅子空调呢。”
何况现在还没落实工作呢,之后还得帮站长大人送半个月早餐,借了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得上……那就更不能借了!
这大热天的……
小法师点头:“嗯!前天早晨她刚到锦官没地方去,就来了咱们宾馆,吃了个早饭,还在站长大人的客厅睡了个回笼觉。”
此时听小法师说:“我表姐说到附近了,女侠,昨天早晨我表姐来过一回,你还记得她吧,你帮我去接她一次成吗?”
“你们都吃起来了呀!”这时唐清影才从楼上走了下来。
“哦!给我来两根儿。”
“早餐都没吃化什么妆……”
“好吧,那m.hetushu.com我吃那个绿色的吧。”
和李将军何其相似的一个回答。
……
“啊???”
“不会的。”柳曦淡淡说。
“你不也只干了几个月吗……”
“你要常和我们联系啊,国外留学也不耽误上微信吧!”唐清影说着,又补充了一句,“可不要像是之前有个人一样,一走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完全没了音信,那样我们会伤心的。”
见又来了两位新顾客,年轻姑娘抬起头一看,却是立马被站在背光处的柳曦晃了一下。即便她也是女生也不得不为柳曦的气质与美貌而惊叹,一时有点迷醉了。
小法师露出一抹浅浅笑意,但笑容中亦有几分伤感,显然被她们俩感染了情绪:“这半年来,和你们相处得也很愉快,也是多亏大家的关照了。”
“计划有变。”程云开口道。
姑娘又沉醉了几分。
殷女侠表示并不介意送她几十块钱的小玩意儿,但也被她坚定的拒绝了。
柳曦早晨已经吃饱了早饭,对食物的要求其实并没有那么高,只是顶着炎炎夏日吃着水果味的冰棍,本身就是件幸福度非常高的事。
“小摊吧?”殷女侠试探性的说。
“好。”柳曦淡淡的点了点头。
顷刻后小法师才点头:“我尽量。”
唐清影还是听程云的话跑到了对面去问唐清焰有没有需要帮忙的,被唐清焰赶了回来,于是坐在前台和程烟下棋。
“你表姐?躲相亲?”唐清影莫名觉得有点狗血。
“恩恩,姐夫也很好说话的!”
柳曦有点羞涩,给姑娘道谢又道歉,才准备和殷女侠一同离开。
但小法师不动声色的转过了话题。
“她多少岁来着……二十多岁吧,反正已经到该相亲的年龄了。”
柳曦拿起了一瓶指甲油,很新奇的问道。
走上人行天桥,路过一个年轻姑娘摆的小摊,看见摊子上摆着很多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还有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小姑娘坐在摊前的小板凳上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涂着指甲油,这幕顿时引起了柳曦的注意。
忽然,小法师开口了:“我给你们说个事。”
“不要磨叽,快点选啦,前辈照顾后辈是应该的!而且我有的是钱!”
“回笼教。”
小法师点点头,唏嘘的道:“和家里商量好了,我要出国留学了。”
“前台。”
良久,唐清影先开口,但她也努力的组织着语言:“我们知道你要走的,现在你为了自己的前途……我们也挺为你感到高兴的,只是还是很舍不得。”
“我也会记得你们的。”
程烟淡淡嗯了一声。
“这怎么好意思呢!”
唐清影笑嘻嘻的没有回答,走过来坐在了程云对面。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