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中仙

作者:高慕遥
剑中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96章 惩罚

如今的段清狂,也已经是道胎初期的境界。
方骏眉已经无法再多震惊,呆呆的问了一句。
“走,我送给出山门,你方骏眉堂堂正正的进了山门,也该堂堂正正的出去,莫要让那些肤浅之徒小瞧了,我宋舍得反正不觉得你有任何该受罚的地方。”
“这件事情,已经决定了,并且已经传告门中上上下下的所有弟子!”
顾惜今喝道,严肃起来。
方骏眉点了点头,立下誓言。
出了这片山谷,便见宋舍得站在谷外。
这番话,多多少少有讥讽顾惜今的意思。
方骏眉听的心中一暖,瞬间就有种眼眶发热,有泪水要再次流出来的感觉,终是强忍了下去。
二人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肯定是不适合在山门里动手的。
铮——
方骏眉亦是勉强一笑。
“天风师叔和天竹师叔,奉师傅的命令,去找过秦衣仙了。”
顾惜今看着他的失落样子,也是叮嘱了一句。
沉默了片刻之后,问道:“宗门打算如何处置我?”
顾惜今说完,打开牢门,解除了方骏眉的元神法力封锁。
顾惜今闻言,喝了一声道:“那是因为现在被人抓个现行,屁股上又不干净的人,是你而不是他,宗门没有任何权利,要求他来立这个誓!”
方骏眉咬牙切齿的嘶吼出这一声,两只眼睛里,全是森冷凶暴的寒芒,仿佛被激怒的凶兽一般。
方竣眉再次点头,对于这一点,早有准备。
桃源剑派里,流言蜚语是越发的www.hetushu.com多了起来,有喧嚣尘上之势。
“被我击败过一次的人,和我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你的移星剑诀,我没有兴趣见识。”
他有这么厉害吗?一个道胎初期的修士,已经斗败了龙门修士?
“你若是在今天,能把宁九疑的另外一条胳臂砍下来,我就承认你有资格和我打第二次了。”
他还杀过一个叫萧云雨的宁九疑的弟子。
方骏眉听的心不自觉的就悬了起来,凝视着顾惜今,要从他的神情里,看出蛛丝马迹,可惜只看到深邃难测。
“骏眉,这个储物袋子你拿着,其中一些丹药,是我炼制的,还有一些,是我从师傅那里收刮来的好货色,具体用处,我已经用玉简说明了,你看过之后,一目了然。”
“方骏眉,你的实力最好跟你的嘴巴一样厉害,否则今天我便宰了你,反正你也不过是我们桃源剑派的一个弃徒而已。”
那个曾经一路同行,那个曾经爱慕过他,那个说等着他去找她的女人,就在那一天的分别之后,被人击杀,甚至尸骨无存了吗?
方骏眉被噎的说不出话来,面色难看。
方骏眉听的如遭电击,身躯又是一震。
二人朝外走去。
宋舍得走上前来,递给方骏眉一个储物袋子。
“宁九疑——”
要说段清狂虽然清狂,却最怕两个人,一个就是天河道人,一个就是顾惜今,听到顾惜今的怒斥,目光郁闷的沉了沉,www.hetushu.com竟愣是不敢上前杀来。
方骏眉回来了。
说完,又补充道:“师叔他们,连仙禽山那边也去过了,她并没有回去。”
“这个问题,你亲自去问他吧,他在山门外等你,你若是没有东西要收拾,就跟我来吧。”
说完,唏嘘了一声,仿佛也在为秦衣仙的命运叹息一般。
“你是什么意思?”
顾惜今道:“你先立个誓给我,保证你之前在大殿里说的,都是真的。”
时间过的飞快。
一条条消息飞传,不用问也知道,宁九疑那一脉,肯定又在暗暗推波助澜。天河道人这个老狐狸,察觉到门中的动荡,就算是再顾全大局的性子,也对宁九疑起了杀心,顾惜今同样也被惹怒。
……
顾惜今凝视着他,再没有多废话,说道:“逐出宗门,从此你再不是我们桃源剑派的弟子了!”
“我桃源剑派的一个叛徒,也敢如此大言不惭。”
方骏眉闻言,眉头挑了挑,说道:“难道到现在,你仍不相信我吗?”
……
对于顾惜今和宋舍得亲自陪同他出去,当然理解成了押送。
……
方骏眉听的摇头一笑,顾惜今则是笑而不语。
见到方骏眉来,段清狂瞥了他一眼,邪邪一笑,大大咧咧道:“方骏眉,我已经将移星剑诀感悟成功了,既然你要走,不如我们就趁现在,在这里打一场吧,省的以后找也找不到你人。”
方骏眉已经有些等不及知道答案。
顾惜今的骂声,随后就来和图书,大庭广众之下,丝毫不留面子。
想到秦衣仙,虎目中两行热泪,终于滚滚而下!
“她……失踪了。”
还未到山门处,便见段清狂嘴里叼着一根草,双手环抱,高大的身躯,歪歪倒倒的倚靠着前方路边的一棵大树,神色懒散狂狷。
什么意思?
隔着栅栏窗,顾惜今看着方骏眉,卖关子般的只说了半句。
难道宁九疑的那一条胳臂,是方骏眉砍下来的?
三人脚步没有停,在段清狂的身边,擦肩而过。
而一个多月后,离山而去的天风道人和天竹道人,终于回来。二人回来的之后的第三天黄昏,顾惜今就再次来见方骏眉。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惜今道:“我的意思是,无论你将要遭受什么样的惩罚,无论你在不久之后,还是不是我们桃源剑派的弟子,我都希望,宁九疑的事情,在暗中处理掉,而不是捅到仙禽宫那里,否则恐怕会挑起我们两派之间的争斗。”
段清狂和其他所有围观修士,却是听的瞬间一震,呆立在当场,说不出话来。
三人一起,朝山门外而去。
“宗门到底打算如何处置我,说吧。”
而这样一个张狂的方骏眉是之前没有过的,可见他的心态,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段清狂这个当事人,更是气的面色铁青,何曾被人这样小看过。他说放过极多狂言,但加起来的感觉,都没有方骏眉这一句来的厉害。
方骏眉闻言,目光微闪。
“段师兄,给他一点教训!m•hetushu•com
声音里没好气,他如今内心失落,哪有兴致打架。
段清狂面色阴着,显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顾惜今淡淡又道。
顾惜今笑了笑道:“我相信你,师傅也相信你,但既然你已经拿不出证据来,那流程还是要走一遍的。这无关相信与否,而是宗门行事的章法。”
速度不快不慢,自然又是引来一路的修士观望,个个眼里,大多带着鄙夷之色,已经没有几个多嘴。
想起什么,陡然道:“等一等,为何只是我在发誓,宁九疑那个老混蛋,诬陷于我,又追杀我,为何你们不让他发一个誓来证明清白?”
“什么?没有那么严重吧?”
顾惜今顿了顿说道:“上玄宫的弟子,告诉天风师叔他们,就在那天你们回去之后的晚上,上玄宫附近的山中,传来异常的修士动静,然后秦衣仙追了出去,然后就再没回来过。”
话音落下,旁观的修士,却是一片哗然!
……
顾惜今静静听他说完,面色没有半点变化,仿佛真的只是走一个流程,等到方骏眉话音落下之后,又道:“任平生的事情,暗中便算这样,明面你不必去管,我想你也不在乎。但萧云雨之事,你要负很大责任,宁九疑那里,是一定要给他个交代的,外门弟子们,也需要一个交代来平复他们的不满。”
“这个决定,是我师傅和你师傅共同决定的,提出来的,是你师傅。”
话音落下,身上金芒爆涨起来,就要飞掠而出。
方骏眉面上,血色退http://m.hetushu.com去,身躯微颤着。
星垂野的方向里,某一间房间里,宁九疑气的咬牙切齿,老脸通红。
“滚回去修炼,莫要给我丢人现眼!”
方骏眉愕然看他。
在桃源剑派呆了这么久,他是真对这里生出了家一般的感觉,现在,以一个残害同门的罪名,被逐出山门,对他来说,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
他承认杀了任平生。
方骏眉留着这一句话,从容而去。
“不要幼稚了!”
哗然之后,是大片喝骂之声。方骏眉修炼的虽快,但真正实力如何,却没有多少门中修士知道。
“以后自己行事,定要更周全一些,不要轻易被人抓住了破绽。”
方骏眉大步走来,看着对方,神色淡然。
方骏眉闻言,神色瞬间失落起来,知道事成定居,已经不可能更改,他的心中,也是波澜壮阔起来,头脑生出空白感觉。
在修真界里,像这样的情况,太多太多,一般来说,也就意味着,秦衣仙被人杀了,而且已经毁尸灭迹。
一双拳头,被他勒的咯咯作响。
顾惜今凝视着他,等了好一会之后,才说道:“如果秦衣仙真的是宁九疑杀的,我们桃源剑派,一定会给她一个交代,给仙禽宫一个交代,不过骏眉,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掌控好分寸。”
他已经在半个多月前,就被放了出去,罚了一点宗门俸禄,就算揭过,见到方骏眉出来,宋舍得丢给他一个勉强笑意,肯定已经知道他被逐出宗门的事情。
段清狂一把便拔出了宝剑。
“狂妄!”