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时空旅舍

作者:金色茉莉花
我的时空旅舍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我的员工是女神

第637章 世界在我脚下

“从老法爷说起吧。”程云也端了张板凳和程烟并肩而坐,并一把将小萝莉抱了过来,放在自己怀里乱揉,“他是一个来自遥远世界的学者,为了追求知识踏上旅程,他活了一千多年,掌握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知识和足以对抗一支星际舰队对抗的力量……”
“那我最近是怎么回事……”
“听起来很玄乎的样子。”程烟皱着眉,“那其他人呢,也玄乎么?”
“噗!”
“是的。”
程烟呆滞的点了点头。
“还有李靖、殷三叔,还有你叫他老法爷的那位老爷子,他们……”
“这是细节吗?”
“……是吧。”程云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暂时没给她说自己能活到宇宙毁灭,不然他担心一次性冲击太大,会让这爱思索的丫头脑子烧坏。
程烟顿时瞪大了眼睛,如果她是个网瘾少女兴许还能反应过来,可惜她不是,甚至相反,她古板得很,典型的学术少女,是以此时她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程烟不敢置信的看了看程云,好半天才冒出一句:“请给我表演一下你的特殊之处好嘛,程云先生。”
身旁是洁白的雪和裸露出来的黑色石头,寒风不断的吹着,让她的手脚很快变得冰冷。
“那采清小哥哥也是?”
程烟皱着眉思索片刻,说:“一下也想不出来,就珠峰吧。”
“再讲就是采清了,他也是一个学者,和老法爷来自同一个地方。”程云这次没给程烟多少反应时间,“多半你也猜到了,他在音乐上的才华是有的,但压根没你想的那么高,他只是抄抄歌而已,还自欺欺人的说是为两个世界架起文化沟通的桥梁,嗯,这是我糊弄他的说法。”
小萝莉挣扎了两下,发现自己还是被这只大王抱得紧紧地,只是可怜兮兮的扭过头,朝旁边轻轻吐出一口气。
而程烟完全没有心思去理会他的表情,她的脑中近乎于空白,再次确认着道:“除了我们的宇宙,还有很多个宇宙?”
程烟则瞬间再遭重击www•hetushu•com
“……你这么厉害?”程烟脸色又一黑。
“回去了、离开了。”程云说道,“他们各有各的故事,有空我可以说给你听。”
“带手机了吗?”
小萝莉愣了下,连忙跳下灶台,再朝程云稍一蹦跶,四只小爪子便紧紧抱住了程云的小腿。
随后他等了一会儿,让程烟从感慨中缓过神来,他才看向小萝莉:“这小东西大概是最玄的一个了。”
“我信没信你心里没点数吗?”程烟这时才意识到,程云好多看似对她胡扯的话,其实都是真的……也可能全都是真的?
“那……你如何确保这些来自其他世界的生物会在我们地球安分守己呢?我的意思是……”程烟犹豫了下,她知道这些生物除非脑子不正常,有类似杀人狂的那种精神病,否则即便是个大反派,到了一个新的和他全无关系而且他只是稍作停留的地方,他也不可能乱来,但凡事总有例外,这也是个几率问题,“你有什么特别之处,比如权力、和他们的协定之类的吗?”
“所以……殷丹姐、小萝莉、采清……他们其实都来自其他的……”
一道寒气吹出,灶台边缘顿时结了一层白霜。
就连小萝莉都忍不住转过头看了程烟一眼。
万万没想到,当初每天早晚都见到的一个人竟如此的不凡!
“可是……”
“嗯。”
当然如果对方直接往太阳系外面跑,就是要出去搞事,比如和那支正在靠近的舰队正面刚,现在的他也很难找得到对方。
“难怪他那么博学!”程烟关注点和他不同。
它倒也有分寸,没有往锅上吐。
“它有什么玄的?除了它是唯一一个不是人类的智慧种族……和特别能吃以外。”
大约过了五分钟,程烟才说:“所以殷丹姐之所以那么厉害,是因为她本身就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她那个世界的人本身就很厉害?”
“去过其中一个。”
“噢!是那个酒的功效?”和图书程烟一瞬间想通了,也想通了祝嘉言的事,然后便是一阵深入骨髓的尴尬……她可是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程云顺手关了房门,并反锁上了,随后关了灶台上的火,问程烟:“你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吗?本哥哥带你出去旅行。”
“区别不算大,但也不算小吧。差不多的星球,差不多的智慧生物,差不多的山差不多的水,但是卫星、重力、日月更替,度量衡、文化习惯等等是完全不同的。”程云说完又笑了笑,“如果你感兴趣的话,那你可以考虑对我好一点,多撒撒娇卖卖萌什么的,我可以考虑带你出去逛逛。”
“这是真的。”
“嗯哼。”
“来,小萝莉,给这头发特别长见识特别短的女人看看你的特别之处。”程云对小萝莉使了个眼色,“随便表演一个就成。”
能在危机遍布的黑暗中高举火把的英雄本就能最直观的震撼人心,尤其是李将军这种已脱离火海却又毅然跳回去的人,此时的程烟也只能沉默着,目光闪烁不断,心中有再多的话也说不出来,最终只剩一句:“当时我们应该没有对他不好吧……”
餐厅里才会用到的超大号桶子锅咕噜咕噜的直冒泡,程云一边说一边用一个长柄汤勺在里边不断搅拌,香菇肉末粥的香气逐渐散发出来。
“是的。”
“是啊,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了。”
幸好没人知道。
“不用向我解释得这么明白。”程烟能够理解这句话的意义,只是她现在反应很慢。
“也许能吧,也可能不能。”程云说。
“什么都没有,你可以称之为混沌。”
“什么都没有?”
“他是个修行者,追求某个境界,可以翻译作我们这个世界的修道、修仙之类的。他那个世界走向了毁灭,在最后关头,他们那个世界的……总之他来到了我们这里。”
程烟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当中。
“嗯。”程云点了点头,“然后就是李靖了,他稍微正常一点,但地球人也没有打得过他的和_图_书。”
好半天,程烟才反应起来:“所以你担任的……是一个类似看门人一样的工作?”
“他们现在又去哪了呢?”
“嗯。”
话音刚落,她便感觉眼前一花。
程云耸了耸肩:“那我就小试身手,可别吓着你了。”
耳边传来程云在风中有些模糊的声音:“世界在你脚下的感觉如何?”
“是的。”
“我不是给你说过吗?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合着你没信啊?”
“怎么像是小说或动漫里的故事。”程烟眉头越皱越紧,“我是在做梦吗?还是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虚假的?”
“看门人也是有传承的吗?”
“玄,很玄。”程云说。
程烟这才稍微清醒了一点,哦了一声,把鸡蛋递给了小萝莉。
程云讲得很简短,并未详细叙述李将军的生平,他说了以后有空才会给程烟说的。
无边无际的云仿佛雪白的海面,正在翻腾着,有其他高峰冲出云海,如一座座浮岛映入她眼中,而整个世界都在她的脚下。
“你去过吗?”
“那以后还能再见吗?”
不对!
直到小萝莉已经将鸡蛋剥完了,只剩她手里那一个,见到她久久没有动作,不由凑过去用小爪子轻轻戳了戳她:“呜……”
程烟手中捏着一颗鸡蛋,已经忘了剥,而小萝莉却还在兢兢业业的劳动。
程烟点了点头,依然坐着一动不动。
小萝莉也睁着一双大眼睛萌萌的看着她,片刻后它眼中带上了一抹疑惑,将脑袋一歪,仿佛在问程烟你满不满意,不满意本王招数还多着呢。
“殷三叔已经说过了,他本名长曜,道号月蚀,他倒是还留下了个东西,有空我带你去看看,但不建议你和它们接触太久。”程云说,“你的那老师算是最普通的了,他只是另一个世界的剑术大师,但就算这样他也是曾经打遍世界无敌手的存在,能跟着他学习,你们真是赚大了。”
当程烟准备再次发呆时,程云却轻拍了下她的头,说:“不要想那么多,不管事实结果是怎www•hetushu•com样的,都不会对这个宇宙内的生物的一生造成影响,你也不例外。”
“最后就是柳曦了。”程云跳过了木阴,“她除了特别漂亮以外,也没什么好说的,粥快要煮好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快点问,问完就自个儿回去消化。总之不要太大惊小怪,淡定一点。”
终于程云还是点了头:“算是吧。”
“呜呜!”
“接着说殷女侠。她来自一个落后的封建世界,父母都是江湖人,因朝廷清缴,死在了她的面前,为了生计和给父母报仇,脑子不太好使的她踏上了混江湖的道路,并练就了一身好武艺。”
话音一落,小萝莉也双眼亮晶晶的看了过来。
小萝莉则一脸无辜的望着程云,四只小爪子竭力阻挡着程云在它身上乱摸的手。
“和我们这有什么区别?”
程烟瞬间睁大了眼睛,问出了程云当初也问过的一个问题:“可为什么……他们全部都是……人?”
程云眯了眯眼睛,转过去看着她说:“老实说这个我也不清楚,这也许涉及到无限宇宙的源头,也许代表着一个终极秘密,我现在无法解答它。”
“嘶!”程烟深吸了口气,直接无视了他的后半句,整个人被深深震撼,紧接着她又问,“那宇宙外边是什么?”
“你的感觉没错,他本身就是一个乱世将军。他的世界迎来了一场浩劫,异族悍然入侵,人类文明走到了破灭的边缘,他的人民每日每夜都生活在死亡的恐惧中……”
期间殷女侠还循着味儿过来了一趟,一边走还一边不断抱怨着程云今天起得太早,她都没有反应过来,但刚走到门口就被程云挥手赶回去了。
“那殷三叔是什么人?”她又问道。
咔!
如果是以前程云还真不敢这样说,但现在他对自己很有信心。除非另一个世界的时空主宰莅临,否则就算是鹰神,或者比鹰神强大得多的生灵在他视野范围内搞事,他也有的是办法收拾对方。
程云又说:“快点拍照,这边温度太低,空气太稀薄,和-图-书快点拍完咱们快点回去,不然等下手机开不了机是小事,高反和生病也问题不大,要是被人发现咱们俩穿着夏装和凉拖鞋,问题就大了!”
程烟默不作声的瞄了眼边上的小萝莉,幸好小萝莉不会说话,就当它不知道好了。
“哈~~”
程烟缓了一下,才僵硬的摸出手机,对准前边,按下拍照键。
小萝莉:“??”
“看门人~~”
“带了。”
程烟闻言,连忙甩了甩头,将注意力集中在小萝莉的身上。
接着她又有些惊讶的问:“那个酒是殷三叔带来的吧?这么玄乎的吗,喝了就能让人有这么大变化?”
“是的,无法感知,无法触碰,它确实存在着却没有意义。我也不知道当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到了那里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兴许当我们到了那里,就等同于死了。等同于你跨出那一步,你就不存在了。”
大概这是所有人都会关心的一个问题了。
“你给我说她是你儿时的玩伴。”程烟听完后黑着脸道。
在程烟怔住的时候,有一道白影已经蹿了出去,欢快的在雪地上留下一长串梅花似的脚印,还回过头来看她。
“挨着挨着说。”
“你记得你喝过一种很好喝的酒吗?”
“他们那个世界的什么?”程烟敏锐的捕捉到了关键之处。
“他们乱来,我就收拾他们。”程老板表示这时候内心十分满足。
这是什么原理?
“是的。”
饶是如此,程烟听完后也被震住了。
闻言程云的五官一下子皱成了一团,这话貌似毛病不算大,可怎么听起来就这么不好听呢?
“我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武人、军人气质……他还看兵书!”
恍然如梦!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像是眼前暗了一下,还未看清就再次恢复光明——瞬间有刺骨的寒意袭来,穿着拖鞋的脚感受到了冰雪的触感,寒风像是刀子一样迅速带走她身上的温度!
程云笑了,摇了摇头。
“问题……”程烟沉吟了会儿,“采清也马上要回他原本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