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19章 恐怖的剑道天分

山林之中,房屋渐渐多了去来,修士自然也渐渐多了起来。
第三式,鬼影随行。
这桃花源中的野鸡,也比人间山林的大上许多,油多肉肥,没一会的功夫,就有香气四溢,滴滴油脂,落在草地上,发出格外诱人的滋滋之声。
唰!
有人小声说道。
内门弟子,便是门中精英,又有内门长老撑腰,换成其他人,谁敢乱嚼舌根,但偏偏蹉跎道人一直在沉睡之中,而不动峰看起来又似乎要换主了。
方骏眉哦然,心中波澜忽起。
那在故乡的人,是否还记得他,大师兄冷千秋,将剑北山城带向了何方,小师妹舒楚楚,还在坚守山城吗?
第八式,神出鬼没。
方骏眉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抹了一把汗说道。
空间之道,听听都觉得不可知。
仙家剑诀,与人间剑道倒也有些共通之处,譬如以剑灵气,代替了内力,但剑灵气玄妙超过内力太多,因此这仙家剑诀的威力和玄妙,也远远超过人间剑道的。
……
令狐进酒看的下巴壳子掉了一地,要知道他当年一个月才领悟了三式,根本没指望方骏眉自己能够感悟多少,并且已经打算抽空出和图书来指点一下方骏眉,显一显师兄的威风的。
方骏眉这一炼,竟然一直炼到了第八式才停下,再往下,便施展不出来了,而此时此刻,他辛苦修炼了一年的剑灵气,已经耗了三成下去。
有人酸溜溜的接口。
思绪飞扬间,焦味传来,方骏眉喝了一声,连忙坐起,将身边那火堆上已经发黑的野鸡,给扒拉了出来。
这一路,且走且练,同时亦赶往执事峰的方向。
“糊了!”
……
寻到山顶上一处空地之后,方骏眉坐在草地上,观看起来。
“大师兄之后,我们不动峰,恐怕又要出一个怪物了……”
练了三遍,方骏眉回到自己的屋外,从井中打水畅饮了几大口,便回屋恢复起了法力。
这一施展,山头之上,寒光闪动,剑芒如雨。
见再赶回峰顶去,既浪费时间,下一次又还要下来找吃食,方骏眉索性也不上去了,就在着溪边练起剑来。
方骏眉知趣的没有再问。
不少往来的外门弟子,看到方骏眉后,均都露出惊讶之色。
这一日,离开了不动峰的范围,方骏眉在一条山石道上行走,按照令狐进酒http://www.hetushu.com赠送的地图玉简,前面该是外门弟子比较集中的地方,名为星垂野,往那中心去,就是执事峰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定然学了更高明的入门功法,又从他那师兄那里,得了大笔剑灵石,换成我来,也会修炼的这么快的。”
未来,是否还有再回山城之时?
那野鸡外皮已经焦黑,好在里面还算嫩,方骏眉将就着吃起来。大半只鸡吃的干干净净之后,总算是饱了。
又是两天两夜过去,方骏眉才终于取出桃木剑,开始修炼起这门黄泉鬼雨剑诀。
不过,必定有人因此认为是他软弱可欺。
……
“以后有空,再告诉你吧。”
“方师弟,听说你剑道天分了得,随口便能道破其他人剑法中的破绽,不如指点我两手如何?”
一路走来,议论声不断。
黄泉鬼雨剑诀有这么好上手?
令狐进酒送他的果腹丹,只剩四粒,吃完之后,方骏眉就要自己觅食去了。
令狐进酒今天有些急,没有多指点,或许是被范兰舟刚才的话刺激到了。
“他就是去年刚入门的那个方骏眉?怎么会修炼的这么快?”
这一领悟,就是和图书八天八夜。
又进了这桃源剑派,拜了一个沉睡的活死人做师傅。
新的剑道之门,向方骏眉打开了。
……
令狐进酒此刻,情绪古怪起来,幽幽道:“这门剑诀,是大师兄行走修真世界偶然得到,然后传给我们的,一经施展之后,如黄泉鬼雨,速度之快,非同寻常。而且法门相当高深,一共十三式,最终极的那一式鬼神莫测,包括大师兄和我们在内,全都不曾领悟,大师兄曾对我们说过,想要施展出那一式,恐怕要感悟一点空间之道。”
小半盏茶的功夫后,令狐进酒才打完印记,塞给方骏眉道:“记下之后,便把剑诀抹去,免的落入其他人手里,师弟,自己领悟去吧。”
此时此刻的他,尚未知道他恐怖的剑道天分,已经骇的另外两个察觉山顶风声异常,灵识看来的人,目瞪口呆,头皮直炸。
他这两年多来的经历,也算是传奇了。
……
好一会之后,令狐进酒幽幽自言自语了一句。
喘了几口气后,方骏眉又把这前八式,演练了两遍。领悟归领悟,只有无数次的练习,才能熟练,方骏眉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爬罗浮山。http://www•hetushu.com
飘洋。
过海。
方骏眉难得放松,索性仰面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里悠游的白云,思绪飞扬。
令狐进酒随口道了一句,无论是声音还是面色,都没有流露出多少情绪变化,似乎不像范兰舟对此人那么激烈。
不动峰下,山岭广阔,草木茂盛。
如此反反复复,直到果腹丹吃完,饥饿的感觉越来越强,方骏眉才终于决定,去这不动峰的山腰山脚,寻些吃食。
这片山林,全属不动峰所有,倒也没有其他弟子来,无人打扰,碰上那些小形妖兽的时候,方骏眉便拿来演练黄泉鬼雨剑诀,越发熟练起来。
又是修炼。
第二式,剑雨萧萧。
“这门剑诀,肯定不简单,以我现在的法力,和其他人打起来,必须速战速决。”
这个家伙是人吗?
方骏眉看的极快,盏茶时间后,就把玉简中的印记抹去,闭目领悟起来。
直到感觉到肚子叫的慌,方骏眉才终于醒来。他虽然已经是引气四重境界,但还没达到彻底的辟谷,仍需进食,赶紧掏出一粒果腹丹吃下。
听到这名字,方骏眉眉头动了动,似乎不是什么好路数。
一道身影,从前方的一棵大树的枝m•hetushu•com桠上落下,正好落在路的正中央,挡在方骏眉的前进之路,动作潇洒飘逸。
那追上时光,赶上流年的梦想,何时能够实现?
方骏眉则是在微一迟疑之后,终道:“三师兄,大师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为何离开我们不动峰了?”
他是何等人物,境界或许暂时不如这些家伙,但在人间闯荡磨砺出的心性,却是半点不差。与这些肤浅之徒计较,简直是辱没他的心气。
恢复完法力,再次练习,一副剑痴模样。
方骏眉收了玉简,道谢而去。
外门弟子中,不乏进门早的,修为也不差,不少在空中一啸而过,看的方骏眉心中羡慕,不过除非他修炼到浮尘期,否则都无法做到御空而行,所谓浮尘,便是这个意思,浮于尘上。
第一式,黄泉风起。
野果自然不少,但那玩意充不了饥,吃了几个之后,方骏眉索性打了一只野鸡,寻到一处溪流边,拔了毛后,烧烤起来。
吃了果腹丹,又是感悟。
令狐进酒说完,掏出一张空白玉简,以灵识之力,朝里面打起一个个金色印记来。
方骏眉没有理会,那平静的目光里,甚至没有半点波澜。
落地之后,来人声音从容优雅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