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时空旅舍

作者:金色茉莉花
我的时空旅舍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我的员工是女神

第733章 殷女侠从不浪费粮食

走到房间门口,程云耳朵动了动,看见门开了一条缝,有嗡嗡的马达声传来。
他也是有过一个学做菜的过程的,自然能够体会到刚学会做菜的人的心情,大概就是很想向别人展示一下自己的手艺,让别人尝尝自己做的菜。只是大部分人心里都有数,性格也没有那么外向,所以在自己厨艺并不好的情况下不会轻易向人展示,初学时做的失败品肯定都是自己捏着鼻子吃掉或者倒掉的。
“??我说这坨东西边上怎么还插着个勺子呢,嗨,原来是吃的呀,这什么呀?”殷女侠一步步走入了坑中。
“是么?那它为啥没把这坨东西吃光?”
“咦,为啥有两个缺缺,你不是只吃了一口吗?”
程云更严肃了:“那你还……”
“大晚上的画画好吗?”程云问道。
这位女神是神鬼不忌,逮着谁弄谁!
“我在等站长大人和夭夭出来,他们俩在里边也不理我,不知道在干什么。”
小萝莉高高仰起头,看着这只面带微笑朝自己招手的人类,她手上还端着个盘子,但因为角度问题,小萝莉并不能由下往上看到盘子中装的是什么。
“是你自己想歪了。”
“你呢?好好的鬼片情景让你描述得那么……什么糟蹋、叫好,乱七八糟的。”
“……你呀亻”
小萝莉几乎把头仰上了天,看着这只就站在自己边上的人类,半晌后它弱弱的开口问了句:“呜?”
“还吃得下东西吗?”
房间中光线极亮,主吊灯开到了光线最强的一档,除此外天花板周围的筒灯与吊顶内的灯也打开着,唐清影正在房中画画,画的是一片很美的风景。
这声音真的是勾引人犯罪呀!
“哦。”柳大女神竟也回答得极为轻松。
双倍的痛苦!加量不加价?
“嘿嘿!我等会儿告诉烟烟,说姐夫你嫌弃她的厨艺。”唐清影说。
门外的殷女侠心里又升起了几分疑惑,她左右看了看,果然看见小萝莉就坐在站长房间门口,只露出一个头,正看着走廊上的自己。
小萝莉刚走进门没多远,小小的身子顿时一僵,竟m.hetushu.com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股危机。它抬起头,仰望着高挑的柳大女神——这只人类的身高是它的领地中除了大王和那个天天拿着铁剑玩耍的凡人外最高的,甚至有时候它觉得这只凡人只比大王矮一丁点儿,这导致它不太喜欢和她打交道。
“并不是。”程云随口答道,“我只是过来避一避。”
“这真是太好了!”
程云呵呵干笑了两声,已经炸了。
“味道不错那你为啥不自己吃?”殷女侠曾经混江湖的经验沉睡了一年多后终于觉醒了,从这点上看或许她也感受到了危机。
这时那声音继续传来:“小萝莉殿下,请过来一下,拜托!”
似乎油还放得很多。
程云头上顿时冒出一串问号。
“啥?”
唐清影又征询的看向程云。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哪需要你告诉,我这是光明正大的嫌弃!”
唐清影继续说:“其实我还觉得应该让烟烟和她一起的,她们两个有共同话题,可以互相讨论、共同进步嘛!”
就在小萝莉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直觉出现了问题的时候,面前这只魔……人类微微弯下了腰,小萝莉能从她领口望见那雌性人类特有的不协调的东西,白花花的,而这只人类的似乎格外不协调。
“站长大人,夭夭姑娘,你们现在不方便吗?我听见你们说话的声音了。”门口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越来越像鬼片场景了。
小萝莉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竟微微低下头,张嘴露出两颗又白又细的小尖牙,用哈气来威胁柳曦,以此警告这只雌性人类不要以任何行为来挑衅它的威严,随即它又转头看向门外。
“咚咚咚……”
唐老板刚学做菜那会儿,着实给程云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还减了肥。只是唐老板当时也只在程云面前这么没有比数,只在程云面前不讲究,但看起来柳大女神并非如此。
便是美丽大方的唐老板了。
殷女侠一愣:“它看着我干啥?”
“我……殷丹姐你饿不饿?”
它预知到了自己可能会被谁陷害,或m.hetushu•com许无法给自己造成实质的损伤,但是却会让自己心理上很不舒服。
“好!放心!”
如果换了一个人,光听这声音,肯定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去为她开门了。
程云起初还不知道为什么,但很快他也发现了一点不对。
怎么大王这么久了还没跟进来??
小萝莉反应很快,连忙用爪子拨拉了两下绳子,然而反馈的松垮垮的感觉让它觉得自己牵了个假大王。
这应该叫行画,且不谈艺术性,媚俗也好,肤浅也罢,但它的观赏性确实非常高。第一眼看上去就能让你觉得很好看,可能你无法从中感知到绘画者的感情,不会有共鸣,看不到所谓艺术的痕迹,但就是好看,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存在的意义呢。
“那太好了!殷丹姐,我给你准备了夜宵,你尝尝?”
唐清影又瞄了眼门外,仿佛能想象到此时柳大女神贴在门上倾听门内动静的样子,她不由又窃笑着低声问:“刺激么?”
“避什么?哦,柳曦姐在你房间做黑暗料理呢,你怕熏着你吧?”唐清影显然知道隔壁房间发生的事。
“是么?”
程云扯了扯嘴角,依稀辨别出米饭和炒焦后的蛋独有的味道。
刚走上三楼,小萝莉忽然脚步一顿,回过头来和程云对视了一眼。
“殷丹姐快吃!不然被抢了!对了,记住不要浪费粮食!”
听见前半句小萝莉不由有些不屑,甚至有些恼怒,这可是在它的领地上,这只人类作为它的子民有什么资格和胆量对它不利?甚至光是她这么说都是对自己的轻视,是一种冒犯。
“嘻嘻,我们就是不方便。”唐清影压低声音对程云说。
房间里明明没有风,小萝莉全身柔长的毛发竟动了动,像是被微风吹拂似的。
“对了你在这干啥呢?”
程云模棱两可地答道。
柳大女神沉吟了下说:“可能小萝莉殿下想抢你的美味佳肴。”
她犹豫了下,目光有些黯淡,但还是坚定的说:“我支持你。”
“???”
抽油烟机在正常工作!!
柳大女神面露疑惑之色:“怎么啦,hetushu•com小萝莉殿下,怎么不过来呢?我有好东西给你。”
瞬间,小萝莉危机感更强了!
“夜宵?哪呢?”
对了对了,有绳子!
“小萝莉殿下也吃了一口。”
“呀!小萝莉殿下,你回来啦!”
“??这能是蛋炒饭?”
但那盘子……似乎就是糊味的主要源头之一。
“……蛋炒饭。”
“蛋炒饭。”
柳大女神吃吃一笑:“放心,小萝莉殿下,我不会害你的,相反,我还有好东西给你呢。”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糊味儿……
……
程云:“……”
唐清影眨巴着一双美目,又扯着程云的领子把他头拉下来,也凑到他耳边说:“姐夫你有没有觉得现在这个场景有点像鬼片,一个可怕的东西站在门外敲门,不断诱惑我们将门打开,而且还说知道我们在里边,和我看过的不止一部鬼片对应上了,有点刺激呢,我刚才还差点以为你要说——”
唐清影见状有些心虚了,但她还是努力露出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放心吧,如果……如果姐夫你一心想追回唐清焰的话,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算了吧。”
而且门缝外还没有人影!!
“差不多吧。”
望着这空荡荡的手环,小萝莉不由陷入了沉思,它没记错的话,这个手环应该拴在大王的手腕上,它一直以来都是这么遛大王的。
“???”
“没办法呀,这是上周的作业,我没有做,今天室友打电话给我说老师很生气……”唐清影无奈道。
殷女侠从不浪费粮食!
“哦,夭夭老师在画画,我闻到她画画的味道了。站长刚刚还在和她说话呢,只是我没注意听他们在说什么,好像说到了什么刺激和……做……么?”殷女侠的语气听起来很是天真无邪,似乎她并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要是被其他人听到了会产生很深远的联想。
可是这种感觉来自于哪呢?
唐清影便点了点头,仍然没出声。
“谁让你那么懒。”
程云回过神来,立马严肃的道:“你在做什么?”
黑影伸出手,逛吃一声关上了门。
这点门缝并不能和-图-书容程云进去,就在他伸出手想要推门,手接触到门板时,忽然听见了柳大女神惊喜的声音——
“……我手上端着的这不是吗?”
“哼……”
唐清影很爱画这种极捉人眼球的画。
“咦,女神你在这里干嘛?”
它把系在绳子上的手环扯了进来。
颜色鲜亮,景色极佳。
然而程云却连忙对唐清影摆了个嘘的手势,说道:“不要回应,不要开门。”
唐清影正想解释一下,忽然门外又传来了殷丹姐的声音——
程云摇头。
可听见后半句,它不由一愣。
“那姐夫你怎么跑过来了?难道……特意来找我的?”唐清影眼睛一亮。
“不怎么饿。”
“嗯,我刚做的蛋炒饭。”柳大女神也是脾气好耐心足,步步引诱,“我已经尝了一口了,虽然看起来不好看,但味道……还不错,站长说不能浪费粮食,所以我端过来给你当夜宵吃。”
雪地之王其实是不太擅长感知危机的,因为雪地之王本身就是北极霸主,处于盘玉世界食物链最顶端,任何一头成年的雪地之王都堪称当世至强者,几乎没什么能威胁到它们,所以通常雪地之王擅长的是作死,而不是怎么小心谨慎的在这世上生存。倒是云谷之王作为施术生物,且以诡幻与神秘闻名,很擅长勘破陷阱与预知危机,加上小萝莉的童年生活,它倒是具备其他雪地之王并不具备的能力。
“你好中二。”程云意识到两人靠得有点太近了,连忙想站直,但唐清影握着自己领口的手却很牢固。
然而……
随即是柳大女神勾魂夺魄的声音:“站长大人,夭夭老师,你们在吗,你们想不想吃点夜宵?我刚做了蛋炒饭。”
“enmmm……我吃了一口呀。”
“最多吃七八碗牛肉面吧。”
小萝莉十分好奇那只愚蠢的人类在自己家里做了些什么,当先从门缝中挤进去,把门挤得开了一点,通过牵引绳拉着程云。
程云来到了程烟房间。
程云弯下腰凑到她耳边说:“别开门,她有一盘黑暗料理等着你,到时候你要么拒绝她,要么含泪忍受黑暗料理对身和-图-书体的肆意糟蹋,而且还要昧着良心叫好。”
“嗷呜~~”
这种感觉当年唐清焰也让他体会过,显而易见,当年青涩的唐老板的功力比起柳大女神还是差了不少。
程云的嗅觉比殷女侠、小萝莉自是差得远,可就连他都闻到了这股糊味儿,多半普通人再凑得近点也能闻到。而且小客厅的厨房是开放式的,所以抽油烟机性能很强,如果不是柳大女神忘了开抽油烟机的话,程云就要开始担心自己的锅和厨房是否健在了。
“呜?”
唐清影又开始继续画画了,一边画一边对程云说:“姐夫你应该在那边看着她的,指点着她,我真怕她把你的厨房给炸了!我们学车时都得教练陪同呢。”
“烟烟还在楼下吗?”
趁着程云不注意,唐清影立马凑上去,吧唧一下在程云脸上啄了口,随后她轻抿着那涂着裸色唇膏、尽显青春清纯的少女感的嘴唇,眨巴着眼睛看着程云那刚刚露出的无奈与蛋疼凝固在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她似乎完全不认为自己刚才做了一件不正确的事,还问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嗯。”
柳大女神又敲了敲门,声音中似乎蕴藏着某种魔力:“站长大人,你们在里边吧?我知道你们在里边,我看见门缝中透出来的光了……”
正在这时,一道黑影笼罩了它小小的身子。
唐清影回过头,有些纳闷的看着他,但是乖巧的小姨子终究听了姐夫的话,握着画笔一声不吭,只眨巴着眼睛看着程云。
“蛋炒饭……”
他心里一沉——
它当然对这玩意儿不感兴趣,连踩都不想踩,而且这时有另一样东西凭借着一股陌生的强烈的味道吸引了它的注意力!
“别开门,外面的不是柳曦!”
唐清影画得也不怎么专心,当程云走到她身后她便回过了头,但看见是程云后她明显有点出乎意料:“姐夫,我还以为是烟烟呢!”
而类似柳大女神这种心里没有比数,又不太懂得为人事故的人,程云也曾见识过一个。
“呀!给我!!”殷女侠瞬间接过了蛋炒饭,对跃跃欲试的小萝莉斥道,“没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